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七章 诱饵

“快!快冲!往树林里逃!”

肯特将军跑在队伍的最后面,一边挥舞着手臂,一边声嘶力竭地喊道。

马蹄声从身后传来,像汹涌的海浪,随时都要将他淹没他出生在海滨城市,这种感觉对他而言并不陌生。

回头望去,他可以看到霍里王国精锐骑兵的身影,就在他身后几百米的地方。那些人身穿盔甲,嘴里发出怒吼,手中挥舞着长剑,几个小时前才刚把他们的大军打败过一次。

天空中有神父在飞行,时而一道圣光弹从别后砸过来,幸亏他们的距离还远,准头很差。

而朝着前方望去,夜色下的树林幽暗而又安静,看不到一丝动静。所有人都在拼了命地朝着里面冲,就像经历饥荒的灾民冲向赈灾的粮车。

他们知道,法师就埋伏在里面,只要他们引诱着敌军冲过去,就可以挥着刀反击了。可是当敌人的大军逼近身后,没有人是胸有成竹的。他们只能凭借求生的意志冲刺,什么诱饵什么埋伏都抛到脑后,只剩“我想活下去”的念头。

可能只有肯特将军还保留着些许的清醒。

说实话,他觉得这个伏兵的主意不怎么完美。撤退中的军队忽然逃进一片树林,不管对谁来说,这样的场面都显得有些可疑,追兵未必会上当。而如果要保证敌人不起疑心,那就必须要诱饵和追兵的距离保持得非常近。

一群即将要被追上的残军,慌不择路,逃进树林。这或许在敌人眼中会显得更加合理一些。

肯特无法揣度那些神父的思维。他只能尽到一个“诱饵”该有的职责,放慢速度方便让敌人接近,自己也走在队伍的最后面。

追兵总是能把他认出来的。哪有军队的长官跑在后排当诱饵的?他觉得这么做,也许能为这个并不完美的埋伏计划再增加那么一点点的成功率。

他们还能有什么办法?

从边境撤离的那一刻开始,他心中就已经充满了绝望。霍里王国的铁骑冲垮了他引以为傲的一切,军队在敌人面前不堪一击,他们在短暂的交战后便只能选择撤退,可是……他们撤不掉的。

肯特心里清楚,即便有人断后,敌军一样可以分出部队,把他们这支颓丧的残军收拾得干干净净。这五万人撤到最后,能够活着回到都城的甚至到不了一万人。

他不知道都城那边是什么情况,更不敢去想。边境失守,他愧对执行首相对他的期待,更加愧对了自己在王宫前许下的诺言。那一刻,他甚至隐隐不希望自己活着回去,没有在瑞吉纳王宫中面对众人的勇气。

可是,为了眼前这些士兵,他又必须活下去。

而在绝望与矛盾的煎熬下,本杰明的出现,忽然让肯特看到了一丝希望。

魔法学院的院长,这片大陆上最强大的法师。肯特不了解本杰明到底有多强大,但是,他了解一个强大的法师能够在战场上做什么。

更重要的是,他的出现让颓靡的军队士气一振,再次看到了希望。

因此,即便由他提出的埋伏计划在肯特看来存在着众多漏洞,肯特还是毫不犹豫地点头同意了。

这是他们唯一成功撤退的方法。

“将军!将军!救我!”

一些呼救声从耳边传来,奔逃的过程中,伤员成为了这支军队难以负担的累赘。士兵们还在尽力抬着担架狂奔,但是有人被甩下来,已经是无可避免的结果。

肯特转头看了一眼,是个很眼熟的兵,可能什么时候因为跟他顶嘴被罚过三天紧闭,只是名字却也怎么都想不起来。

他狠狠心,想转过头,继续往前面跑去,但是不知怎么却鬼使神差地跑到了那个兵身边。

“将军……救我,不要把我扔在这里……”

对方的左腿已经断了,无法前进,肯特只能把他背起来,继续跟着队伍往前跑。而在同时,后面的追兵已经越来越近,他甚至看到一枚圣光弹落在自己左手边三米远,差点就把他炸了个粉碎。

背着这个兵,可能两个人都会一起死。

肯特知道这件事,但不知怎么的,他就是不愿意去想。树林近在咫尺,前方的大部队都已经冲了进去,他感觉自己甚至只需要再跑个几步,就能冲进去了。

轰!

又一枚圣光弹落下,这一次却没有那么幸运。圣光绽放在他右手边大概两米远,强烈的冲击波一下子把他震倒,差点把背上的伤员都给甩了出去。

“将军!你没事吧?将军!”

背上的兵已经陷入昏迷,边上则是有几个人迅速地靠过来,搀扶着肯特,一鼓作气冲进了树林之中。

“我们进来了……我们进来了!”嘈杂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把有些失神的肯特一下子又叫回了现实之中。

阴暗的树林,他也看不出本杰明带着法师埋伏在了什么地方。不过,沿着事先约定好的方向,大部队继续朝着树林深处冲去,等待着反击的号角响起。

而身后的追兵,也在几秒钟后,毫不犹豫地冲进了树林之中。

看见这一幕,肯特心中松了一口气。

“杀啊!”

只是,喊杀声已经震耳欲聋,最近的骑兵已经快要追上他。回过头,他甚至可以看清楚对方盔甲上的花纹,嗅到马身上散发出的臭味。

敌人就要冲过来了。

肯特很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

于是,他转过身,把背上的伤员扔给前面的士兵,然后拔出了长剑。

“杀啊!”

浑身的血液好像都在这一刻沸腾。

他一边喊着,一边挥剑,砍向了那个离他最近的骑兵。对方大概也没想到他的反击如此突然,想要勒马停下,却被肯特俯身直接冲了上来。

一声闷响,长剑从马肚子下方穿上来,在惯性的作用,连着骑兵的腹部一同穿了过去。鲜血溅得到处都是,肯特整个胳膊都埋在了马的身体里,被带得往地上倒了下去。

“将军!”

有士兵的呼唤传过来,肯特立马回头,恶狠狠地喊道:“跑!不许停!给我跑!”

可能是他浴血的凶恶样子吓到了那些士兵,也可能是长年累月的服从习惯作祟,那些士兵在短暂的愣神之后,转过身,带着伤员继续往树林深处跑去。

肯特的目光一直望着那些士兵,一直望着,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幽暗的树林之中,再也看不见为止。

那一刻,重重叠叠的马蹄声从身后传来,像海浪一样。

他感觉非常熟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