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五章 彻底消灭

本杰明的脸在那一刻露出笑容。

“你……你在笑什么?”该隐虽然看不见对话框,但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对劲,皱眉问道。

本杰明抬起头,缓缓开口,神情再一次变得胸有成竹:“我在笑你的愚蠢。这个世界根本没有神,你却自己把它幻想出来,将七千年的时光全部浪费在了一个虚无的谎言上。”

说着,他按下了确定键。

对话框消失,紧接着,一个绿色的360界面浮现在他眼前。正在删除的小框已经启动,而它的进度条,也开始一点一点地增长起来。

而此刻,该隐甚至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胡说!是神将魔法的力量赐予人类,这片意识空间的存在就是最好的证明。”他这么反驳道。

“魔法跟神一点关系都没有。”本杰明摇了摇头,删除已经开始,在等待进度条走满的这段时间内,他反而变得悠闲起来,缓缓开口道,“魔法的产生是因为元素位面。元素位面与我们的世界重叠在一起,其中的生物投影在我们的世界,形成了元素。而我们也在元素位面影响下发生变异,拥有了精神力,魔法也随之产生。”

该隐听着他的话,忽然露出不屑的神情。

“哼……胡言乱语,你不过是又想拖时间罢了。就在卡尔村外的山上,神亲手将魔法赐予我,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是吗?”本杰明发出一声轻笑,“这么说来,你应该见过神本人了?他长什么样子?多高多胖?头发什么颜色?神出现的那天是早上还是下午,他穿的是长袖还是短袖?”

该隐闻言,露出迟疑的神情,没有马上说话。

本杰明则是一摊手,说:“漫长的时光,记忆很容易模糊。而你作为亡灵,很多记忆其实丢失在了死亡的那一刻。所以……你根本就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学会的魔法!”

瞬间,该隐的脸色变得铁青。

“……你在嚣张什么,那两台机器只能救你一次。”他忽然挥手,再次凝聚出几枚冰针,对准本杰明,“回去那片幻境,将这副躯壳献出来,才是你现在应该做的事情。”

本杰明却露出看疯子一样的眼神,怜悯地摇了摇头。

“找一对兄弟,一人附身一个,然后两兄弟一起在山上自杀……就算这世上真的有神,又怎么会下如此愚蠢的命令?”

而这时,进度条刚走了四分之一,还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所以该隐也没有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他只是被本杰明的话再一次激怒,眯起眼睛,灰白的胡子一抖一抖的。

“愚蠢?你管这叫愚蠢?”他带着怒气开口,“这是我们的灵魂在亡灵世界飘荡了两千年,历经无数苦痛折磨,才终于从神手中求来的一丝宽恕机会。你一个异界人,有什么资格对我们评头论足。”

本杰明挑眉,嘲讽地反问道:“这么说……神又朝着你们显灵了?”

“没错!”该隐的语气极为肯定,“我们尝试了上万次穿越边境的方法,但是作为亡灵,我们永远都不可能跨越生者与死者的分隔线。直到那天,一束神光从天而降,笼罩住了我们的灵魂。我们听见圣洁的声音从天空中传来,随后,当我们回过神,便已经重新回到了生者的大陆。”

本杰明哈哈大笑。

“这跟疯子臆想出的幻觉有什么差别?”他摇了摇头,说,“一道深渊而已,又不是多难跨越的地方,两只亡魂意外飘过来,用得着‘神’专门帮忙吗?还一道神光……你们确定不是太久没有见过阳光,所以把见到的第一束阳光当成了神光?”

“你……”该隐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而这时,进度条也走到了一半多,忽然,一股隐秘的波动从该隐身体内部传出来。顿时,该隐的神情一变。他左右张望,只见无数细小的二进制编码于虚空之中浮现,化作一条条光纤,再次将该隐缠绕了起来。

随后,一道由数据构成的雷光,从意识空间的高空落下,狠狠地劈在该隐身上!

该隐的身躯直接被劈得虚了一半。

“这、这怎么可能?”他有点被劈懵了,愣在原地,甚至忘了要防御。

本杰明也看着他,发出一声冷笑。

“很可惜,你似乎小看了那两台破烂机器。”

“可恶的机器,为什么总司不肯安分下来……”该隐回过神,仓皇地伸出手,想召唤出金色的符文。可是这次,符文刚从他掌心成型,不知怎么就瞬间散去,完全无法为他抵御数据流的冲击。

就像本杰明一样,他忽然发现,自己的力量完全调动不起来了。

意识道这一点,他抬起头,眼中满是愤怒:“你……你这个卑劣的小偷!”

“这可跟我没关系。”本杰明耸了耸肩,无辜地道,“是系统干的,它才是最坏的那个。”

“不……神的意志我们还没有达成,我、我不能死在这个地方……”该隐却像没有听到一样,自言自语着,又开始一遍遍地尝试。他凝聚出符文,然后符文消散,周而复始,毫无作用。

而在这个过程中,他脸上的神情从愤怒惊慌,一点点变成了绝望。

本杰明漠然地看着他:“承认吧,根本就没有什么神意,你们只是以这种理由来欺骗自己,好让自己心安罢了。”

“不,神……神是存在的!”

“你却没有任何切切实实的证据。”

“我有证据。”该隐被困在数据流中,此刻已经放弃了反抗,用空虚的眼神望着本杰明,“七千年前的那一战……那是我记得最清楚的画面。当时,就是神终结了我们之间的战斗。”

本杰明闻言,皱了皱眉。

“……那一战?”

“是神。”该隐迟疑着开口,神情在坚定与茫然之间不断游移,“战斗进行了两个小时,当我终于取得胜机,要用火焰贯穿亚伯胸口的时候,忽然间,整个世界都震颤了起来。我们兄弟相残的行径终究惹怒了神,天空忽然浮现出裂痕,狂风、陨石、雷鸣声响彻整个山谷……那是所有人都未曾见过的景象。随后,可怕的火焰命中了我们,我们还未来得及分出胜负,就被彻底抹杀。而整座神弃山谷,也坠入空间裂缝,成为一片死地。”

本杰明听完,摇了摇头,还是用一种可悲的眼神望着该隐。

“那根本就不是神祗显灵。”他缓缓开口,“符文魔法会引起元素天灾,这一点,你们当时应该还没有注意到吧?大量的法师聚集在神弃之谷,长时间交战下,导致了元素的大规模紊乱,最终,史上第一起恶劣的元素天灾产生,将整座山谷送进了虚空。”

该隐愣住了。

“元素天灾……”

“没错,有一个很古老的法师组织,魔法几千年来的发展史都被他们记录了下来。”本杰明摊手,“他们来见我的时候……你没有这方面的记忆吗?看来当时,留存着这份记忆的是系统。”

该隐却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愕然地站在原地,任由数据流把他越冲越淡。

或许,他也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世界这么大,兄弟相残、弑君、**……背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就算真的有神,他也管不过来这么多罪恶。”本杰明冷冷望着该隐,说,“所谓赎罪,你也只是软弱,不敢面对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所以才靠着祈求神的宽恕来让自己好受一点罢了。”

“我……我不是软弱……”

“那你敢不敢承认,是你没有处理好兄弟间的关系,是你导致了部落的分裂,是你害死了自己的亲生弟弟,是你害死了那些神弃之谷的族人?你身上永远背负着这些东西,没有任何一个神可以赦免你?”

“我……”该隐语塞,神情忽然变得悲痛,“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你以为自己的手有多干净吗?我告诉你,你这一路干过的肮脏事,我可记得清清楚楚!”

“是啊,我知道自己不干净,但我不后悔。”本杰明面不改色,“此后两百年,世人会将我当成圣人,顶礼膜拜;再过两百年,他们可能又会把我当成罪人,朝着我的坟墓唾骂;之后再过两百年,他们或许会争论我的所作所为,没人敢下一个定论……无论如何,我不会编一个神出来,用这种虚伪的借口麻痹自己。”

该隐无言以对。

本杰明则接着道:“况且……就算真的有神,也轮不到他来审判我的是与非。”

伴随着他的话,进度条走到了百分之百。随即,又一道数据构成的闪电,笔直落在该隐头上。那一刻,该隐被闪着光的数据流环绕,虚化得就像一团轻烟,幽灵的形态暴露无遗。

他望着本杰明,复杂的神情中闪过绝望与不甘,开口像是想要说什么。

下一秒钟,他消散在了意识空间的黑暗中。

“……结束了?”

本杰明长舒一口气。360的界面已经消失,而围困着他的牢笼也随着该隐的消亡,一同化作点点荧光。那一刻,整个意识空间再次朝着他涌来。水元素、符文、精神力……本杰明伸出手,感受到魔法的力量再次充满了他的灵魂,甚至比之前还要强大。

然而,他却有一种强烈的陌生感。

“这是……我是……”他眯起眼睛,抬起头。

那种感觉,就好像他第一次穿越的那天,茫然、困惑、迷失……现代世界的回忆忽然变得极为鲜明。哪怕已经过了好几年,他回想起昨天,好像自己都还在加班一样。

而在这个世界中的回忆则带上了一层不真实感,像老电影的画面斑驳发黄,而且变成了第三人称的视角。

“……我是顾北。”他终于回忆起来,那个被屏蔽掉的名字。

不过,揉了揉脑袋,他先把这件事情扔到一边,转头张望着整片意识空间。他看到了水元素精灵,远远地飞在一旁,用新奇的眼神望着他。他也看到了符文星图,在意识空间的上空熠熠生辉。

然而……他还是没有找到那些滑稽。

“喂!出来!”他马上喊了起来。怪异的感觉充斥着他,他有问题要问。

没有回应。

“喂!别躲了,我有话要跟你说。”他没有气馁,接着喊道,“你放心,刚刚你救了我,不管你说什么,这次我都绝对不会欺负你!”

还是没有回应。

顿时,他愣在原地。

水元素精灵小心地靠过来,在他身边飞了两圈,露出不解的神情,很快又飞远了。

之后大概有半个小时,意识空间内都回荡着嘶哑的呼喊。可不知道为什么,这里还是感觉安静极了。合成字符一闪一闪、水元素涟漪点点……一切都很正常,按照它们既定的规律来来去去,好像它们可以维持一千一万年也不改变。

最终,他瘫坐在地上。符文星图落下淡淡蓝光,照出一张难以置信的脸。

“……真的……没了?”

虽然是自言自语,但仍旧让他的嗓子又痛了起来。

他一遍一遍地扫视意识空间,一遍一遍地失望而归。该隐消失了,连同整个系统一起消失了。从前,他能在那些滑稽身上感应到来自元素位面的微妙气息,但是现在,那股气息已经彻底从这个地方消失。

安静得不像话。

他忽然连着做了几个深呼吸。水元素汇聚,蓝光闪烁,治愈的雨丝落在他身上,好像也没有让他好过一点。

他只是第一次意识到,原来蓝色是种冷色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