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二章 王国十年

玛吉克建国第十年,春。

“……就这样,他们在世界之巅结束了最后一战。邪恶的教皇被打败,在魔法下化作飞尘与沙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而真正的英雄逆光而去,消失在彼岸的云端。”

浑厚深沉的独白,在每一个人耳边响起。

紧接着,灯光一点点收束,平缓忧伤的小提琴声奏起。几秒钟后,剧场里响起了雷动的掌声。

掌声结束,舞台的帷幕彻底拉开,灯光也亮起来,演员们一个个谢幕。时间是晚上八点,又一场演出在弗尔欢乐大剧场结束,很快,观众们从大门离开。可以看到,大门左右两边的墙壁上贴满了海报,海报的标题“王朝”,后面跟着一串宣传语:“改编自真实的历史事件,十年来最受欢迎剧作,再度上演,不容错过!”

门外,则是海文莱特外城大道。

正在进行中的庆典,让这一带看上去热闹极了。

街道上挂满了一串串花灯,元素在灯管中发出红的绿的鲜艳的光。人群来来往往,大人领着小孩、情侣牵着手……王都人民沉浸在节日般的喜悦中,一路上的符文霓虹灯牌将他们映得色彩缤纷。

剧场的观众在看完演出后,兴致勃勃地涌入街道。大部分顺着人群继续游玩,或者走向邻近的酒馆餐厅,只有少部分人选择转身离开。

妮娜和珊迪则属于那少部分人。

这对姐妹远离人群,推着骑来的自行车,准备回家了。

“好可惜,今天可是女王陛下的生日,错过今天,想再参加庆典就只能再等一年了。”珊迪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熙攘的人群,不舍地说,“姐姐,我们再多留一会不行吗?”

“不行!”妮娜却板着一张脸,毫不犹豫地说,“赶紧回家吧,明天六点你就得起来,否则……万一赶不上报道时间,王都魔法学院不要你了,你怎么办?”

“好、好吧……”

想到好不容易得来的求学机会,珊迪扁了扁嘴,最后朝着人群望过一眼,还是转身,坐上了自行车的后座。妮娜又确认了她几眼,便踩下踏板,骑着自行车,沿着小路往城外驶去。

路上,珊迪扶着姐姐的腰,却一直低头没有说话。

“……怎么了?还在难过吗?”大概行驶了十分钟,妮娜有些心软,回过头来,“我也没办法啊,你能被王都魔法学院录取,这是多少人都求不来的机会。庆典明年还有,但能进入那里学习魔法,对你来说太重要了!”

珊迪回过神来,摇了摇头。

“没有,我不是在难过那件事。”

“那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刚刚的剧情。”珊迪揉了揉有些发红的眼睛,说,“我是说,那个故事……真的就这样了吗?教会被打败了,可是之后呢?我总觉得……我总觉得有点难过,好像它不该就这么结束。”

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郁结,让她一时间难以释怀。

妮娜叹了口气,安慰道:“你别放在心上,它只是改编自我们玛吉克的建国历史,很多地方都有出入,不要太把它当真了。”

“但……很多地方还是一样的吧?”珊迪马上道,“至少,就像最后那个独白讲的一样,没有人知道本杰明·里瑟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就连我看过的历史书上都没有记载。你说,他到底会去哪啊?”

“这个……”

妮娜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闭上嘴巴,闷头骑车。橡胶轮胎在凹凸不平的路面上摩擦,自行车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声。

出了城门,一路向西,在大约半小时后抵达了目的地槐树墓园。这是建国后才新修建起的墓地,因为魔法技术的飞速发展,新王国建立后,很快开始了城市内部的改建。而为了兴建工厂,需要腾出大量空地,所以墓地外迁也成了其中的一环,王都城外的槐树墓园则是由此而建。

妮娜从车上下来,改骑为推,推着自行车和自己的妹妹向墓园内走去。

“等我成为了法师,一定在城里买套房子,把你接出来,免得你还要住在这种地方。”珊迪朝着阴森森的墓园望了一眼,忽然这么说道。

“说什么呢?”妮娜闻言,笑了笑,“墓园总得有人来看守,这是我的工作,不工作哪来的钱供你吃穿上学?况且……这里环境不是挺好的吗?很安静。”

珊迪气馁地摇了摇头,不过,没再说什么。

这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墓园里黑漆漆的,一个人都没有,只听得见吱吱的蝉鸣声。政府似乎有在园里安装路灯的打算,可惜碍于人手和精力,一直没有付诸实践。于是,妮娜也只能从自行车后座拿出提灯,按下开关,用微弱的白光将前路照亮。

二人借着微光向前走去,光芒暗淡。珊迪抱怨了几句提灯的符文核心该换了,妮娜却只是摆手,随口搪塞过去。

正当她们闲聊不止的时候,忽然,前方的拐角浮现出一个人影。

妮娜被吓了一跳,但当她看清楚那个人影时,她却松了一口气。

“晚上好,先生,您又来献花了吗?”

对方戴着一顶牛仔帽,样子有些沧桑,在漆黑的夜路中也没有打灯。他整张脸都被帽子遮了大半,看不清楚模样,不过,两姐妹都认得这个人这人有个朋友就葬在槐树墓园,所以经常过来祭奠。

不过,他时间老是选得很怪,每次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出现。

妮娜也觉得很不解,可至于理由……她之前就问过了,对方的回答很简单:“晚上人少,安静。”

对方都这么说了,她也不打算追问。三年前她们从山里搬出来、住到王都一带,她也在槐树墓园待了有一年半了,一年半的守墓,让她学会了墓园里的故事别多问。

“嗯,闲得无聊,就过来看看。”

对方这么答道,没有多聊的意思,点了点头便与她们擦身而过,自顾自地朝着墓园外走去。

真是个怪人……

妮娜在心中想道,但也没有停下,继续推着车子和珊迪往前。走了又大约二十米,她们看到前方不远处,某块墓碑前被放了一捧白花,花瓣上还沾着露水,湿气浓郁,显然刚刚才被摘下,送到墓前。

她们并不意外,那个怪人每次都会把花放在这里。

不过,与其他墓碑不同,这块墓碑很简单,上面没有任何死者的生平,甚至连姓氏都不知道,只是写了一行字“迈尔斯之墓”。

真是神秘啊……

手里的提灯又闪了闪,显然里面的符文核心已经走到了它的寿命尽头。妮娜见状,连忙加快了速度,三步并两步,赶在提灯彻底熄灭之前,回到了她作为看守者的小屋。

进屋开灯,打开收音机,听着音乐声伴随着呜呜的元素杂音飘进耳朵里,妮娜瘫在床上,松了一口气。

“明天记得去城里买一个新的符文核心,别再拖了。”珊迪一边把自行车停在房间角落,一边这么说道。

妮娜点了点头。

忽然,她从床上坐起来,摸了摸摆在床头的魔力枪和护身符,随后感觉安心不少。虽然槐树墓园一直没出过事,她也没真正朝着谁开过枪,但这两样东西已经成了她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没有它们就难以安心。

无论如何,她好歹也是这里的守卫啊!

正在妮娜有些出神的时候,珊迪忽然来到她身边,在床上坐下,拍了拍她的肩膀。

“姐姐……”

妮娜回过神来:“怎么了?”

“王朝……就是那部剧作的名字吧?”珊迪迟疑了一下,说,“里面的事迹究竟是从哪里来的?难道真的都是剧作者自己编出来的吗?历史书上记载得没那么详细,可是,很多地方都感觉特别真实。”

妮娜耸了耸肩,道:“我也不清楚,但是十年前,国内据说还存在着很多游吟诗人。他们将当时发生的大事编成了一首又一首的歌谣,最后,剧作者把这些歌谣收集起来,写成了我们在剧院里看到的故事。”

珊迪闻言,点点头,又叹了口气。

“又怎么了?”妮娜追问道。

“我也……说不清楚。”珊迪皱眉,像是在仔细感受心中的滋味,然后试图用语言将它表达出来,“明明是个很圆满的结尾,所有坏人都被打倒,新的国家建立起来,所有东西欣欣向荣,人们终于可以幸福平稳地生活,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再看完之后,却觉得有点难过呢?”

妮娜闻言,嘴角微微弯起,伸出手,在珊迪的头上摸了摸。

欢快的吉他声从收音机里传出来,曲调充满律动,是那种听了就会让人想要跳舞的旋律。房间的墙壁有些泛黄,元素灯的光也黄澄澄的,将二人的影子在墙壁上映得老长。

妮娜温柔地凝望着自己的妹妹,开口:

“我也不清楚,但是可能……写到结尾,作者自己也有点难过了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