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八章第一天的落幕

然而,就在这时,密布于洛克城墙上的符文再次亮了起来。

“呼……终于修好了。”

伴随着几个法师如释重负的声音,城市周围的元素忽然开始聚集。它们像是受到了什么东西的感召,融合进那些闪着光的符文里,最终,将符文防御阵重新构建起来。

洛克城里很多人都是一脸惊喜,只有少数的知情人士长舒一口气。

“干得漂亮。”

本杰明忍着头痛,朝着负责阵法的几个法师点了点头。他的精神力受到重创,很难再发挥出什么战斗,而敌方马上又要再度进攻。如果没有符文防御阵,他都不知道要怎么把洛克城守下来。

总之,伊科尔这边的人回过神,望着重新将他们保护起来的无形结界,自然一个个心神大定。

而在对面……

那些霍里王国的士兵更是傻了眼。

“现……现在该怎么办?”

他们刚要准备重新发起进攻,天堑一般的符文防御阵又冒了出来。那一刻,他们的心情就像有喷嚏却打不出来一样难受。

“这玩意还可以修好的吗?”普雷斯将军那句冲锋的号令卡在嗓子眼,要喊又不敢喊,只能傻站在原地,迟疑之中,小声嘀咕着吐出了这句话。

气氛略显尴尬。

格兰特也愣了片刻,忽然握紧了拳头。

“区区一道屏障,怎么可能挡得住神的意志?”他转头望向炮营,冷着脸开口,“积蓄下一轮开火,我与你们一同击碎这片屏障。”

圣光大炮那边,指挥的神父闻言,自然不敢有异议,连忙点头,又准备了起来。

其他霍里王国的士兵依然茫然,同时还十分疲惫。但此刻除了服从教皇的命令,他们别无选择,只能等待原地,等待着符文防御阵能否再一次被打破。

“还不死心?”

执行首相站在城墙上,见状,也不由得皱了皱眉。

他还以为霍里王国会放弃在今天就攻下洛克城的打算。

攻城战打到现在,双方脸上都已经浮现出了疲态,对于攻城方就更不利了。历史上倒也不是没有一打一昼夜的仗,但那样的特例,他们可不认为能在今天被复制出来。

“就算当上了教皇,那激活还是太年轻,喜欢意气用事。”会长则突然飞到城墙上,缓缓开口,“不用担心,强攻被打成了消耗,他们已经不可能攻破符文防御阵了。”

而一切,也正如会长所说的那样。

圣光大炮是一种强力武器,但它们很难在短时间内连续发射。不止负责操控的神父会力竭,炮身的过负荷也会导致威力下滑、寿命缩短等问题,也就是说,这第三波炮火已经不可能拥有第一波那样的破坏力了。

洛克城内的法师也被聚集起来,齐刷刷地朝着符文防御阵灌注元素,增强它的防御力。而像本杰明,他甚至都从战场离开,准备安心回自己的住处养伤。

“他们肯定打不破城门的。”他朝着不安的民众解释道,“你别看那个教皇被捅了一刀还没死,那一下化光消失,绝对也耗费了他很多状态。他现在用不出什么大招来的。”

“那我们就放心了。”周围的民众都用崇敬的目光望着本杰明,“院长大人,刚刚您所做的一切……您真是了不起。”

本杰明闻言,微微一笑,没说什么,转身离开。

最终,十多分钟后,霍里王国积蓄完成了他们的破阵攻击。只是,当六十多枚圣光炮和格兰特召唤出的圣光巨剑打上来时,符文防御阵却还是纹丝不动。几千法师飞在城头,一边给阵法供应元素,一边不约而同地朝着霍里大军比了一个小拇指。

普雷斯将军被气得不轻,但也只能转过头,和好几个主教一起去全格兰特。而在超过二十个人的劝阻下,格兰特还是一脸不甘心地传出了退兵的命令。

至此,霍里王国的所有人撤回的营地,第一天的攻城战,在大约两小时的激烈交锋后画下句点。

伊科尔的士兵也小心地开始打扫起了战场。

“我觉得……局势对于我们还是有利的。”

时间进入夜晚,洛克城的市政大厅内,执行首相朝着参与会议的众人点点头,神情振奋,缓缓说道。

“今天的交战,我们损失了大约七百名普通士兵,以及一百多位与神父英勇奋战的法师。他们的牺牲令我深感惋惜,但是,敌方的损失绝对比我们还要严重。”

说到这里,执行首相也不由得有些激动起来,像指挥家一样挥舞着自己的手臂:“虽然城外的尸体我们无法清点,但经过预估,他们起码损失了两千名普通士兵,六千名骑士,以及两百个以上的参战神父!他们的损失是我们的八倍还不止!”

闻言,厅内众人都不由得跟着激动了起来,甚至有种忍不住想要鼓掌的冲动。

自从战争开始以来,他们就好像一直待在黑暗的深渊中,觉得自己一定会失败,看不到一点希望的曙光。可在忽然一个转头之后,他们却发现,敌人刚一攻上来就撞得头破血流,这种扬眉吐气的畅快感是难以言说的。

“这下子回去……那个教皇的脸色一定会很精彩。”

“你说你们,前几天还在叫着要求和。求什么和啊!我们用得着求和吗?敌人刚侵犯我们的领土,我们就给他们打回去!”

“还是多亏了魔法学院的支援,不然我们怎么守得下来……”

所有人议论纷纷,畅快大笑,市政厅内的气氛从未像现在这样欢欣鼓舞。哪怕是态度最保守的官员,此刻脸上也充满了斗志。

然而,市政厅外,也就几百米的距离。

夜色下,城门附近的主干道上堆满了尸体。晚风吹过萧肃寂静的街道,空气里充满了复杂难言的味道。

一前一后两个人影,从满地的狼藉之中走过。

“……还没找到他的尸体吗?”四处张望着了一会,弗兰克叹了口气,望着前面还在不断地图寻找的乔安娜,忍不住开口。

“没事,你回去休息吧,我一个人找就行了。”乔安娜没回头,只是朝着背后挥了挥手,一边找一边喊道。

弗兰克闻言,摇了摇头。

“你其实没必要这样。”他用有些压抑的声音缓缓道,“参加与神父的战斗,那是他自己的选择。那个……在参战之前,他一定也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你别把这件事怪在自己头上。”

乔安娜闻言,回过头,颇为凶悍地道:“你到底帮不帮我找?”

“……帮。”

“那找就是了,别废话。”

“……”

弗兰克无奈摇头,最终还是闭上嘴,乖乖地在尸体之中张望了起来。天色昏暗,找起人来很不方便,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都没有使用任何魔法来照明,仿佛光线只要亮起来,某些不愿示人的情绪就会变得无处隐藏。

几分钟后。

“我找到了!是他吧?”

弗兰克把一具还算完整的尸体翻过来,辨认了一会,忽然这么喊道。

乔安娜也连忙转过头,朝着他这边跑了过来。她在那具尸体前俯下身,目光先是在胸口的大洞上停留了一会,随后,便落在那张满是血污的年轻脸孔上。

空气一下子沉默下来。

“……是他吧?”不知道过了多久,弗兰克干咳几声,忽然问道。

乔安娜浑身一震,像是从梦中惊醒,点了点头。

“是他。”

“他是……”

“我的一个学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