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八章 围攻

格兰特似乎已经有了防备,当迈尔斯挥舞着匕首扑过来的时候,他骤然升空,还是有些凶险地躲过了这一击。

不过……本杰明也没指望这一下就干掉对手。

“先让我们来会会你吧!”

伴随着几句苍老的声线,空气中的风元素和暗元素忽然变得躁动起来。格兰特刚刚闪过迈尔斯的突袭,便被四个老人包围起来。其中,三位法师同时发动了高级魔法?飓风降临,可怕的狂风瞬间将格兰特淹没进去。

砖瓦、树干……周围街道的杂物都被狂风卷起,最终,形成了一道直通云端的龙卷风。格兰特位于龙卷风的中央,从外面甚至已经看不清他的身形,只有一些隐约的圣光闪动。

与此同时,另一位老法师也完成了一个名为暗影之门的魔法。狂风席卷的半空中,忽然像是被什么东西击碎了一般,露出一块漆黑的空洞。片刻的停顿后,空洞内马上飞出了大片漆黑的蝠影。

仔细看去,那些蝙蝠纯粹由暗元素构成,无穷去见,密密麻麻,犹如过境的蝗虫一般。它们顺着龙卷风的轨迹,前赴后继地朝着中心涌去,好像有人给龙卷风绑上了一条漆黑的腰带。

而风中隐约闪耀的圣光,也在蝠影的狂涌下渐渐变得有些黯淡。

“教皇也不过如此,太年轻了。”一位法师见状,冷哼一声,这么说道。

然而,本杰明却在观察片刻之后,却忽然开口,高声提醒道:“马上退开!玛格丽特法师,小心他发射出的光丝!”

法师们闻言,虽然还没意识到情况,但之前练习过的配合也让他们作出了反应。玛格丽特法师正在操控着暗影之门,也立刻朝着侧边飞去。

下一秒钟,一道极细的光丝从狂风中一闪而出,嗖的一声,划了个空。

法师们也不由得露出有些愕然的神情。

“这家伙……明明被如此强大的魔法压制在里面,不死也就算了,居然还有余力反击。教会的传承真有这么可怕?”

然而,也就是这个时候,格兰特的声音在狂风之中响起,听上去庄严而又缥缈。

“与传承无关,这就是神的意志。”那声音仿佛从四面八方传过来,空气里,光元素诡异地开始流失,“就像蝼蚁不懂天空,你们永远都不会明白,你们和我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法师们脸色微变。

这一刻,虽然没有察觉到任何魔力波动,但每位在场的法师心中,都不约而同地升起一股不太好的预感。

什么东西……

本杰明也皱起了眉。系统在探测之后告诉他,此刻,位于龙卷风中心的格兰特却双手合十,一米之类风平浪静,狂风和蝠影靠近不了分毫,连衣袖都没有被吹动一下。

他的神情肃穆,身边环绕着三枚字符,仿佛在酝酿着某种可怕的大招。周围的光元素也不是站在莫名流失,而是因为某种原因,被格兰特直接消耗掉了。

“小心一点,我从他身上嗅到了元素位面的气息。”系统这么提醒道。

本杰明也明白事情的严重性。来自元素位面的力量,除了他没人能抗衡,当初开学典礼袭击学院的那名神父已经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

因此,他们最好别让格兰特把这个大招憋出来。

“迈尔斯,快!冲进去打断他!”

迈尔斯落在街道左边的屋顶,闻言也只好点点头,一跃而起,毫不犹豫地冲进了龙卷风里。风中暗藏的无形风刃和蝙蝠都对他都没有任何威胁,也就是那一瞬间,他便迅速地接近了中心位置的格兰特。

格兰特也睁开眼睛,眸子里面闪着金光,漠然地望着迈尔斯。

“已死的躯体,真的以为就能拥有抗衡神界的力量吗?”

这一次,格兰特完全没有闪避的意思,而是平静地吐出了这句话。迈尔斯一匕首刺下去,直接穿透格兰特的喉咙,可伤口处却没有半点溅出来的鲜血。

迈尔斯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他感觉就好像……就好像自己刚刚刺穿的是空气一样,什么都没碰到。

而当他将匕首收回去后,格兰特脖子处的伤口也迅速愈合如初,毫发无损。迈尔斯无法长时间滞空,最后也顺着惯性,落回了地面。

“不行,我打断不了……”

迈尔斯露出焦急的神情,马上回过头喊道。可他刚一回头,却发现本杰明已经飞到了他身后,手中托着一个冰雕刻出的奇怪字符。

迈尔斯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本杰明便把那个冰字符塞到他面前,一脸笃定地开口:“你再靠近他一次,用你自己的血,在他身上画一个这样的符文。”

“什、什么……”

“没时间解释那么多了,你赶紧把这个符文的样子记住,很简单的,用你的血画在格兰特身上就行了!”

“那……好吧!”

迈尔斯不明所以,但还是点头,用几秒钟的时间记下那个简单的字符,然后挥起匕首,刺破自己的指尖,鲜血从伤口处冒了出来。

他再次起跳,来到格兰特身边,双眼与格兰特那一双发着光的眼睛对视。

那一刻,他发现对方的眼睛里面,似乎有奇怪的符文在闪动。神奇的是,那枚符文的形状是三个交叠的圆环,而正好,本杰明让他记住的符文形状和它一模一样,只是其中某个圆环上多了一个缺口。

巧合吗……

迈尔斯完全不懂这些东西,不过,他好像忽然对本杰明刚刚的命令有了一点信心。

“愚蠢的人总是喜欢把无意义的事情重复一遍又一遍。”格兰特开口,声音依旧那么平静漠然,好像他已经进入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的一切事物都不会再让他又任何情绪波动。

“生命对我来说本来就没有任何意义。”迈尔斯则是扼住格兰特的脖子,伸出还在流血的手指,极为果断地靠了过去,“所以,我只想尝试任何有趣的可能性。”

趁着格兰特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几笔连画,便在对方的右边脸颊上完成了那个字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