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七章 失败的第一轮进攻

“符文防御阵……为什么情报里面从没有提过这个东西?”

急匆匆地走进营帐,将军摘下头盔,一手拍桌,把话甩到了在场的所有神父脸上。神父们垂下目光,默默无语,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将军的脸色也因此变得更加不满。

“你们到底还打不打算解释一下?最完美的情报搜集……这话当初是谁说的?怎么现在一点声音都没有?”

最终,一位神父干咳一声,缓缓开口:“普雷斯将军,实际上,我们在最初的学院情报当中就提到过符文防御阵这个东西,您应该是看漏了。”

“看漏了?”将军发出一声冷哼,“如果情报上面能提到‘符文防御阵可以同时挡住数十台圣光大炮的轰击’这之类的话,而不是简短的一笔带过,我想没有人会看漏吧?”

“这也不是我们能调查到的东西。”神父努力维持着面色平静,缓缓道,“符文防御阵从前只出现过一次,魔法学院把它用在防守伊科尔的进攻上。除此之外,这项技术都被藏得非常深。极限就在这里,我们已经尽可能地调查过了。”

“既然如此,一开始就别说那种大话。”

“……”

望着再次沉默下来的神父们,将军忍不住又是一锤桌子,摇了摇头。

在原本的计划中,他们会用圣光大炮的一轮齐射,直接击溃洛克城的防守,然后他的士兵便可以冲进去,大肆收割士气萎靡的敌人。然而,就因为符文防御阵的出现,他们的进攻计划在第一步便彻底宣告失败。

回忆起当时的场景,普雷斯将军心中还是会浮起一股强烈的羞愤。

当六十五台圣光大炮同时开火的时候,普雷斯将军甚至已经右手抬起,做好了下令冲锋的准备。可是紧接着,洛克城中浮现出的无形结界,却逼得他不得不把那只抬起的手给收了回去。

一声接着一声巨大的爆炸声,璀璨的圣光像海啸一般扩散……他们可以看到,洛克城周围的空气在那一刻都变得扭曲。无形的结界也在冲击之下不停震颤,可是,它却始终没有被击破。

结界之中,密密麻麻的魔法浮现出来,与圣光对冲,将炮火的力量以那种诡异的方式一点一点消解掉。有很多个瞬间,普雷斯将军以为结界就要被打破了,可随即又被那些涌动的元素给补了回来。

短短的十几秒钟,心情在山峰和低谷只见来来回回,他感到异常难堪。

为什么在他制定进攻计划的时候,从来没有人给他提过这个“符文防御阵”?

神父只顾着吹嘘教会的强大和神意的崇高,每次提到魔法学院的研究成果,都是一副不屑的语气。“法师用来愚弄世人的雕虫小技”这是其中某位神父的原话。

如果那些蠢货可以在一开始的时候多重视一点,他们的进攻计划绝不会在一开始就陷入如此尴尬的境地。

普雷斯将军越想越生气。

“你们他妈的倒是说话啊!又变哑巴了?符文防御阵是个什么玩意,你们说啊!”桌子被他拍得砰砰响,和两旁死人一样的神父形成鲜明对比。

“……将军,还没到问罪的时候,就先把这件事情放到一边吧。”

忽然,一个声音从他身后传来,打断了愤怒的将军。顿时,低头沉默的神父们也一个个如蒙大赦,站起身,恭敬地行礼。

“教皇陛下。”

将军也连忙转过身,不得不压下心中的怒火,低头行礼。

格兰特点点头,从营帐的大门走了进来。他缓缓走过议事长桌,在桌子的那一头坐下,目光从众人间扫视一圈,沉默片刻,才终于开口:

“我们以后再追究情报缺失的问题,而现在,原有的进攻计划彻底作废。普雷斯将军,你说说看,我们该怎么把洛克城打下来?”

“这个……关于符文防御阵的情报,我们了解得太少。不过我建议稍作休整,重新展开一轮强力的攻势,圣光大炮和士兵一同进攻,洛克城的结界就算再强大也不可能挡得住。”

闻言,格兰特点点头,又问道:“依旧不需要我出手吗?”

“陛下在一旁掠战即可。”将军露出小心翼翼的模样,说,“等到那个魔法学院的恶魔出手,陛下再现身,对他狠狠地反击。”

“嗯……这样也好。”

格兰特斟酌片刻,最终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复。

将军也因此在心中松了一口气。

尽管眼前的教皇还没有他一半年纪大,可是他清楚,这个面无表情的少年是一个多可怕的存在。阴晴不定、喜怒无常……普雷斯将军自然记得,他能成为这次进攻总司令,是因为前面两位将军顶撞教皇之后,被“处理”掉了。

尽管教会的地位超然,但这么多年过去,还从来没有一位教皇是这样的行事风格。像现在,尽管只是与教皇坐在同一张桌子前议事,将军却感觉如坐针毡。

刚才的愤怒早已无影无踪。

“既然如此,那你们就尽快计划起来吧。普雷斯将军,你带兵打仗这么多年,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最终,格兰特留下一句轻飘飘的话,转身离开了营帐。将军点头应声,目送着教会离开,随后,毫不犹豫地拉上了营帐的门帘。

终于走了……

他抖了抖身子,抖去肩上的谦卑,用冷冷的目光重新望向营帐中的神父们。

“我要那个符文防御阵的情报。”他双手撑在桌子上,一字一顿地说,“它怎么来的?它靠什么维持?它有什么弱点……哪怕是最微不足道的资料,你们搭上这条命,也要给我弄过来,明白吗?”

神父们沉默着,最终点了点头。

“明白就好。”

将军算不上满意地哼了一声,转过身,也从营帐之中离开。

神父们面面相觑,也是各自松了一口气,和格兰特离开时将军的样子如出一辙。不过很快,他们便露出纠结的神情,望着窗外洛克城的方向,眼中浮现出苦色。

(天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