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三章 战争尾声

大约几天后。

海文莱特,金碧辉煌的王宫正殿。

“肮脏的异教徒,你们对国王做了什么?”

格兰特开口,脸色冷得就像刚从结冰的湖里捞出来。在他前方不远处,几个穿着古怪的家伙倒在地上,大部分都已经被光丝穿胸而死,只剩下一个老人,俯身捂住自己肚子上的伤,还留着最后一口气。

正殿之内,除了他们和格兰特,还站着不少神父。神父们不约而同地看着倒在地上的那几个人,眼中的嫌恶不言而喻。

“没什么,我们只是向陛下传授了一些女神的真意而已。”然而,作为最后一个生还者,受伤的老人却只是抬起头,朝着格兰特嘿嘿一笑,这么答道。

“够了!这世上只有一位至高无上的神。”边上的神父立刻高声反驳道,“无知的异族人,你们不但自甘堕落,追随深海女妖,甚至还妄图染指神的领土,简直就是罪不容诛!”

老人却像是打开笼子的斗鸡,忽然来了精神,瞪大眼睛道:“一群信仰污秽之光的罪人,竟然也敢妄议女神?我告诉你们,总有一天,女神的惩罚会降临到你们每个人头上!”

“什么污秽之光?你敢这么污蔑神,神一定会惩罚你们的!”

“你以为我会怕吗?女神注视着我们每一个人,我为了履行女神的意志,即便因此死去,我的灵魂也是圣洁的,而不像你们这些追捧邪教的人那么肮脏。”

“你……”

老人闭上眼睛,双手交叠在胸前,虔诚地道:“一切都是女神的旨意。”

边上好几个年轻神父的脸都快气歪了。

格兰特倒是没怎么失态,也没表现出参与这次宗教辩论的兴趣。他只是又凝聚出一道极限光丝,从老人的肩膀上一穿而过。

顿时,一声惨叫,老人捂着自己的肩膀,痛苦地倒在地上。

“解除你们施加在国王身上的邪术,否则,我们一定保证你生不如死。”虽然声音中也透露出难以抑制的怒火,但是很显然,格兰特愤怒的原因和那些年轻神父是不一样的。

“我无法解除。”老人忍着痛,抬头道,“受到女神的感召后,陛下已经获得了心灵的宁静,没有人能将这份宁静夺走。”

格兰特闭上眼睛,摇了摇头。

伴随着最后一道光丝飞过,老人心口多出一个小洞,生命也彻底画下终结。在场神父目光各异,望着这几位“异教徒”的尸体,最终都厌恶地别过头,不愿意再多看一眼。

“教皇陛下,这群异教徒出现的时机不一般。”一位年长的主教开口,意味深长地道,“东征进行到最关键的时刻,他们就刚好冒出来,您不认为这一切都太凑巧了吗?”

格兰特转过头。

“你的意思是……魔法学院已经和这些海外的异教徒联手?”

“很有可能。”主教缓缓道,“事实上,在洛克城的攻防战中,就出现过和深海女妖类似的邪术。”

格兰特闻言,也不由得皱眉,露出一脸棘手的神情。

在东征的关键时刻,却因为内部动乱而不得不半路折返、前功尽弃,他此刻的心情显然实在说不上多么高兴。

涌上心头的怒火,甚至让他恨不得直接出海,将所有的异教徒通通剿灭!

不过最终,他还是渐渐冷静下来。

“这次的事情一旦传出来,肯定又会被那些贵族和王室势力拿来做文章。我们必须解决国王身上被种下的邪术。”

主教闻言点头:“那是自然。”

格兰特做了一个深呼吸,扫视殿内众人一眼,最终也没再说什么,转身,快步离开了这里,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神父们望着他离开的背影,一时间安静下来,眼中除了理所当然的崇敬和虔诚,也不由得带上了些许恐惧怀疑。

与此同时。

远在大陆的另一端,本杰明回到魔法学院,终于可以舒舒服服地坐在自己院长室的沙发上,不由得伸了个懒腰。

“终于……终于可以休息一会了。”

瓦利斯站在院长室内,见状,无奈地摇了摇头。

“院长大人,我们刚回学院,还有不少要做的工作。”他翻开口中的小册子,缓缓道,“在这次的伊科尔援助战中,学院总计派出一百二十七位法师、七百二十五位学生。经过数场战斗,总计损失两百一十人,这其中大部分还都只是学生。我想,这对于整个学院来说都是一件残酷的事实。”

本杰明闻言,只能恢复严肃,叹了口气,从沙发上站起来。

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魔法学院是培养法师的地方,是一所学校,可在他们开办刚刚一年的情况下,第一批学生还未毕业,便死了差不多十分之一。得亏这个世界上没有教育局,否则隔天,他们这个学院就要被蜂拥而至的官员封得干干净净。

这个世界没有现代文明那么低的死亡率,但是这种情况……他们必须给学生们一个交代,更得给外界一个交代,否则肯定会影响学院声誉和他们未来的发展。

“好好统计一下牺牲名单,下学期开学典礼上,我们需要一个追悼会。”本杰明用沉重的语气说着,想了想,又补充道,“对了,别忘记把名单发给伊科尔那边,抚恤金还是得让伊科尔官方掏腰包。”

瓦利斯点点头:“那是当然。”

本杰明则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行了,没什么事的话,你也回去休息吧。假期还有一个月才结束,这些事情可以放几天再做。”

“那……关于这次援助伊科尔的事情,我们不需要向外界作出通告吗?”瓦利斯却没有急着离开,又问道,“我们最好声明一下,这次行为不是为了谋取利益,更不是拿学生的性命卖出去当炮灰。不然的话,这次的事情可能会吓退一部分潜在生源。”

“这有什么可解释的,我们是为了全体法师的利益而战。”本杰明理所当然地道。

“但还是可能会有人觉得学院枉顾学生性命,因此而不敢来报名了吧?”瓦利斯无奈地摊手,这么说道。

“贪生怕死的人,要他们干什么?”本杰明一声冷哼,露出严肃的神情,“进入学院,成为法师,就总有一天会站上直面教会间的战场。这次援助伊科尔,你也见过了不少‘置身事外’的自由法师吧?躲在深山老林里,捂着自己的耳朵,就以为教会不会找上门来,你向往那样的生活吗?”

瓦利斯合起册子,摇了摇头。

“那么……如果这次牺牲能把那些喜欢自欺欺人的懦夫筛选掉,还有什么声明的必要?”本杰明走到窗边,望着人行道上来来往往的学生,缓缓道,“我们培养的是精英,不是废物。”

听到这里,瓦利斯也不再说什么,点头表示同意,转身离开了院长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