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四章 陷落的瑞吉纳

等本杰明连夜赶到瑞吉纳附近的时候,事情似乎已经尘埃落定。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瑞吉纳城门紧闭,异常寂静,城墙上的旗帜却已经换了颜色。观察到这一点,本杰明不敢进城,只能在城外的树林与迈尔斯会和,然后这么问道。

而这时,迈尔斯已经从有好几个法师同行,变成了独身一人。

“……当教皇追上来的时候,我没能挡住他的所有神术。和我一同出发的几位法师已经被他杀死了。”迈尔斯脸上露出罕见的愧疚,缓缓道,“很抱歉。”

本杰明叹了口气,道:“算了,这也不是你的错。”

那几个法师愿意作为诱饵离开,其实心中已经做好了的牺牲的准备。格兰特的实力非常可怕,在有准备的情况下,迈尔斯也不一定挡得住。

“不过……我把这枚钥匙保住了。”迈尔斯则是伸手,将那片银杏树叶掏出来,交到本杰明手上。

本杰明点点头,将钥匙收好。

“事情究竟是怎么演变到这一步的?瑞吉纳……真的被他们给攻下了?”他一脸凝重地问道。

“我们离开洛克城大约半小时,教皇就追了上来。他很快识破了我们的伪装,意识到自己受骗,想要赶回洛克城,我们只能尽可能地拖住他。几位法师……也是在这个过程中丧命的。”迈尔斯缓缓道,“我和他缠斗了将近一个小时,最终,他靠着飞行把我甩开,随后便改变方向飞往了瑞吉纳。”

本杰明闻言,不由得皱了皱眉。

这么果断的吗?

他倒是没想到,格兰特眼都不眨就能抛下近十万大军和无数命神父。当教皇当到这种地步,本杰明很难想象,教会真的能认可他这种做法?

不过……

“他怎么攻下瑞吉纳的?单枪匹马一个人?这就有点太离奇了吧?”

“当然不是一个人,他应该是用神术,不知道从哪带了一个几百人的队伍过来。据我打听到的消息,他们一开始伪装成山贼袭击,而当留守的法师和卫队出现后,就被教皇一个人全解决掉了。”

“也就是说……瑞吉纳真的被他们占领了?”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但本杰明还是忍不住心情一沉。

“可以这么说。”迈尔斯答道,“城内的官员已经被尽数俘虏,普通民众都躲在自己家里,不敢出门。现在的瑞吉纳处于完全戒严的状态,不过,因为内部的巡逻士兵不够,他们的防守还是很松散的。你要是有想法,我可以带你潜进去。”

本杰明闻言,毫不犹豫地摇头。

自己实力尚未复原,格兰特又守在里面,他进去能干什么?虽然有些难以接受,可是瑞吉纳被攻陷已经是无法挽回的现实,他们不可能又一下子把这个城市再夺回来。

看样子……只能从长计议了。

“先回洛克城吧,从这一刻开始,那里就是伊科尔真正的大本营了。”本杰明长叹一口气,转过身,与迈尔斯一同离开了这里。

情势发生巨大改变,他必须把这一切通知洛克城众人才行。

而在本杰明他们离开瑞吉纳的同时。

瑞吉纳城中,紧闭的王宫大门内。

“你的意识是……你是伊科尔真正的女王,并没有像外界传言的那样病死,而是被那些法师发动政变,囚禁在了这里?”

格兰特坐在椅子上,瞟了一眼前方那个趴在地上的丑陋女子,这么问道。

“是的,这就是一切的真相。他们……那个名叫本杰明的法师毁掉了我和这个国家。”女子抬起头,乱发之下是满布疤痕的脸,声音听上去就像锈迹斑斑的铁器相互摩擦。

“很有趣。”格兰特没什么反应,缓缓道,“那么……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女子的声音忽然激动起来,“你是教皇。你已经攻占了瑞吉纳,才能将我从那个鬼地方放出来,告诉我,那些可恶的法师是不是已经被你全部杀死了?”

格兰特沉默片刻,发出一声冷哼。

“……还没有。”

女子闻言也是一愣。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发出低哑恐怖的笑声,道:“既然如此,我想你会需要我的。”

格兰特的眼中闪过一丝轻蔑。

“我需要你做什么?”

“向那些法师……向魔法学院复仇!”女子忽然握紧拳头,咬牙切齿地道,“他们把自己包装得光鲜亮丽,把一切罪恶埋到地下最深处,才蒙骗过伊科尔的民众,天下人才会支持他们。而现在、而现在只要你把我放出去,让我将他们的罪行公之于众,他们所拥有的一切都会被彻底毁灭!”

格兰特闻言,摇了摇头。

“你已经疯了。”他毫不留情地开口,“看看自己现在的模样,听听你的声音,没有人会相信你就是女王。”

“我知道!”

女子像是被戳到痛处,暴怒地吼了起来。不过,可能是被关得太久,她整个人都变得有些神经质,情绪也变化得非常快。她很快又缩起来,摆出无助的姿态。

“我、我知道他们不会相信我,但是……如果有教皇陛下来为我作证,那么一切就都不一样了!”她用乞求的语气说,“放我出去,我就帮你毁掉他们。”

闻言,格兰特露出思索的神情,手指轻轻敲击着椅子的扶手。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现在是一名法师?”忽然,他这么问道。

顿时,女子眼中再次流露出怨毒与憎恨,仿佛又有一个痛处被对方狠狠地戳中。不过,她还是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用尽可能无辜的语气说:“都是那些法师的邪恶实验。我本来就没有魔法天赋,经历了他们实验后,精神力也产生了永久性缺陷。我连一个最简单的入门级魔法都施展不出来,又怎么可能是法师呢?”

听到这里,格兰特皱起眉头,陷入了迟疑。

女子见状,也忍不住变得激动起来。

终于有希望了吗……

忽然,她从囚衣上撕下几片布,蒙住自己早已毁掉的面容,随后向前挪动几步,颤抖着凑到格兰特脚边。

“教皇陛下,我知道教会的宗旨一向是节制,但是我也知道,神会容许他的信徒偶尔释放一些无处安放的欲望。”

她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站起来,将囚衣从肩膀处开始褪下,以一种**式的缓慢速度,将自己还没有被毁掉的躯体一点一点露出来。

格兰特顿时脸色一沉。

“滚。”

那一刻,女王刚刚把囚衣褪到胸口附近,自己蒙着脸,看不见对方的表情。然而,她却能感到一丝灼热的温度从她喉咙处穿过,短暂而又尖锐,像被针轻轻扎了一下。

随后……她就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一个疯女人。”

格兰特站起身,露出嫌恶的表情。他没有朝着地上的尸体多看一眼,毫不犹豫地离开了这个房间。

门外,普雷斯将军有些忐忑地守候着。

“教皇陛下……在我看来,其实,不管这个女人是不是真的伊科尔女王,她的建议对我们也是有帮助的啊。”看着格兰特走出来,普雷斯犹豫了一下,劝道,“就这么把她杀掉,是不是有点浪费?”

格兰特压根没理他,像没听到一样继续往前走,很快消失在了王宫走廊的尽头。

普雷斯将军见状,忍不住又是一哆嗦。他转过头,望向倒在房间内的尸体,忍不住也摸了摸自己的喉咙。

“听说……从前的伊科尔女王,也是个声名远播的美人啊!”

他摇了摇头,似乎有些遗憾,不过也很快转身,关上门,迅速地沿着走廊离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