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二章 我们不干了!

“你们到底打算做什么?”

面对本杰明几人的再次到来,大部分地方负责人都表现出了疑惑的态度。

“我们的目标一直都很清楚,让陛下重回王座,把教会从上面拉下来,尝尝他们自己所犯下的苦果。”

“那……你们到底又要我们做什么?”

“我们已经成立了一个秘密组织,谋划掀翻教会的事情。我们需要你们的加入,在必要的时候,利用你们的话语权公开反对教会。”

“你们想让我公开反对教会?不不不……”

这次的行动不比上次顺利,尽管教会没有把海报事件的责任追究到官员们身上,但是很显然,他们心中依然怀着一分恐惧。

只有少数人表示,他们将会无条件支持国王,哪怕正面和教会对抗也在所不辞。剩下的大部分官员,他们言辞间呈现出非常多的犹豫。而在本杰明邀请他们加入黑魇社的时候,他们也推推拖拖的,一副“你饶了我吧”的样子。

看样子王都那边肯定也来人敲打过他们。

对此,本杰明没办法强迫。指望念术控制所有人是不可能的,海外教派没被灭都做不到这一点。因此,在众多官员拜访过一圈之后,他们也只能将支持者的名字记下,启程返回寇斯特。

实际上,能够获得一定范围的支持,这已经相当不错了。

期间,科林公爵还给他们寄来了几封信,表示现在王都的情况复杂,他脱不开身,本杰明无论有什么计划,也最好别带着国王靠近王都。

似乎……混乱的不只是王国的地方行政,王都之内也有不少事情正在发生。

本杰明考虑了一阵子,还是决定先不靠近海文莱特。他还是先按照自己的步调来走,不出意外的话格兰特也肯定回来了,他们最好暂时避开。

“寇斯特这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几天后,回到学院暗部的据点,本杰明朝着负责人这么问道。

负责人答道:“罢工似乎还要等待时间的作用,不过……很多黑魇社的成员都推荐了一些新名单过来,据说这些也是对教会恨之入骨的人,想要加入到我们当中。”

说着,他把名单递给本杰明,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资料,大约有近百人。

本杰明见状也点了点头。

内部推荐,这确实是黑魇社扩张的主要来源,他也相信那些成员不会冒着自己的生命威胁,推荐一些不靠谱的成员进来。毕竟,万一他们的信息暴露,所有人都会一起陷入危险,被教会疯狂追杀。

“安排一下吧,这些人分几批,我会在船上和他们见面。”因此,他开口道,“另外,你们尽量对这些成员多进行一些情报培训,让他们尽快适应。”

负责人立刻点点头:“属下明白!”

就这样,漂浮在港口外的大船,成为了黑魇社的临时据点。本杰明开始分批面试新成员,这个霍里王国的本土地下组织终于开始壮大起来。

而在同时。

“动作都给我快点!一个个全都磨磨蹭蹭的,今天分量完不成,还想不想要工钱了?喂!那个谁!一双眼睛别在那里东张西望的!你在看什么?还不赶紧干活!”

寇斯特城中,一个地处偏僻的印刷小作坊里,灯光昏黄,气氛压抑,身穿黑衣的监工从一个有些失神的工人身边走过,忽然开口,恶狠狠地骂道。

工人一个激灵,回过神来,不敢说什么,只是木讷地点了点头。

“别在这里给我发呆,我给你们发那么多钱,可不是让你在这里给我发呆的。”监工冷哼一声,不满地道,“晚饭之前要是完不成份额,你就别吃了。”

工人闻言,身子抖了抖,连忙低下头,麻利地操作着印刷机,将一页页白纸变成印满图画和文字的活页。

然而,他心中却忍不住想到几天前一个朋友跟他说的话。

“什么?他们付给你的工钱这么少啊?我可告诉你,你被他们给骗了,那个作坊根本就不是给人印书的,他们其实是在帮教会印赎罪券!一张印出来,就可以挣到五金币。你们明明干着这么神圣的工作,怎么连几个铜币都不愿意给你们?”

当时听到这话,他整个人都呆住了。

就像刚才,他呆呆地望着手中被印刷出来的活页,望着上面那些他看不懂的文字。他以为这些东西是用来装订成书的,可是……他这时才意识到,自己印出来的每一页内容都是一样的。

而且,和作坊里另外几个工友交流过后,他们发现,所有人都在印刷着一模一样的东西,根本不可能装订成一本书。

难道……他们真的在印赎罪券?

他们的家境和身世,连见都没有见过一次真正的赎罪券,可是,那张神圣的传票在霍里王国早就无人不知只有专门的神父有资格进行兜售,而不管任何人,只要买下一张,金币落在箱子的底部叮咚作响,灵魂便可以在未来直升天堂。

工人们感觉难以置信,自己每天印刷出的粗糙活页……就是传说中的赎罪券。他们甚至感觉自己的信念正在一点点崩塌。

因此,大概就在昨天,他偷偷藏了一张印出来的东西,在另一张纸临摹了上面的一些文字,拿给他识字的邻居去看。而从邻居那里得到的反馈……他甚至不敢回想。

“这个词呢意思是‘罪孽’,还有这个词说的是‘天堂’,对了……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当时,他感觉就像被雷劈过一样,愣了好一会,默默底把那张纸拿回来,一言不发地回家,然后今天一早,浑浑噩噩地过来上工。

没错,那就是赎罪券。

他还没来得及把这个发现跟工友说,可是,昨天也有其他人偷偷带了东西回去,恐怕早就发现了真相。今天过来上工的时候,他也注意到很多人的眼神都不太对劲。

每个人都有点心不在焉……

而监工也注意到了这一点,甚至把鞭子都从办公室里拿了出来,握在手中,一脸凶恶地在作坊里面来回踱步,吓得他们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可是……他还是忍不住想到那个朋友说的话。

“你们为什么不跟他抗议?做着这么重要的工作,拿的钱却比港口搬货的还少,还被人当傻子一样耍!我告诉你,你们就应该集体跟那个监工抗议,不加钱,你们就不干了!”

不、不干了?

想到监工那一脸的凶神恶煞,他的腿不知道为啥会忍不住发抖,可是当耳畔响起那骂骂咧咧的话,他又心里止不住的冒火。

天气炎热,整个作坊封得很死,窗户都不打开。每个人闷头干活,气氛死寂,汗水从他们额头刷刷地流下来,视线甚至都有些模糊。

啪!

“想死啊!都说了别把汗流在纸上,刚刚印好的都给你的汗废掉了,这钱……这钱你陪得起吗!”

工人一个不注意,似乎让汗珠滴到了印好的赎罪券上。瞬间,那个噩梦一样的声音便从他背后响起,同时伴随着的,还有背上火辣辣的疼痛。

他差点被这一鞭子抽到地上。

“我……我……”

勉强维持住平衡后,他转过身,隔着迷蒙的汗水,望着自己身后咬牙切齿的监工。黝黑的脸颊上,眯起来的眼珠子里,似乎有血丝冒出来。

“你什么你?还敢顶嘴了?你知道你刚刚毁掉了什么吗?你知道你那一滴汗,会导致我们的主顾损失多少钱吗?今天的份额完不成,你他妈来负责啊?你……”

“滚!”

伴随着一声怒吼,工人忽然挥起拳头,狠狠地打在了监工的脸上。那一瞬间,就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的公鸡,所有的喋喋不休在骤然消失。

监工摔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脸,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整个作坊都在那一刻安静了下来,印刷机的声音戛然而止。其他人纷纷转过头,望着站起身的工人和监工,眼神却并不惊讶。

就像是……他们一直在等待着这个信号一样。

“你当我们是傻子吗?”工人的双拳捏紧,微微颤抖,走到监工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赎罪券,一张五金币,我们一直以来印的都是这个东西,你却连两个铜币都不肯付来打发我们。”

那一瞬间,监工的整张脸都僵住了。

整个作坊里十几个工人,也在此刻一同站了起来,所有人冷冷地盯着监工。监工脸上的表情一变再变,愕然震惊愤怒恐惧……到最后,却只是憋出来一句:“你……你在说什么?我不懂你的意思。”

工人闻言,转过身,拿起工作台上的一大沓赎罪券,哗啦啦全甩在了监工的脸上。

“不懂我的意思?”他深吸一口气,像是用尽全身的力气一样骂道,“我们……我们他妈不干了!”

监工倒在地上,倒在大堆赎罪券中,一时间甚至还没有反应不过来。而在他震惊的目光之下,工人没有再看他一眼,而是一脚踹开作坊的大门,一个接一个地走出去。

每个终于挺直了的高大背影,消失在门外晃眼的阳光之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