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四章 讽刺小漫画

次日夜晚。

“这……这些货物,就是陛下说的海报了吗?”

站在仓库之中,望着被商队新运到的货物,短短一瞬间,亨德里镇的镇长犹如醍醐灌顶,终于想起了他之前一直记不起来的东西。

他答应了国王要把这些海报贴到镇上去!

丢失的记忆一瞬间全部涌了上来,镇长的脑袋有点晕乎乎的,不过他马上想到国王跟他说的话,还是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把装货的箱子缓缓打开。

他拿起一张海报,刚瞄了没两眼,脸色便不由得变了变。

“这……这……”

油然而生的恐惧让他立刻把海报塞了回去,下意识地左右张望,确定仓库里没有其他人。虽然只是一瞥,他很清楚地意识到,哪怕有一个人看到这海报上面的内容,自己脖子上这颗头恐怕就保不住了!

他不由得在这一刻变得有些犹豫。

陛下被教会陷害,自己确实有职责挺身而出,只是……只是……这么危险的事情,一旦做出来,必然会在国内引起轩然大波,自己真的能从中脱身?

不过,在漫长的纠结和犹豫过后,镇长还是再次将海报从箱子里拿了出来。

他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就算直接销毁这一箱的东西,他始终还是与国王见过面,教会调查起来,他怎么样都只有死路一条。而被卷入了上层斗争之后,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把队站好,帮助国王重新掌权,才有可能逃过教会的惩罚。

他不是那种狂信徒,在任职的时候宣过誓,确实就该站在国王那边。

“汉克,把汤姆还有克莱恩叫上,跟我一起到库房里去。小声点,今天晚上,我有一个特殊任务要让你们来干。”

他还是按照计划里的步骤,半夜来到守卫的寝室,悄悄叫醒其中一个守卫,最后,带着三个人回到了仓库。

“镇、镇长……这么晚了,到底有什么事啊?”睡眼惺忪的守卫打着哈欠,半梦半醒之间这么说道。

“上面最新的命令,要你们把这些通告贴到街上去。”镇长面不改色地道,“我看你们都很勤快才叫你们来的,动作利索点,有额外薪水的,可别告诉别人。”

守卫们有些困惑,但听到额外薪水还是来了精神。他们走到箱子前,缓缓打开,不假思索地拿起一沓沓海报往外走。他们看到了上面密密麻麻的字,不过看不懂,估摸着可能王都那边又有什么情况,这是发来的新通告。

与往日通告不同的是,海报上面还有些简单的画,画着类似法师和神父之类的形象。守卫们只觉得这可能是通缉令,警告大家又有危险的法师在外流窜了。

总之,他们没有多想,凌晨几点的时间里,拿着海报和胶水便朝着街上走去。

寂静的街道空无一人,没有人知道这个小镇里正在发生着什么样的事情。而更重要的是,与此同时,在霍里王国的各个地方,类似的景象也在不断重复上演着。

“你们不用管内容,把这些东西贴到街上去就是了。”

“这是神父大人们最新的祷告词,上面的画就是装饰的,别管它,好好给我贴到街上,在天亮之前完成任务。”

“嗯……贴得差不多了,我看……我还是收拾东西先躲起来吧……”

五十万海报,其实分散到各个地方并不算太多,小一点的村庄里甚至只能贴个十来张。本杰明也不指望那种一觉醒来漫山遍野的效果,通过大面积辐射来产生话题,这就是他唯一的目标。

而在今天夜里,他也将命令发给了学院暗部的各地成员。

“明天开始造势,从海报的内容讨论切入,然后散播关于教会的种种负面消息,半真半假,怎么样都可以,散布得越多越好!”

经过逐步发展,潜伏在霍里王国的暗部成员大概有一百来人,有点少,但每个都是深谙情报工作的精锐佣兵。而有他们作为催化剂,事情一定能够产生最大程度的影响。

这一夜,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忙碌的。有的人还被蒙在鼓里,忙着将那些海报贴上墙壁;有的人四处走动,打探风声;有的人则已经开始收拾细软,准备逃之夭夭……

但对于更多人来说,这只是一个平凡的夜晚。当他们从一夜安眠中缓缓醒来,又是一个新的早晨。

例如这个国家里的大部分神父。

“嗯……今天早上,怎么好像外面有点吵?”

亨德里镇中,神父从自己洁白素净的大床上醒来,朦朦胧胧之中,似乎听见了外面略显嘈杂的声音。他有些困惑,不过在看了一眼时间后,还是渐渐平静下来。

时间还早,离晨祷还有一个多小时。

于是,他缓缓从床上坐起来,双手合十开始祷告,感谢神赐予他昨夜的安眠,希望神保佑他全新美好的一天……这是他每日必做的功课,也是每位神父都会履行的职责。他闭上眼睛念起来,就如吃饭喝水一般简单。

只是,在他祷告的过程中,外面嘈杂的声音却一直没有断过,扰得他也不免有些心烦。

到底又怎么了?最近的气候一直很稳定,也没到收成的季节,难道是……谁家的老人又生了重病?

神父不由得感觉有些厌烦。不过,他还是很快静下心来,觉得这一切其实都是神对他们的考验。只有耐下心来,应付这样一件件鸡毛蒜皮的小事,他才能体现出自己对神有多么的虔诚。

十分钟后,祷告完毕,他从床上起来,有条不紊地洗漱、穿衣服、整理仪态……在人们心中他们就是神的代言人,当然必须时时刻刻保证完美的姿态,不能有半点瑕疵。

从醒来再到出门,神父大概花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而在这一个小时中,外面的嘈杂时高时低,就是一直没有断过。

最后,神父推开了家门。

“好了好了……大家不要再吵闹了,神喜欢安静。无论有什么问题,都是神对于我们的考验,你们应当平和应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他望着门外聚集起来的不少人,慢悠悠地说道。

然而,神父却很快注意到,这些人看着自己从房屋里走出来,那种怪怪的眼神,似乎和往常的敬畏崇拜有些不太一样。

怎么了?

气氛有点微妙,神父很困惑。

“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一出来,人群安静下来,迟迟没有人说话。因此,他只能又一次开口问道。

“……神父大人,您去街上看看……就知道了。”沉默之中,有人这么说道。

神父皱了皱眉。

支支吾吾的,是在做什么?

他心里其实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但碍于形象,还是点点头,沿着街道缓步走了出去。屋外的人群沉默地为他分开一条小道,人们望着他,眼神让他感觉不太舒服。

不过很快,他就在转角的街道上看见了一张通告。

……说是通告其实也不贴切,虽然大部分都是字,但也有一些彩色的图画在上面,贴在灰扑扑的墙壁上,十分扎眼。

而当神父疑惑着走近后,只看了一秒钟,脸色剧变。

“这……这是谁干的?”

通告的标题十分醒目“教会犯下的罪行”,用鲜红的字体打出来,犹如一排触目惊心的血字。而紧随其后的,则是一串接着一串的罪状罗列,囚禁国王、胁迫贵族、奢靡浪费……上面用红字标注出,今年光是装潢教堂,就耗费了大约五万金币的税款,可与此同时,王国西南部的城市才刚刚经历过一轮旱灾。

虽然没有过多的描述,可海报上每一条罪行都列得十分清晰,并且有明确的数字或者例子作为佐证。神父才看了几眼,心中便猛地升起一股怒火,想要把它从墙上狠狠撕下来,踩在脚下破口大骂。

什、什么鬼东西!

而更让他愤怒的是,海报内容剩下半部分,则是在尽力表达魔法和神术的相似之处。可能是限于篇幅和受众,它没有长篇大论地对比两者的区别,而是用图画作辅助,简单地将“法师不是魔鬼”这个意思表达了出来。

上面画着两个小人,很容易就能从穿着辨认出来,一个是法师,一个是神父。

神父:“魔法是恶魔的力量,会导致可怕的灾祸!”

法师:“你凭什么这么说?”

神父:“是神告诉我的。”

法师:“但是昨天神也告诉我,教会的人鼻子朝天,只知道装模作样,他最厌恶的人就是你们。”

神父:“胡说!神怎么可能跟你说话?你拿什么证明?”

法师:“那你又拿什么证明神说法师都是恶魔?”

神父:“……”

短小简单的争论,却用漫画的体裁呈现出来,放在这个时代中,显得极为新颖。亨德里镇的神父看到这里,嘴都快气歪了,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毕竟他这辈子还没有见过类似的东西。

他整个人都在发抖,扑上去想把它撕下来,却发现这玩意粘得很死,不管他怎么扒拉,最多也就撕下来一小条,根本没办法整张扯下来。

可他不管,他已经气红了眼,什么理智早都抛到脑后,整个人像壁虎一样贴在墙上,发了疯似的摧残着那张海报。他撕了甚至有三分钟,手指头都冒出血花来,才猛的一个激灵,想起来自己可以用神术,然后用圣光弹,直接把整面墙都给轰塌了。

他喘着粗气,望着眼前的废墟,衣服上全是污渍,刚整理好没多久的头发像鸡窝,整张脸都是红的。

而在距离他大约几十米外的另一面墙壁上,就是另一张海报,完好无损地贴在那里。

再多隔几条街道,还有更多更多……

人群围上来,但又不敢靠的太近,只是远远地望着神父的背影,再一次陷入沉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