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一章 国王的葬礼

在各路人马的推波助澜下,国王葬礼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全国。

各地人民无不愕然,他们没想到,国王的尸体居然真的被保存在黑魇军手上。无论如何,国王的死因民间已经争论了太久,终于可以在几天后得到解答,因此,不少人直接无视教会的禁令,启程赶往了寇斯特。

在攻打寇斯特失败后,教会下令,任何与黑魇军有交流的人都视为叛国。

但实际上,把这条禁令当回事的人已经不多了。王国军损失惨重,教会甚至派不出人来封锁寇斯特一带的交通,每条路上畅通无阻,人们想过去就过去。而现在教会的威信又严重受损,单单一条口头禁令,确实早就彻底失去了威慑力。

虽然从严格意义上来讲,目前王国还处于战争之中,寇斯特一带不怎么安全。但在黑魇社的暗中宣传之下,人们已经开始建立起一个印象教会已经穷日薄西山,离覆灭不远了。所以,人们都觉得教会肯定不会在这个时候主动进攻,他们已经不行了。

尽管本杰明在这时收到了一个隐秘的消息:

“王国军又开始征兵了?”

他挑了挑眉,心中其实没有太惊讶。征兵是必然的,为了补充战力和人手,黑魇军也开始了小规模征兵。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作为兵力雄厚的一方,教会忽然开始征兵,这说明他们雄厚的资本快要被耗尽了,他们被逼上了绝路。

可能等到王国军征兵结束,两个月时间内,教会就会与他们决一死战。

想到这里,本杰明感觉压力不小。不过……一切还得继续进行,千万不能露怯,否则让敌人察觉到寇斯特的内防空虚,可就大事不妙了。当然,与此同时,黑魇军必须尽快把战斗力恢复起来,准备迎接教会的拼死一搏。

而想要短时间提高战斗力,办法也就那么点。

于是,本杰明很快来到了城里特意划分出的法师研究区。

“可供普通人使用的符文兵器,这边现在能够生产出来多少?”他望着临时实验室里的莫里斯,这么问道。

莫里斯闻言,抬头答道:“就目前的生产量,拿来供应学院那支专属部队还是比较充足的,你用不着担心这个。”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本杰明摇了摇头,解释到,“我想让黑魇军也用上符文兵器,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短时间内把战斗力提起来,恢复之前的状态。”

莫里斯却摇起了头,说:“哪有这么容易?符文兵器的制作过程复杂,我这边人手又少,不可能额外再供应一支军队。”

“那……你们最多能额外生产多少?”

“一百五十人,这是我们的极限了。”莫里斯皱着眉头想了一会,无奈摊手道,“我们也没办法,符文兵器是消耗品,万一消耗完了,那他们跟普通人也没什么区别,想以此配备一支军队哪有这么容易?”

本杰明叹了口气,点点头,也不再要求什么。

能多武装一个就是一个吧。

他转身离开,找到兰斯,从黑魇军里挑了一百五十个精锐,让他们加入学院专属部队中一起训练。同时,他们还给这支划时代的军队起了一个新名字,叫符文战队。

时间一点点过去,很快,一个细雨蒙蒙的早晨,一排身穿白衣的士兵将棺木从市政厅缓缓抬了出来。

而在市中心的街道两侧,已经站满了各地赶来的民众。

“真的是……陛下吗?”

“天啊,真的是陛下的遗体!坊间都在传说是教皇杀死的陛下,难道这个消息是真的?”

棺木的上面是打开的,两圈鲜花的簇拥下,国王身穿华服,安详地躺在里面。靠着冰系魔法,尸体保存得非常完好,人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一时间议论纷纷。

乐队演奏着沉重悲伤的曲子,跟在棺木后面,随着队伍沿街哀悼。

而国王的棺木从哪里路过,哪里的人便停下讨论,低头默哀。即便霍里王国已经混乱至此,但是对于逝去的先王,他们心中还是异常尊敬。而如果国王真是死在了对抗教会的过程中,那就更加值得敬佩了。

就这样,士兵们抬着棺木缓缓前进,民众在瞻仰了国王的遗体后也无不默哀。队伍大概在城内巡回了两个多小时,他们走遍寇斯特全城大大小小的街道,将真相展示给数十万的国民观看,最后,又重新回到市政厅前的中央广场,缓缓停在了这里。

而在广场中,前几天刚被搭起来的一座高台上,本杰明拿着一份演讲稿,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伴随着棺木在高台便缓缓放下,乐队从后方散去,士兵则站立两旁,卫队一般排列整齐。寇斯特的民众跟着队伍,很快聚集到了广场中。所有人抬起头,望着本杰明,不知道他要说些什么。

本杰明环视众人一圈,点点头,缓缓开口:

“陛下,为了霍里王国的未来而牺牲,他是一个英雄。”

以这句话作为开头,很快,他用沉稳悲痛的语调,缓缓复述着格兰特杀死国王的场景:“当时,我带人刚从寇斯特逃出去,与陛下在城外那片树林中会合,结果,教皇就一路跟在我后面。他忽然现身袭击,招招致命,我以为他是冲着我来的,没想到他是冲着陛下去的……”

被魔法放大过的声音,不只在这片广场中回荡,更在整个寇斯特的天空中回荡。

这就是真相,他不需要编造谎言,也不需要添油加醋,每一个细节都从记忆里来,显得更加真实可信。听在赶来吊唁的民众耳朵里,整个广场一片静默,不少人都掏出手帕,悄悄擦泪。

说到最后,本杰明甚至走到棺木边,低头望着死去的国王,缓缓开口:“就是那里,那道伤口……教皇下起手来异常利落,直到现在,那里被圣光灼烧过后的痕迹还是这么鲜明。”

在棺木巡回全城的时候,他们就没有特意掩盖尸体上的伤口,因此,所有人也都心里有数了。

杀死国王的真凶……

忽然,一个突兀的声音从广场某处响起:“胡说八道!圣光痕迹根本不能作为证据,我早就听说,魔法学院早就偷学了神术,这很可能就是他们自己伪造的伤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