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一章 陨落

格兰特颤抖着的嘴唇动了动。

他伤得太重,在这种情况下,说不说得出话来都不知道事实上,顾北只是感觉自己需要说点什么,所以问了出来,并不是真的打算让格兰特回答。

一枚冰针浮现在他手中,他准备给格兰特一个干净的死法。

可就在这时,格兰特浑身是血的身子又猛地抖了抖。他瞪大眼睛,像个绝症晚期的病人,死死盯着顾北,眼神中溢满了对生的渴望与挣扎。他开口,痛苦地说:“别……别杀我。”

顾北闻言,耸了耸肩:“立场如此,你就认命吧。”

“你真的认为……杀了我,一切就会结束吗?”格兰特却忽然平静下来,用断断续续的声音说,“你……你不知道教会是如何走到今天的,你不知道那些秘密……你或许可以将我们暂时消灭,但是总有一天……我们还会回来的。”

“那又如何?有新的冒出来,我们就再干掉。”顾北眯起眼睛,冷哼一声,这么答道。

“不……你不明白,真正教会还隐藏在这片大陆上,暗中观察着一切……”格兰特却不死心,“你们……你们以为我们死了,法师的好日子就会来了吗?我告诉你,等魔法走到禁忌的那一步,他们会出现的……”

顾北听到这里,皱眉想了想,说:“你是在指法师传承会吧?”

格兰特本来还想说什么,却一下子愣住了。

“不好意思,我早就跟他们见过了。”顾北见状,摊手接着道,“我知道他们源自古代教会,也知道他们一直在暗中记录着一切,但是……省省吧,他们不会跑出来复兴教会的。事实上,里瑟家的老夫人也是法师传承会的成员,她不会帮你们报仇的。”

格兰特脸上再次浮现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是……奶奶?”

“是啊,她是一个法师,现在还过得好好的。”顾北点头,“很尴尬?不过你放心,她暂时失去了所有记忆,所以对你犯下的罪行也没什么感觉。而等她恢复记忆的时候,你尸体都凉了,也用不着再面对她。”

“……我犯下的罪行?”

顾北叹了口气,说:“你大概也不想提起这件事,没关系,我马上就结束你的痛苦。”

说着,他控制着冰针对准了格兰特的心口。

“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你……”格兰特却在这一刻忽然激动起来,痛苦地吼道,“是你闯出来的祸!我能怎么做?克劳德……是他咎由自取!他从来没有把我看作他的儿子。他只是……一个懦夫。”

如果是本杰明听到这番话,或许会气得揍他一拳,但顾北听到……最终,他摇了摇头。

“能说出这种话来,我还是高估了你的良心。”

“你没有资格指责我。”格兰特却摇起了头,眼中满是愤恨,“你才是他的儿子,哪怕你从前再无能,哪怕闯下再大的祸……而我呢?不管我做得再好,不管我再有天赋、平时如何听话乖巧,他都不曾将我正眼看待……我只是他在教会面前的争宠工具罢了。”

“得了吧。”顾北有些听不下去了,“你小时候的待遇还不够好?就别在这犯矫情了。”

格兰特还在摇头:“你说为什么?因为那些待遇都是我挣来的!在我出生前,里瑟家族濒临破产,不得不变卖封地,搬出王都……你以为他是怎么爬到公爵这个位置上的?你以为他那个性格,是怎么在贵族圈子里混出来的?我为这个家族带来了一切!可是无论在什么时候,他嘴里念叨永远都是你的名字,本杰明昨天又干了什么,本杰明今天又如何如何……”

说到这里,他的鼻子皱起来,眼泪混着鲜血留下:“他把你视作儿子,而把我……视作怪物。”

顾北皱了皱眉。

“……他总是提起我,难道不是因为我常常闯祸,需要被关注?”

“那我呢?”格兰特闭上眼睛,“我做得再好,都没办法从他身上获取半点关注,而只要犯上一点小错,他就会用那种目光斜眼看着我。这公平吗?好的人就要一直好,不能有一点瑕疵,所有人都把这当成理所当然。而差的人就无所谓,只要忽然干成一点点事情,都能让人刮目相看。”

顾北闻言,摇了摇头,说:“那是因为他对你有更大的期望。”

“他对我的期望就是乖乖讨好教会里的神父和主教!”格兰特再次变得歇斯底里,“因为……他知道,在内心深处他也能感觉到,我和一般人是不一样的。我永远无法达成他对于一个儿子的期望,所以,他只把我当作一个工具,一个令他蒙羞但又不得不依赖的工具!”

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凝固。

“所以……这就是你杀死自己亲生父亲的理由?”

“因为我累了。”闻言,格兰特低下头,脸上的神情固执极了,“他不把我当成儿子,我为什么要把他当成父亲?我受够了小心翼翼地当一个好人,为了里瑟家族,牺牲了那么多东西,每天在教会学校里度日如年,忍受那些喜怒无常的主教,忍受老师的猥亵,甚至还要想尽办法讨好他们。而回来之后,我又要接着当那个完美无缺的天才贵族,包括你,你在外面闯了什么祸也要我收拾,最后却连一句感谢都得不到……我累了,我真的很累。”

“……”

顾北没有说话。

平心而论,他不是本杰明,没有必要在这里跟格兰特说这些。敌人就是敌人,就算双方曾经还有那么一点兄弟情谊,那些情谊也属于里瑟两兄弟,而他姓顾。

只是……他不仅仅寄宿在本杰明的身体里,同时也寄宿在他的人生中,有些东西也很难说清楚了。

那枚冰针还停在格兰特心口半米远,迟迟没有发射,而格兰特也因为失血看上去更加虚弱。顾北眉头紧皱,他很难想象,如果本杰明没有死,而是按照该隐和亚伯的剧本走到了这里,走到与格兰特彼此对峙的地步,场面又该会有多纠结。

“你知道吗?我恨这个所谓的天才头衔。”沉默之中,格兰特深吸一口气,再次开口。

顾北还是没说话。

于是,格兰特继续道:“从小,周围的所有人就将我视作异类,他们是没有瞧不起我,但也同样把我隔离出了那个世界。我想尽办法融入,我学着其他贵族子弟一样聊天说话、跟他们一起做傻事,可是没用,哪怕我再怎么用力,在其他人眼中,我永远是一个眼高于顶的天才。”

“而我……”说到这里,他闭上眼睛,哽咽了一声,“我只是想像个普通人一样。”

“普通人的生活也未必有你想得那么好。”顾北发出一声冷哼,道,“起码,在这场漫长的战争中,已经有不知道多少普通人死去。”

“所以……我们可以结束这一切。”格兰特闻言,睁开眼,直直地望过来,“今天之后,教会不复存在,我不会再与法师作对。如果你还不放心,可以摧毁我的精神力,或者破坏我意识中铭刻的符文,让我从此以后再也施展不了任何神术。总之……我已经不想再当教皇,请你……放我一条生路。”

“摧毁精神力?你会变成一个傻子。”

“那也好过我从前的生活。”

说完,格兰特闭上眼睛,像是在等顾北作出抉择。他身边剩余的一点圣光已经散去,整个人彻底放空,血迹斑斑的脸庞看上去格外苍白。

顾北看着那张和自己颇为相似的脸孔,神情终究还是出现了变化。

沉默半响,他长叹一口气。

冰针一闪而过,穿透格兰特的心脏。下一秒钟,格兰特带着难以置信的神情睁开眼,望向顾北,眼中充满的不是震惊,而是不甘。

“来世做个普通人吧……如果真的有来世的话。”

顾北开口,一边说着这句话,一边将冰狱术散去。

锁链虚影化作漫天的蓝色光点,像萤火虫一样逸散,魔法的浮力也随之消失。他望着格兰特倒下,望着他的左拳松开,被血染红的手心里藏着一个刚刚成型的神术符文。

失去了主人,符文在它刚成型的瞬间便开始消散,似乎还有些不舍,像点点星光,从格兰特手掌的缝隙中缓缓流失。

尸体从百米高空直直地坠落。

那一刻,下方的广场一片哗然。

“结、结束了?”

当地村民闭上眼睛,就连两军的士兵都有些人移开了目光。所有信徒齐刷刷地跪在地上,头埋得极低,隐隐传出恸哭声。他们从全国各地赶来,只为了见证教会的葬礼,却没有人敢睁眼注视真正的过程。

随后……

扑!

一声闷响,一些粘腻的固体液体四处飞溅。

广场陷入了死寂。

而在天空中,顾北的目光没有一直跟着格兰特尸体落地的那一刻,他忽然扭头,望向远处。阳光穿透云层,稀稀拉拉地照在山路上。喧闹的鸟群从林间升起,逆着光飞过,匆匆消失在视线尽头。

王国大地一片辽阔,平静得就像将死的老人,平静得就像初生的婴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