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四章 残忍

与此同时。

寇斯特的街道,一个身影裹在圣光内,正朝着码头的方向一路疾飞。

“站住!别跑!”

在那个身影的后方不远处,几个法师紧追不舍,而为首的正是乔安娜。一簇簇火焰像激射而出的子弹,从她身后的火焰双翼中迸发,瞄准了那个逃窜的圣光身影。

然而,那个身影的速度比法师们还要快上一筹,猛地闪向斜侧方,便把乔安娜的攻击尽数躲掉。

“哼……真以为我会怕你们吗?”圣光中的身影回过头,轻蔑地看了那几个法师一眼。不过,他又看了看自己怀中昏厥的女孩,没有停下来反击,而是加快了飞行速度,有如一颗流星,继续朝着码头的方向飞去。

法师们和他之间的距离,也渐渐地被拉开。

乔安娜见状,不甘地握紧了拳头。

“可恶啊……”

转眼间,他们追到了寇斯特的码头。码头连着无边大海,一排排士兵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在忙着检查出入船只。巨大的符文防御阵将海岸线的边缘罩住,一个法师守在那里,负责给通过检查的船只和人员打开通道,放他们进出。

当那个身影裹在圣光里朝他们冲来时,大部分人都有些愣神。守卫法师从座位上站起来,厉声质问道:“什么人?站住!”

神秘身影没有答话,而是笔直地撞向了符文防御阵。

守卫法师见状,下意识地施展起飞行术,准备履行他的职责,将这个不速之客拦下来。远处的乔安娜看见这一幕,连忙高声喊道:“快退开!你拦不住他的!那个人是教皇!”

清晰的声音传到每个人耳朵里,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

守卫法师也立刻停下了动作。

而在此刻,圣光中的身影也就是格兰特,此刻已经冲到了结界面前。他一边疾飞,一边伸手,忽然撒出了一大片十字架。十字架撒在结界之上,猛地炸开,像滚烫的油锅里扔下了一块肥肉,发出滋滋的杂音,那一小片的结界也随之剧烈波动。

紧接着,结界上被炸出了一个小口,格兰特从口子里一钻而出,消失在了茫茫大海。

乔安娜等人追过去,但最终,还是在符文防御阵边上停下。他们透过此刻已经消失的小口,望向空无一物的大海,搜寻许久,摇了摇头,露出不甘心的神情。

还是让他给跑了……

整个码头一片沉默,士兵们面面相觑,一时间有些无措。原本准备进出的路人更是懵了,望着格兰特消失的方向,隐约觉得,自己好像撞见了什么不该撞见的事情。

“怎么?公主殿下已经被他带走了吗?”

也就是这时,本杰明的声音忽然从上方传来。乔安娜等人连忙抬头,看见是他后,纷纷露出愧疚的神情。

“他……院长对不起,我们没能留住他,也没能保护好公主。”他们低下头,乔安娜有些气馁地说道。

本杰明闻言,循着码头望去,空气里还遗留着些许光元素异动的痕迹。然而,继续向前,这些痕迹在进入海洋范围后,便被磅礴的水元素彻底冲散,一点也找不着了。

他也无法追踪到格兰特逃跑的方向。

因此,收回目光,他叹了口气,转头朝着那几个法师道:“算了,他想出手你们肯定拦不住。这件事不能怪你们。”

“可是……”

“别多想了,回去吧。公主殿下的事情,我会想办法解决。”本杰明拍了拍乔安娜的肩膀,这么说道。而那几个法师虽然心有不甘,但听完后,也只能点点头,跟着本杰明一起离开了码头。

码头重归平静,只是码头上的人们却仍旧没有平静下来。士兵们深吸一口气,努力恢复冷静,继续之前的出入检查,而来往的人们则是止不住地窃窃私语起来,想必不用几天,刚才的景象便会传遍全国,传进每一个有心人的耳朵里。

如果黑魇军不准备封锁这个消息的话。

事实上,本杰明在回到市政厅后,便马上拒绝了莫里斯提出的“封锁消息”这个建议。

“可是……如果这个消息传出去,对我们肯定是不利的。”莫里斯却继续劝道,“人们会质疑黑魇军的实力,也会质疑符文防御阵的安全性,这一切对我们正在上升的威望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我们又不是教会,消息传出去,像封就能封得住吗?”本杰明摆了摆手,说,“别担心,我另有打算。”

说完,他便转身进了属于他的专用办公室,留下莫里斯在大厅里,一脸困惑。

五分钟后,精通念术的两姐弟被人找了过来。

“法师大人,我刚刚听说,公主殿下被教会的人给劫走了?”少女刚一进来,就这么问道。然而奇怪的是,他们两姐弟脸上的表情却平静得很,可能有些意外,却看不到多少惊慌。

本杰明则冷着脸点了点头。

“那……是不是该我们动手了?”少年又问道。

本杰明没说话,还是点头。

于是,两姐弟也心领神会地点头,没有多说一句话,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这天夜里,霍里王国流言飞窜。大多是关于今天上午国王的葬礼,但发生在下午码头边的“小插曲”,也像湖面的涟漪一样悄然荡开,成为了人们暗地里谈论不止的话题。上午的葬礼上公主才现过身,下午……就被教皇给劫走了?初听,几乎没人愿意相信如此戏剧化的剧情,然而故事里那绘声绘色的细节,也让他们不得不郑重考虑。

所有人都很想知道,公主殿下现在的到底在哪?是不是真的被教会给带走了?

一般情况下,这种流言需要漫长的时间才能得到验证,比如国王的死因,隔了这么久,直到今天才真正大白于天下。然而这次,有些出乎人意料的是,这则流言被印证得特别早。

次日清晨,有人在海文莱特的王宫门口前,看到了痛哭不止的女仆和吊死在门口的公主。

据女仆所说,公主被救回来后一直在哭,精神萎靡,不肯吃东西,口里总是念叨着“父王”之类的词。她照顾着公主直到深夜,好不容易把人哄睡着,便自己靠着墙边眯了一会。而当她再醒过来,床上的公主已经不知所踪。

没有人知道公主是怎么绕开警卫,跑到王宫门口的;也没有人知道,才几岁的小女孩脑中为什么会有自杀的念头,但……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女仆撕心裂肺的恸哭像鸦啼一样响彻内城区,士兵惊慌出动,人从睡梦中惊醒。清晨的蒙蒙细雨中,全王都的民众见证了这一幕公主像钟摆一样挂在王宫大门,凌乱而依旧漂亮的金发下,舌头伸得老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