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五章 扑空

与此同时。

王都百里之外,珀尔湖底。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原本漆黑的地道,此刻却被一团团火光照得通亮。宽大的岩厅之中站满了人黑魇军的成员在分头避过教会的审查后,齐聚一堂。他们张望着这片广阔的地下世界,眼神中充满不可思议。

莫里斯推着轮椅转过身,疑惑地望着本杰明,问出了上面那个问题。

“解释起来有点复杂,不过……‘灵魂烈焰’的遗藏,这东西你应该听说过吧?”本杰明斟酌了一下,缓缓开口,“这里就是遗藏的真正地点了。”

顿时,莫里斯一脸错愕。

“灵魂烈焰……居然真的有遗藏?你是怎么发现这里的?”

“这就说来话长了。”本杰明挠了挠头,感觉实在很难把事情从头到尾说清,最后便道,“我也是偶然发现的这里,面积巨大,而且极为隐蔽。我们现在藏身此地,教会是绝对发现不了的。”

莫里斯闻言,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他心里依旧充斥着各式各样的疑问,不过正如本杰明所言,这个地下世界的确是个完美的藏身之所。这里够宽敞,黑魇军完全可以不受妨碍地继续行动,教会也绝不会想到,珀尔湖底还存在着这样一个小世界。

这条地道有两个出口,另一端在克鲁萨德大门附近。他们要出兵的时候,也可以从另一个出口离开,袭击那一带的城镇。

他有些好奇关于“灵魂烈焰”的遗藏是什么,但很显然,本杰明似乎有些不方便说,所以他也就不追问了。

莫里斯转身,和其他法师一起开始忙碌扎营的事情。

本杰明则是朝着大群士兵的方向走了过去。

“……发现了吗?”

一边走,他忽然在心中开口,用相当低沉的语气朝着系统问道。而系统也很快冒出来,把回答抛给他。

“感应到了微弱的魔力波动,是魔法道具传递讯息的波动。不过,之前设好的魔力屏障已经把那条讯息拦了下来,我刚刚完成破译,是给教会报信的没错。”

本杰明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

他们之中有奸细,这已经是他几天前就确认的事实。

几天之前,科林公爵给他写了一封信,告诉了他魔兽山脉营地位置泄露的消息。当时,他就意识到情况可能有些不对营地的详细位置,只有黑魇军自己人才知道,而那时教会的探子根本还没摸到他们附近一带。

因此,在转移的同时,他便决定要将营中的奸细引出来。

藏身于珀尔湖底,教会找不到人,奸细肯定会急着把消息传过去。而莫里斯也利用符文制作了一套工具,可以将讯息传递拦截下来。

就像现在,他终于找到了那个内奸。

“我只是没想到,像你这样的人也会成为教会的走狗。”

岩厅的边缘处,一间刚刚搭好的隐蔽帐篷,本杰明掀开门帘,望着一脸震惊的比尔,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他是真的没想到,最先一批归顺于他反抗教会势力头目,竟然会是内奸。

“什、什么?法师老大,我……”比尔慌了手脚。他刚把传讯的珠子藏进口袋里,挤出一个茫然的笑容,套近乎地开口道。

本杰明却挥手打断了他的话。

“黑魇军里还藏着多少教会的人?”

比尔的额头开始冒出冷汗:“我真的不明白你的话……”

本杰明见状,摇了摇头。伴随着水元素领域展开,隔音的水球忽然将他们包裹起来,随之,一根根闪着寒光的冰针浮现出来。

“你很快就会明白了。”

一声接一声的惨叫,被隔绝在这间偏僻的帐篷中。地下岩厅内,黑魇军的大群成员们依然忙得如火如荼,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差不多也就是这个时间点。

在他们的正上方,珀尔湖一带,教会的大军刚刚开到这里。

“……人呢?”

因为王国这段时间的混乱,湖畔的村子已经彻底荒凉了下来,居民在几轮山贼的洗劫后通通逃光。王国军在湖边停驻下来,哨兵被派出去,在珀尔山谷一带来回寻找,最终,却带回来了一个令他们失望的答案。

“我、我们什么也没找到……山谷的方向,还有湖泊周围,差不多每个角落都找遍了。这群叛贼应该不在这附近。”

听到这个答案,骑在马上的格兰特转过头,看向主教,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

主教压根不敢与他对视。

“我问你,人呢?”

格兰特的声音又一次飘到他耳朵里,好像被有回音一样,在他耳中惊雷一样炸开。主教感觉脑子发麻,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们身后站着千军万马,配备着最精良的兵器,却不知道要挥向何方。成群结队的神父面面相觑,茫然之中,已经开始有种不太妙的神色。

全场寂静……寂静到有些尴尬。

不知道沉默了有多久,主教始终没能组织出回答的话。格兰特转过头,望着那一队过来禀告的哨兵,再次下令:“接着找。”

哨兵们得令,像逃难一样地转身离开。

“我饶你不死。”格兰特又看向主教,声音低沉,“现在告诉我,敌人在珀尔山谷这个消息是从哪来的?”

“是……我们安插在黑魇军里的内应传来的消息。”

“他人呢?现在就联系他,我要知道那群叛党究竟躲到了什么地方。”

“我、我明白……”

主教慌慌张张地拿出传讯十字架,启动,试图用它发出消息。然而,不管他如何启动十字架,十字架上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格兰特的眼神越变越冷,主教的动作也越来越慌张。

“……没有回应,只有一个可能。”最终,格兰特不耐烦地打断了主教,说,“对方身上的神术道具已经被毁。”

主教低下头:“是、是的。”

格兰特转过头,望着广阔的珀尔湖,面无表情,衣袖下的手掌却蓦然捏紧,指节捏得发白。就连他身下的马似乎都感觉到了什么,不安地微微颤抖。

在场那么多人,没人敢说一句话。

主教的衣服早已被冷汗打湿。

他很清楚,教皇陛下此刻的心情究竟如何是羞辱。不止教皇,随着大军浩浩荡荡地杀过来,却直接扑了场空,他心中也一样满怀羞辱。他知道他们被耍了,黑魇军对他们的行动了如指掌,就连他们小心安插的内奸,似乎也成了对手将计就计的砝码。

他只要一想到,他们摆出这么大的阵仗,在全城人面前风风光光地出征,结果却一无所获,主教心中便充满了耻辱。

而连自己的心情都是如此,教皇陛下就更不用说了。

但也正因为他清楚,他才愈加感觉到恐惧。心中充满耻辱的教皇陛下,究竟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谁也不知道。

沉默……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的沉默。

“报!”

匆匆的禀告声打破沉默,主教猛地惊醒,像是做了一场大梦。然而,当他朝着声音方向看过去的时候,他却发现出声的并不是那些派去找人的哨兵。

而是一个快马加鞭赶来的圣骑士。

“教皇陛下!出事了!以科林公爵为首的几个贵族忽然现身王宫,带着几个法师,劫持了陛下!他以陛下的性命为要挟,现在已经逃出了王都,不知道跑哪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