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七章 潜入王宫的身影

深夜。

格罗瑞的街道,在这段时间里都显得相当安静。又有一个教派因为图谋不轨而被打成邪教,全境通缉,城中百姓也有些惶恐,只要一入夜,就很少会有人出门。

因此,王宫北面的静僻街道中,两个身影一闪而过,也没有任何人发现。

那是一男一女两个矮个子,年纪似乎都不大。他们浑身上下穿着漆黑的衣服,还用黑布蒙着脸,活脱脱一副潜入前的刺客模样。

“姐……我们真的应该进王宫吗?”

二人停在一个拐角后,少女从拐角探出头,朝着路口外小心地张望。少年则是背靠着高墙,深吸了一口气,带着几分畏惧说道。

“那当然!”少女回过头,斩钉截铁地说,“昨天向女神祷告后的结果,你也看到了吧?今天就是被选中的日子。王宫的守卫将会变得极为薄弱,我们只要潜到那个废物国王的十米之内,就可以把一切修正回去。”

“可……大祭司都失败了,他们现在肯定有防备,我们是不是该多等一阵子?”

少女闻言,忽然发出一声轻哼:“怎么?你害怕了?”

“怎么可能?我……”

“你要是害怕,那就现在回去。”少女却打断他的话,转过头,背对着少年道,“坐船回岛上,过你的安全日子。我一个人也可以完成女神的使命。”

少年深吸一口气,握紧了拳头,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好吧!我跟你一起进去。”

“这还差不多。”少女闻言,也回过头露出微笑,随即凶巴巴地说,“你要是真想逃回去,我就把你的腿打断,绝不能让你回岛上给我们家族丢人!”

“……”

“行了,别发呆了,巡逻的守卫走了。我们得尽快靠近王国。”

少女扯了扯少年的衣角,二人一前一后,从拐角悄悄地摸出去。前方的街道空无一人,而王宫的位置,大概也就在他们前方两条街的距离。

大约花了五分钟,他们猫着腰,摸到了王宫后方的围墙附近。从这里开始,就到处都是守卫了。即便是在深夜,精神抖擞的士兵也站在各个关卡角落,目光在那些可疑的阴影之中逡巡。

少年看见那些锐利的眼光,下意识地又缩了缩。

“我们……能过去吗?”

“光凭我们的实力,当然不能。”少女说着,从自己腰间摸出了一个小瓶子,“不过,我有祭司大人留给我们的宝贝。”

少年望着那个小瓶子,也不由得露出惊讶的神情。

“这个就是……”

“没错,长老大人花上好几十年,才能炼出的灵药。”少女一脸郑重,缓缓拔开了瓶塞,“只要把他喝下去,我们将会暂时拥有能够与祭司大人比肩的实力。”

少年闻言,也不由得露出些许兴奋。然而,在他朝着王宫望了一眼之后,他的脸上的兴奋却不知为何再次消失,忍不住往阴影里又缩了几步。

“可……我还是觉得这么做有些太鲁莽了。”他缓缓道,“你想啊,祭司大人都死在了里面,那个本什么的法师一定很厉害。我们两个就算喝下了灵药,又怎么可能打得过他?”

少女皱眉:“你又害怕了?”

“不,我只是觉得事情不对……”

“够了!你这是在质疑女神给我们的使命!”少女摇了摇头,露出失望的神情,“或许那个法师极为强大,但那又怎么样?别忘了,女神指引着我们的前进。”

“可……如果我们死在了里面呢?”

“那也是为了光荣的使命而死,爸妈在深海之下的英灵会为我们感到骄傲的。”

少年闻言,止不住地叹气,最终还是从少女手中接过那个小瓶子,喝下了其中一半的药水。至于另一半,则被少女一口饮尽。

随后,少女把空瓶子随手一摔,做了一个深呼吸,低声道:“我们开始吧。”

少年用力点头。两双年轻的眼睛,在漆黑的夜空下闪着微光。

前方的守卫出现了一些骚动,刚刚少女摔瓶子的声音,显然也被他们给听到了。因此,在片刻的商量之后,四五个守卫脱离队伍,朝着街道的拐角走了过去。

“什么人在那里?出来!我看到你了!”

走在最前面的士兵随意地用话诈了诈,没想到,还真让他诈出了两个人影。

“动手,他看到我们了!”

伴随着一声低语,守卫们心中一惊,刚想发出惊呼。然而,一道强烈压迫感却从心头袭来,一下子淹没了他们的思维。

怎……怎么……

那一刻,他们感觉自己脑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搅动,极为痛苦,但又渐渐生出一种莫名的轻松感,好像走进了某个烟云缭绕的地方,祥和与宁静渐渐涌上心头。

随后发生了什么,他们便记不太清了。

“姐,我们……我们好像成功了!”

望着那几个眼神失焦、陷入迷茫的守卫,少年愣了愣,忽然露出兴奋的神情。如果不是忌惮被远处的人听到,他甚至可能直接喊出来。

“是啊……这就是女神赋予我们的力量。”少女望着那几个守卫,怔怔地出神,片刻后才晃了晃脑袋,回过神来。

“我得动作快点,这种状态持续不了多久的。”

她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和少年一起,指使着那几个守卫走过来。在他们的指示下,其中两个最矮小的守卫开始脱身上的盔甲,他们也接过盔甲,动作迅速地往自己身上开始套。

“扮成守卫潜入真的可以吗?这样……感觉有点蠢啊。”一边换衣服,少年一边忍不住小声说道。

“闭嘴,换就是了!”少女压低声音吼道。

大概半分钟后,二人便穿上了守卫的盔甲,漆黑的夜色下,还真看不太出来和其他守卫有什么区别。于是,用小刀杀死了那两个被脱去铠甲的守卫,二人便与另外几个中了法术的守卫一同朝着王宫走去。

“出什么事了?那边好像有点吵?”

王宫外围,侍卫头领看着走来的几人,这么问道。

“没事,一个臭酒鬼,在小路上摔了一脚,酒瓶都给打碎了。”在二人的精神力引导下,一个守卫开口,自然地骂道,“那家伙,差点就拿着酒瓶朝我们冲过来了!”

“嘁……在王宫附近撒酒疯,真是不要命了。”

头领摇了摇头,似乎也懒得问他们是怎么处理那个酒鬼的,转过头,便到另一个地方巡逻去了。姐弟二人见状,也在心中松了一口气。

缓缓走进守卫的队伍中,他们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

随后,精神力像密密麻麻的触手,在守卫的队伍中无声地蔓延了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