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九章 背后的意图

就这样,海文莱特在封锁之中度过了暗流汹涌的两天。

巨大的结界二十四小时开启,到处都是巡逻的神父与圣骑士,遍地的王国军也几乎将这里翻了底朝天。可惜到最后,始终没有人能找到国王的踪迹,他与绑架他的法师一起,犹如从这个世界蒸发了一般。

对于这样的结果,民间显然再次掀起了一番议论,可到目前为止,教会还是没有给出一个能够安抚众人的答案。说要去感悟神意的教皇格兰特,也仍旧没有现身。

教皇到底在做什么?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他还是不出来干点什么?所有人都陷入了这样的疑惑,但教会却只是沉默。

而在外城区某个偏僻的街道中……

“你、你是那个里瑟家族的孩子?”

一户人家的卧室中,国王从床上坐起来。他望着本杰明的面孔,露出有些茫然和疑惑的神情。

“没错陛下,就是我。”本杰明微笑着点了点头。

“你要做什么?我……我怎么会在这里?”愣了片刻,国王的样子忽然变得慌张起来,下意识地后缩,眼神之中流露出极为明显的恐惧。

“教会以中了邪术为由,把您囚禁在地下室里,难道您都忘了吗?”本杰明却露出关切的神情,道,“是我一个人闯进圣彼得大教堂,把您救了出来。”

国王闻言,有些迟疑:“你……为什么要救我?”

“因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而我们都有一个同样的敌人教会。”本杰明循循善诱,“您难道忘了吗?那些神父究竟是怎样骑在所有人头上,拿着冠冕堂皇的理由,把本该属于您的权力一点一点偷走。”

“你……”

国王眯起眼睛,看上去依旧有些迷惑。他仍旧有些搞不清楚情况,但是不知道怎么,心里就是莫名生出一种直觉,让他觉得眼前的人值得相信。

同时,一些有关教会的坏情绪不停地涌上来。被关在地下室里的憋屈、新任教皇那趾高气扬的态度、童年时期撞见自己母后被前任教皇“凌辱”的不堪回忆……他本来已经习惯了生活在教会的阴影下,麻木无视,甚至心甘情愿地反过来维护教会,不允许别人说它一句坏话。

可是……那些不满的情绪却在此刻通通冒了出来。

他竟然觉得这个法师说的话很有道理。

“陛下,你难道不想复仇吗?”本杰明则是趁热打铁,继续劝道,“把教会拉下马,自己重回权力的巅峰,让那些神父明白什么才叫做王室的尊严。”

“我……怎么做?教会太强大了,根本不会有人支持我的……”

“教会没有它看上去那么强大,起码,现在所有贵族都已经倒向了我们这边。”本杰明却缓缓道,“实际上,我能够顺利将您营救出来,也多亏了他们的帮助。”

国王闻言,眼睛一亮:“真的?”

“当然是真的。”本杰明露出微笑,“陛下,您只要听我安排,这一切都会进行得像吃饭喝水一样顺利。”

国王深吸了一口气。

如果是平时,他绝对不会相信一番如此荒谬的言论,尤其还出自法师之口。但在此刻,他却觉得眼前这个法师比任何一位神父都要值得信赖。

因此,鬼使神差地,他点了点头。

本杰明也露出满意的神情。

“那么陛下,请您先在这里等候几天。现在外面到处都是搜查的军队,不要随意走动,很快我们就会从这里离开。”

说完,他便转身,带着两姐弟一起离开了卧室,关上门。卧室门外,他朝着两人竖起大拇指,露出赞许的神情。

“你们做得很不错。”

两姐弟则是得意地笑了笑。

海外教派在国王脑中留下的那枚精神印记种得非常深,因此,不仅仅只是强行控制,他们还可以通过暗示,真正改变国王的想法。而这种手段,才是最万无一失的。

国王甚至不会意识到自己是念术影响。

而本杰明也得以真正将他控制起来,之后哪怕精神印记消除,哪怕两姐弟不在身边控制,国王照样也会听他的话,不会再对教会言听计从。

可以开始下一步了。

于是,本杰明留下两姐弟在房子里保护国王,自己则是走出了房门。

街道之中,四处巡查的士兵一点也不比之前少,但利用水元素感应法,他可以顺利绕开所有耳目,犹如一个毫不起眼的普通民众,兜兜转转,最终,来到了城北的一家赌场。

“就是这里了。”

他走进赌场,将一枚徽章交给门口的侍者。几分钟后,赌场老板匆忙走过来,将他带到了赌场最隐秘的包厢内。

包厢内,是等得一脸焦急的科林公爵。

“院长大人,您终于出现了!”一看见本杰明,他马上迎上来,露出热情的笑容,拽着本杰明的手都不肯放开。

“抱歉,这几日王都的情况太复杂,等到今天,我才找到机会与您联系。”本杰明也是笑了笑,与对方握了握手,然后便退开几步,意味深长地道,“可惜……如果不是当时教会来的人太多,就跟有内鬼似的,我恐怕早就带着陛下逃出海文莱特了。”

科林公爵闻言,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有点僵硬。

“……有内鬼?”

“是啊,否则的话,不可能十多个主教一起出现,直接朝着我冲过来。”本杰明一边观察着对方的表情,一边道,“肯定是有人提前泄露了这次行动的消息,才让教会有所准备。”

然而,听到这里,科林公爵却忽然低下头,长叹了一口气。

本杰明皱了皱眉。

“……公爵大人?”

“是我的错。”科林公爵抬起头,露出有些遗憾的神情,“很抱歉,本杰明院长,教会确实之前就已经察觉了你的行动。”

本杰明感觉这个反应似乎不太对,但还是问:“他们怎么知道的?”

科林公爵却道:“是我告诉他们的。”

本杰明不由得挑了挑眉。

他不是没有想到过这种可能,只是……对方居然承认得如此直白?本杰明确认过,这个地方没有埋伏,更没有教会的探子,他要想杀科林公爵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这里面有古怪。

“为什么?”这么想着,他的语气也变得不怎么友善起来,“我需要一个解释。”

科林公爵又叹了一口气,说:“因为……这是唯一可以营救陛下的办法了。”

“你什么意思?”

“陛下被关在大教堂的地下室里,如果教会不露出破绽,是永远都不可能被救出来的。”科林公爵解释道,“但教会又怎么可能露出破绽?只要他们愿意,大教堂可以变成铜墙铁壁,谁也进不去,除非……除非有另外一些因素,让他们甘愿自己露出破绽。”

本杰明闻言,发出一声冷哼,道:“你是在说我?”

科林公爵马上点头:“就是院长大人您!教会的人太想杀您了,甚至愿意用陛下作诱饵,露出破绽,把您引进去。可是相应的,这也是我们唯一可以救出陛下的办法!”

“那……你们不也是在拿我当诱饵吗?”

“这当然不一样了。”科林公爵却赔笑道,“院长大人的能力毋庸置疑,就算教会设下再多陷阱,也不可能留住您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只有教会自己不信邪,非要把什么东西都往里面赔!”

不过,哪怕被拍了一连串的马屁,本杰明却一样高兴不起来,而是冷着脸道:“如果真是这样,在事情开始之前,你就应该把这些细节告诉我。”

“何必计较这些?”科林公爵却劝道,“阁下不是安然无恙地离开了大教堂,还将陛下顺利救了出来吗?院长大人只需要知道,我们是站在您这边的,把消息透露给教会,也只是计划的一部分而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