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五章 幸存者

冰船的冲撞方向所在,大约只有几十个神父,没有主教。而面对那艘巨大无比的魔法造物,唯一能够保护他们的只有刚刚聚集起来的圣光。

他们甚至在那一刻有些头脑空白。

“这就想逃了?”

不过,格兰特的声音迅速传来。紧接着,只属于教皇的精神力从他们身边一扫而过,控制着他们聚集的圣光,瞬间形成了一面高如堡垒的大盾。

大盾拦在冰船之前,犹如一道天堑,想把本杰明连人带船强行拦下来。

然而,本杰明似乎也预料到了格兰特会出手阻止。

冰船一边猛冲,船头之上忽然凝结出了一团巨大的水球。水球飞速旋转起来,再加上高速飞行中与空气产生的摩擦,很快化作了一枚漩涡般的水型钻头。冰船就顶着这枚钻头,直愣愣地朝着圣光巨盾撞了上去!

一声巨响。

轰然爆发出来的强风,把天空中的浓烟都一下子清空了。周围的神父有圣光保护,却也不由得下意识后退一步。主教仰头望着两者相撞处,紧张地瞪大了眼睛。

只见,在冰船和水钻头的撞击下,巨盾之上竟然瞬间生出了数道裂痕。大概也就是两秒钟的时间,裂痕飞速生长,眨眼间便布满了闪耀着圣光的盾身。

紧接着,整片巨盾轰然倒塌!

冰船直接冲了过去,而那原本方向上的几十个神父……至少从主教这个位置,已经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了。

格兰特口中传来一声不满的冷哼。

“给我追!”

经过神术加持,这一声命令恍若钟鸣,传遍了整片珀尔湖的天空。神父们在短暂的愣神后,也立刻转头,望向还没来得及飞远的冰船,连忙追了过去。

“教皇陛下……”主教一边努力跟上格兰特的速度,一边在后边喊道。

“怕什么,追!”格兰特头也不回地道,“我们占有绝对的人数优势,他只能逃,不敢和我们硬拼的。”

主教闻言,也只能深吸一口气,压下刚刚看见大盾轻易被击破的恐惧,继续追过去。

天空之中出现了一副惊人的景象。

一艘冰船飞在空中,阳光从它的每一个棱角折射出来,好像整艘船都在熠熠发光。而紧跟在冰船后面的,则是一片黑压压的人影。神父们的飞行速度有快有慢,队伍迅速分化成一个窄三角形,金字塔尖的是格兰特,以及他身后跟着稀稀拉拉的主教。至于剩下的神父,就如同一片庞杂臃肿的乌云,在地面上投下一大片阴影。

至于地上那些圣骑士,目瞪口呆了好一会后,回过神来。可他们除了干着急,似乎也什么都做不了。

但……圣骑士们还是追了上去,尽管他们的速度连最慢的神父都不可能跟得上。

很快,热闹非凡的珀尔湖一带又渐渐冷了下来。只留下焦黑的土地,以及坑坑洼洼的塌陷,证明着这里才发生过多么惨烈的事实。

然而,大约十五分钟后……

“好、好像到头了。”

大约在珀尔湖北面,不到五百米的地方,山石堆积的地面忽然动了动。地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堆在那里的乱石被一点点推开,露出一个黑洞洞的口子,随后,开始有接二连三的人影从里面爬出来。

这群人的样子看上去都有些狼狈,身上的衣服破破烂***近些天国内出现的难民还惨,有的人还明显带着伤。但……也有人身上毫发无损,是轻飘飘从洞里面飞出来的。

他们从洞口爬出来后,便迅速地在周围寻找掩体,小心地把自己隐藏起来。

“……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了。”

其中一个年轻人停在塌陷的坑洞中,大口喘着气。他忽然抬头,望着许久未见的灿烂天空,怔怔地说道。

他胸口处破碎的盔甲上,依稀可以辨认出黑魇军的印记

“紧急准备的逃生密道就那么几条,如果没来得及躲进去,肯定很难活得下去。”一个法师落在他身边,叹了口气,带着不甘说道。

年轻人转过头:“到底发生了什么?地道不可能平白无故地坍塌。”

法师低着头沉默了一会,说:“只可能是教会……坍塌之前那声巨响,你应该也听到了。那种程度的爆炸,我可能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火药。”

年轻人闻言,忍不住挥拳,狠狠地打在焦黑的泥土上。

“可恶!”

他脑海中回忆起一个多小时前的事情。

当时,整支黑魇军都在忙碌着转移。寇斯特已经被攻下,他们终于可以不用待在黑不溜秋的地下,已经编好了队伍,依次按照顺序,从地道出口处离开。然而,他们的转移才开始没多久,便是一声惊人巨响。而在所有人耳鸣不止的时候,整片大地开始震颤,原本稳固无比的地道……也随之开始了坍塌。

那一刻,整个地下都乱了套。他当时跟着队伍,甚至记不清发生了什么,只记得自己跟在人群后,不停地跑……跑……坠落的岩石砸中了他的左肩,可他仿佛没有感觉到疼痛,只是跟着往前跑。

他听见有人在喊救命,他听见极为凄厉的惨叫,他也听见好像有人在高声呼喊着“密道”、“逃生”之类的字眼……他脑子里一片空白,直到跟着人群逃进一条狭窄的甬道,发现那里并没有坍塌迹象,才渐渐冷静下来。

而他也是到那个时候才知道,原来本杰明法师在几天之前,忽然下令让人挖掘了几条逃生密道。

密道经过土系魔法的多次加固,所以不会在震动之下坍塌。至于为什么会有逃生密道存在,据其他逃生的法师说,似乎是因为本杰明法师觉得事情“太顺利”、“不对劲”,所以才让人挖的。

之后,等待震动渐渐停息,他们便随着密道一点点往外爬。他在密道里也看到了不少人,更有很多熟面孔,可是他清楚,与整支黑魇军相比,这个结果……已经称得上是惨烈了。

也因此,在他们逃生的过程中,甚至没几个人开口说话。压抑沉重的情绪弥漫在每个人心中。

“我……我应该拉着卡尔一起跑的……我真没用……”想到自己在逃跑时的狼狈模样,又想到坍塌发生前就站在自己身边的战友,年轻人低下头,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脸。

“这不是我们能改变的事情。”法师又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膀,“你救下了自己的命,保存了一份对抗教会的力量。你已经做到了自己该做的事情。”

年轻人的身体颤抖着,但最终,他还是凭借着自己站了起来。

“……没错,教会。”

阳光下,残存的黑魇军从几个逃生密道口一点点爬出来。他们望着疮痍的大地,眼神中闪烁着悲痛和愤怒的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