第六百六十四章 弑父

很快,格兰特的脸色就出现了变化。

“本杰明……他和你们一直都在联系?”

“不,这是他这么久第一次送回来的信。”克劳德连忙解释道,“他这封信是写给你的,只是可能没办法送到你手里,所以让我转交……”

格兰特却忽然一挥手,打断了克劳德的话。

“你知道他在国外都做了些什么吗?”

闻言,克劳德看着格兰特忽然变得激动的神情,也沉默下来。片刻之后,他用点头无声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格兰特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深吸一口气,努力保持平静,可他的声音里却依然带着一股怨气:“他瞒着我们所有人,成为了一个法师,还在火刑架上将这个秘密公之于众……他是逃走了没错,可他有想过我们该怎么办吗?”

克劳德抬起头:“他是代替你上的火刑架。”

“又不是我让他上去的!”像是戳到痛楚,格兰特声音一下子大了起来,“我宁愿被绑在火刑架上烧死,也不想像现在这样,所有人都觉得我欠他似的。”

克劳德闻言,终于忍不住一拍桌子,那份面对教皇时的礼节通通抛开,恢复到当初那个严厉的父亲。

“我没有说你欠他的,但……他始终是你的兄长啊!”

“所以呢?所以我要像他信上所说的那样,废止多少年来的教义,告诉大家其实法师也是可以和其他人和平相处的?”

“你……”

克劳德气得又是一拍桌子,说不出话来。

格兰特的脸色却冷得像是一块冰。

他觉得自己已经成为了教皇,不该因为这种事情流露出自己的真实情绪,可是他做不到。一旦面对克劳德,他就会变得乖戾而易怒,一点就炸。烦躁和怨气像挖开的泉眼一样涌出来,根本控制不住。

他只是不明白……

“你为什么总是要帮他说话?”格兰特压抑着情绪说。

“我从来没有!”克劳德发出一声冷哼,背着手,“对于你们两个,我的态度一直都是一样的!你平时表现得好,所以我给你更多的自由。他从前表现得不好,所以我会严加管教。我从来没有偏心过哪一个人!”

格兰特摇着头,发出冷笑。

“可是,为了那个背叛家族学习魔法的人,你把整个家都毁掉了。”他的眼睛死死地瞪着克劳德,“自从他离开的那天起,你没有再跟我说过一句话。你觉得……你觉得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我没有说过是你的错!”克劳德几乎是怒吼道,“这是你母亲犯下的错误,我从来没有因为这个骂过你!”

“不……你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我能感觉得到。”格兰特也压抑着怒火,整个人都在微微发抖,“我从教堂的紧闭中被放出来的时候,好不容易回到家里,你看着我的眼神却是……那样的。”

他永远不会忘记当时克劳德的眼神。

疑惑、责难、愤怒……但更多的,却是无比深切的失望,就好像那一刻,克劳德不希望有这么一个儿子似的。

他格兰特被关在密室里绝食了四天,精疲力竭地回到家里,面对那个眼神,却连话都说不出来。

克劳德依然怒火滔天地道:“我那么看你,是因为你利用了自己的亲哥哥,利用他,来掩饰你自己犯下的肮脏罪行!我对你很失望!”

“我又不是故意的!”格兰特也一下子忍不住了,“是母亲把我打晕了,送到教堂关起来的!我当时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

“如果你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回来之后一点愧疚的样子都没有?”克劳德却指着他的鼻子吼道,“关了四天,你就觉得自己很委屈?连这点苦都吃不了,我平时的教导都被你扔到哪去了?如果不是你哥哥偷偷学会了魔法,他已经代替你死在那个火刑架上了!而你呢?你跟个没事人一样,心安理得地学你的神术、当你的教皇……那是你的亲哥哥啊!你心里到底还有没有你的家人了?”

“我怎么没有了?”格兰特气得一时失语,语无伦次地吼道,“我当时……我当时回来,我都是为了保住你们啊!家族里养出了一个法师,教皇陛下要把你们全绑在火刑架上烧死,如果……如果我不听他们的话,如果我还继续犟下去,里瑟家族早就不复存在了!”

“你……”

“明明我是付出最多的那个人,为什么你就是看不到呢?”格兰特却打断对方继续吼道,眼神里满是怨恨,“本杰明自私地一走了之,烂摊子全部留给了我。我舍弃尊严收拾完了,你还觉得我假惺惺……那些神父拿你们的命威胁我,我能不屈服吗?”

克劳德愣在原地,眼中的怒火终于开始了消退。

“你……为什么从没有说过?”

“因为你从来没有给过别人说话的机会,这个家永远得按照你的想法运转下去,不能有任何反抗。”格兰特摇着头,后退几步,脸上露出讽刺的冷笑,接着道,“得了吧,我知道你真正失望的是什么,你不用再掩饰。”

说到这里,不知为何,他的双手忽然开始了发抖。

克劳德也脸色一变。

“什、什么……”

“还在装什么?你知道我要说什么。那个问题,你不提,我也不提,你就可以把耳朵堵上,当作没有发生一样,可是那真的没有发生吗?”

“你说什么?我……”

格兰特烦躁地打断了他的话,用他最大的声音吼道:“我和一个男人睡到了一起!我是个肮脏的**犯!”

顿时,克劳德愤怒地一拍桌子,巨大的声响把格兰特都一下子震住了。

“你给我闭嘴!”

“我……”

像是儿时的阴影重新浮现心头,格兰特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维持了好几秒钟孩童般的惶恐,才深吸一口气,意识到他已经不用再害怕了。

克劳德却随手抄起一本书,拍在了格兰特脸上,恶狠狠地骂道:“你……你还说得出口?你还是不是我儿子?你他娘的当上了教皇啊!说这种话,你对得起我们先祖为王国打下的荣耀吗!”

顿时,格兰特整张脸都阴了下来。

“……我说了什么?”

“你说……你说了那个最肮脏的词!”

格兰特闻言,忽然发出几声轻笑,瞪大的眼睛微微发红,甚至可以看到里面的红血丝。

那一刻,他整个人开始变得咄咄逼人:“怎么?有这么可怕吗?它只是一个词而已,你把它说出来,不会脏了你的嘴巴。你说啊……你说啊……你倒是说啊!”

“我不像你,还有起码的羞耻心。”克劳德却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把那句话收回去,从此不要再提一句,我可以当作没有听到,还可以把你当作里瑟家的儿子,否则……否则……”

格兰特却忽然几步上前,掐着克劳德的喉咙,一股大力将他推到了书房的墙边。

“否则什么?你要把我赶出家门吗?你要不认我这个儿子吗……”

顿时,克劳德憋红了一张脸,威严的模样不翼而飞。他被格兰特掐着喉咙推在墙壁上,骤然陷入了喘不过气的状态之中。

“松、松开……我……喘、喘不……”

他拼命地挣扎起来,双腿乱蹬,想要用手掰开格兰特掐在他脖子上的那只手。可是……可是他已经老了,那个记忆里总是仰视着他的小儿子,一不留神已经比他还要高了。

他因此感到十分愕然。

感受着喉咙处传来的巨大痛苦,没一会,克劳德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他无法集中精力去想些什么,也没有办法看清楚眼前自己的儿子,视线中唯一能看到的,只有一双通红的眼睛。

那双眼睛,好像在哭。

“你说出来啊……你把那个词说出来啊……你说啊……你为什么还不说……”

断断续续的声音传到他耳朵里,很快,就彻底听不清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