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九章 强光轰炸

而在各人都在忙碌着自己的事情时,本杰明则是独自坐在房间里,忍着头痛,思索接下来的对策。

今天的战果确实不错,但是……他们真的可以就这样把敌人耗死吗?

教会不是傻子,当他们发现强攻难以奏效后,势必会采取其他的措施。而且更重要的是,以本杰明现在的状态,也很难再与格兰特正面对战了。

“你分析一下,我大概要多久才能彻底复原?”他忽然开口,朝着系统吩咐道。

“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我无法分析你的精神力。”系统懒洋洋地道,“不过,那些药剂法师不是都给你弄了治疗药剂吗?急什么,慢慢喝着不见就好了。”

“我能不急吗……”

本杰明闻言,望着桌边放着药剂空**,无奈地摇了摇头。

学院的药剂法师也有不少人来到洛克城,为他炼制了可以治疗精神力的魔药。然而,精神力床上是一种比较罕见的情况,药剂种类也非常少。法师们几乎是现场研究,把药剂要出来,本杰明也只能本着小白鼠的心态把那些玩意喝下去。

那些法师挑选的都是非常温和的材料,所以不用担心副作用,但相应的,它能起到的治疗作用也就显得相当微弱。

至少目前,本杰明开着水元素领域,连五分钟都撑不到,就更不用妄想“水之降临”了。

真是……双重意义上的头痛。

因为没有其他办法,本杰明只好把思绪移开。

“天上的那个东西……能解决一下吗?”他又朝着系统问道。

夜色下,光与水的两道镜面依然高悬于洛克城的上空,精美得有如神迹,却让城内众人的心中也不免有些不安。

总不能让那玩意一直挂着吧?镜面中蕴含的元素量是非常可怕的,万一在接下来的进攻中,什么动作无意打破了镜面,整个洛克城说不定都会遭殃。

本杰明自然不能放任不管。

“那不是你弄出来的吗?我要怎么解决?”系统毫不犹豫地答道。

“但那东西肯定跟元素位面有点关系,所以,可以请你动用一下你的直觉,告诉我该怎么把它解决掉吗?”

“真麻烦。”系统嫌弃地道,“不过,我觉得那不是什么危险的现象。所有元素都呈现出了一种绝对静止状态,镜面内部结构也很稳固,不太可能产生破坏性的反应。”

“那……我们有没有可能把它利用起来呢?”

“你想干嘛?”系统反问道。

“敌人还围在外面,我又丧失了战斗力,当然得想办法利用所有可能用得到的东西。”本杰明用期待的语气道,“镜面里藏着那么多元素,如果能轰到敌军的营帐去,我们不就赢定了吗?”

“这个嘛……你可以试试。”

“怎么试?”

“当然是用符文。”系统不假思索地道,“不过……镜面的结构有些特殊,你可能必须在虚无状态里启动符文,才能对它造成影响。”

“你确定?”

“直觉而已,你试试看不就知道了。”

“好吧……”

本杰明摸了摸下巴。

系统轻佻的语气让他感觉有点不太好,有种隐隐的作死预感。不过除此之外,似乎也没什么别的办法。因此,他还是打算留到关键的时刻再尝试。

次日。

“他们……还是打算继续进攻吗?”

炮火声连连响起,把洛克城的人从睡梦中惊醒。接连不断的炮弹落在符文防御阵上,圣光把整座城市闪得都快光污染了,也给观察敌情带来了很大的困扰。

站在城墙之上,本杰明都快被晃瞎了,不得不眯起眼睛问道。

“他们恐怕有别的打算。”执行首相则是闭着眼睛摇了摇头,说,“虽然炮击一直在持续,但是强度比之前差远了,不可能击破符文防御阵的。他们想依靠圣光干扰我们的视线,可能另有打算。”

本杰明也不由得一脸无语。

为了攻城,教会连这种手段都用上了吗?

地方有六十多架圣光大炮,现在一次只让一架开火,也不求击破结界,而是让爆炸产生的圣光在这里晃他们的眼睛。而教会又那么多神父,轮流操控下来,几分钟就是一炮,这已经是一种相当可怕的折磨了。

长时间持续下去,可能真的会有人因此失明。

而且,除此之外,刺目的圣光也给他们的战略带来了非常大的影响。

“我怀疑他们想利用强光的干扰,偷偷绕过洛克城,直接进攻瑞吉纳。”执行首相则是用更加忧虑的语气道,“虽说附近都是山地,这里是唯一通往瑞吉纳的道路,但如果他们铁了心绕远路,我们侦查不到,事情也会变得很棘手。”

本杰明闻言,也不由得深深皱起了眉头。

对方这种损招,他们也得想点特殊的办法出来才行……

与此同时。

“用这种办法,真的可以逼得他们放弃符文防御阵,出来与我们交战吗?”格兰特坐在营帐之中,望了一眼远处沐浴再说圣光中的城市,随口问道。

“教皇陛下,这您就不了解了。”普雷斯将军谄媚地笑道,“对付缩在壳里的乌龟,用锤子硬敲是最费力的办法。相反,有时候我们只要拿烟熏一熏,它自己就会受不了,从壳里面跑出来的。”

“可是几天前,你却告诉我只需要强攻,我们便可以轻轻松松击破洛克城的防守,杀光城里所有法师。”

“……”

普雷斯将军一时语塞。

“算了,随你的便吧,只要能把他们逼出来,不管是在城下叫骂还是用圣光去炸他们,什么样的手段都用上。”格兰特转过头,缓缓道,“来自主教和神父的反对意见,我会帮你压下去,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听着对方不咸不淡的语气,不知为何,普雷斯将军竟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只好忙不迭地点头,连声应和。

然而,也就是这时,一个士兵却忽然从帐篷外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

“将、将军!”

“怎么了?”普雷斯心中一惊,抬起头,朝着那个士兵露出凶神恶煞的表情,“没事就不要乱喊,没看见教皇陛下在这里吗?”

他一边说着,一边目光小心地朝着格兰特瞟过去,生怕这位教皇忽然一个不对劲又哪里不满,搞得他也要遭殃。

“不……那个,将军,洛克城那边的情况好像有变。”

闻言,普雷斯不惊反喜:“洛克城?他们这么快被我们逼出来了?”

“他们没有,将军。那个……本来大部分守城的士兵都被圣光刺激得离开了城墙。但是,他们现在全都跑回来了,而且还一直站在上面,好像完全不怕圣光晃眼睛了。”

“怎么会?你胡说!”普雷斯顿时大惊失色。

“将军,是真的,您……您出来看看就知道了。”

听到这里,普雷斯已经脸色发白,额头上汗如雨下。那一刻,他甚至不敢转过头去看格兰特那脸上是什么表情。

不怕圣光……真的吗?

他实在无法想象出来,对方到底采取了什么措施。只是,万一伊科尔那边的人真的有办法,他刚刚才在教皇陛下面前夸下的海口……他不敢再想下去了。

“出去看看吧。”忽然,格兰特的声音传到他耳朵中,把他惊得一下子回过神来。

“是……是……”

普雷斯将军点点头,硬着头皮走出了营帐。趁着圣光大炮轰击的间隙,他们逐渐靠近洛克城,然后朝着城墙之上望去。

只见,城墙上站了满排的士兵与法师。他们隔着符文防御阵,面朝前来观察的教皇和普雷斯将军,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一股无所畏惧的神情。

而在他们鼻子上,架着一副普雷斯将军从没见过的眼镜。黑漆漆的玻璃镜片,上面不知道涂了墨水还是什么东西,把所有人的眼神都给挡住了,同时大概也过滤掉了圣光炮弹产生的强光,让他们无所畏惧地站在城墙上。

整幅画面,就是几百几千人戴着相同的黑色眼镜,齐刷刷地站满了洛克城的城墙。普雷斯远远地望着,哪怕身边站着教皇陛下,也莫名有一种……输了的感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