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丽莎白篇

伊丽莎白缓缓放下了手中的报告。

“新帝国联盟那边……还是不肯松口吗?”

王宫大厅宽敞明亮,她坐在王位上,叹了口气,将报告递给一旁的侍者,这么说道。

大厅下方,鲜红的地毯一路铺去,上面站着几个恭敬的人影,看着都不年轻。这几人穿着官员的制式服装,抬起头,露出或无奈或愤怒的神情。

其中一个上前道:“我们甚至派人与弗瑞登还有卡瑞特斯私下沟通了,他们的态度完全一样,几乎没有离间的可能。”

顿时,伊丽莎白感到一阵头痛,闭上眼睛,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事情越来越棘手了。

弗瑞登、伊科尔、卡瑞特斯……自从新帝国联盟建立,这三国的联系变得越来越紧密,统一战线,甚至都有了重建帝国的趋势。可是伊丽莎白清楚,一旦帝国重建,己方受到的压力将会骤增。

玛吉克还是个新国家,根基未稳,很难与他们抗衡。

倒不是说双方一定要敌对,至少建国以来,他们与新帝国联盟的关系都称得上是良好,彼此建立起了贸易关系和魔法技术的共享。事实上,如果不是莎兰群岛的发现,他们可能现在还亲如一家。

但……莎兰群岛,又是他们很难放弃的资源。

“他们凭什么这么理直气壮?”下方一个将领气不过地道,“我们的船队先发现了那片群岛,那个地方就应该属于我们,他们不应该跟我们抢。”

“有什么办法,我们只比他们早登陆了十五分钟。”边上的官员叹了口气,摇头道,“况且……岛上发现了不少重要资源,光拿这个理由说事,他们肯定不会认同。”

“所以就这么拱手把群岛让给他们?”将领马上反问。

也有人附和道:“是啊!你们难道忘了,我们究竟在海上牺牲了多少人力物力,才终于找到的莎兰群岛?”

一时间,大厅几人各有想法,忍不住争论起来。伊丽莎白见状更是一阵心累,摆了摆手,把他们叫停,缓缓道:“行了,你们下去吧,另外……替我将魔法学院的主任请过来。”

闻言,众人也只得闭上嘴巴,行礼过后,转身离开。紧接着,一旁的侍者也被打发走,偌大的王国正厅,只剩下伊丽莎白一个人。水晶吊灯缓缓旋转,将她的影子照得有些孤单。

大约十分钟后,一个身影从王宫大厅的门外飞了进来。

“参见女王陛下。”

“不必多礼。”伊丽莎白连忙从王位上站起来,顺着台阶走下去,“瓦利斯大人,真不好意思。学院即将开学,你能从百忙之中抽出空来,我们非常感激。”

瓦利斯闻言,摆了摆手:“陛下多礼了,莎兰岛如何归属,这是远比开学重要的事情。”

伊丽莎白并不惊讶:“看来……你也听说了这件事。”

瓦利斯点点头。

“事实上,不瞒您说,新帝国联盟在昨天已经与我们联系过。他们希望魔法学院能站在联盟的那边,帮他们争取莎兰群岛的所有权。”

“那……学院的态度是?”

“我们不站任何一方。”瓦利斯背着手,笑了笑说,“这是前代院长从一开始就定下的原则,学院的任务是钻研魔法,造福人类,不会成为政治斗争的工具。即便目前,我们的主要科研力量都聚集在王都的分部,我们也不会因此就偏向你们。”

伊丽莎白闻言,点了点头。

“我明白,只是这件事情一旦处理不好,甚至有可能会引发战争。”她盯着瓦利斯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战争,这也是魔法学院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吧?”

瓦利斯却依旧面不改色,微笑着道:“抱歉,我们不可能站在您那边。”

伊丽莎白闻言,失望地摇摇头,转身,又回到了王位之上。

然而,令她有些意外的是,瓦利斯却也没有离开。

“陛下,虽然我们无法站在您那边,但可以帮你们建立一个协商的桥梁。”他接着道,“战争是谁都不想看到的结果,万一引发大规模的元素天灾,这片大陆都会被毁掉。因此,我们希望玛吉克王国和新帝国联盟可以通过和平协商的方式,解决莎兰群岛的归属问题。”

伊丽莎白皱眉。

“那如果协商不成,谁也不肯退步呢?”

“无论如何,魔法学院会尽可能避免战争的发生。”

伊丽莎白坐在王位上,扶着脑袋,一脸疲惫,褪去那股上位者的气场。在良久的沉默后,她忽然叹了一口气,说:“如果……那个人还在的话,局面肯定不会变成眼下这样。”

瓦利斯闻言,摇了摇头,露出无可奈何的模样。

“院长……他已经消失了十年,您总不能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伊丽莎白也点头。

沉默了一会,她又道:“现任的院长大人呢?”

“还不是老样子。”顿时,瓦利斯露出苦笑,说,“三天两头的失踪,从来没管过事……前代院长失踪后,就只剩下她一个直系亲属了,我们那个时候也没有办法。况且,她曾经是一位实力强大的传奇法师,有能力担任院长。只是我们谁也没想到,里瑟家的人……真是一个比一个有个性。”

伊丽莎白闻言,也无奈地笑了笑。

忽然,一个侍者急匆匆地跑进来,打断了二人的对话。他先朝着伊丽莎白行礼,然后转头,说:“瓦利斯主任,那个……学院那边好像有事,在请您回去。”

瓦利斯有些意外,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陛下,开学在即,学院那边还有事情要忙。”他朝着伊丽莎白鞠了个躬,恢复公事公办的样子,“不好意思,我得先走一步了,陛下的事情就先这样,我们过几日再讨论。”

伊丽莎白见状,也只能摆了摆手。

“大人去忙吧。”

于是,瓦利斯转过身,从大门匆匆离开。而那位侍者也在此之后,被伊丽莎白打发出了王宫大厅。

整个大厅又只剩下她一个人。

她抬起头,环视空荡的王宫大厅,忽然长叹一口气。

不知不知觉……已经十年了。

四方墙壁和大门还依稀可见最初的模样,只是经过多年改建,装潢已经与曾经的霍里王国截然不同。忽然间,她感觉身心俱疲,束起的长发有几绺散落,从额头处搭下来。她试图将这些头发捋顺,最后反而弄得更乱,只能无奈放弃,感觉自己一定不像个女王该有的样子。

或许……或许本杰明说的是对的。

她也不愿意承认,但心中还是忍不住回想起当年的对话。

当初,她为了父亲的遗愿、为了静默学院的遗志,铁了心了要登上王位,却没想到王位背后意味着如此沉重的责任。十年过去,按照学院新颁布的评定标准,她的魔法水平停在四星,十年未曾动长进。

她甚至不记得自己上次冥想是什么时候。

纷繁的政务,都快让她忘了自己也是一名法师。或者说,当她成为女王的那一刻起,这个国家就不再需要她去冥想,而是需要她把毕生的精力都投入右手边那高高垒起的报告中。

伊丽莎白看着那堆报告,心中涌起一股生理性的厌烦。

也因此,她又从王座上走下来,缓缓走到了大厅中央。她顺着鲜红的地毯向外望去,春日的阳光和微风迎面而来,让她感觉稍微好受一点,但又让她有些恍惚。

这块地毯的颜色……很熟悉,和记忆里的那天是一样的。

她很难忘掉当时的画面。

就是在这座王宫大厅,就是亮红色的地毯,本杰明在彻底失踪前与她最后一次争辩有关王位的事情。当时这个国家还叫霍里王国,元素灯和符文能源车还没被发明出来,教会刚被铲除,民众沉浸在期待与不安中,不知道今后会走向何方。

事实上,说是争辩,本杰明当时的态度并不怎么坚决。伊丽莎白记得,那个人只是在听到自己的答复后,露出有些失望的表情。

“你真的想坐上这个王位吗?为了科林公爵,为了那些死去的静默学院法师……那你自己呢?坐上王位,从此以后你将失去自己的人生,法师并不适合当一个国家的统治者。”

“没错,我想。”

“这是你自己的意愿吗?”

“这是我自己的意愿。”

于是,本杰明没有再反对。

伊丽莎白记得非常清楚,当时,本杰明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忽然弯腰作出一个邀请的姿势。阳光从大门外照进来,就如今日一样,将他的轮廓勾勒得格外清晰。

“美丽的女士,请原谅我的失礼,可以请您与我跳一支舞吗?”

当时,伊丽莎白愣住了。

本杰明见状却微微一笑,收起姿势,转身,消失在门外耀眼的阳光下……

再也没有人见过他。

十年一瞬,伊丽莎白有些困惑。地毯的颜色和样式和当日相似极了,总是莫名让她产生一种错觉,好像那些事情都发生在昨天,好像她还充满干劲,没有被这十年的光阴在心里刻下深深的疲倦。

她望着大门外,一时间有些愣神,就像十年前……她以为本杰明很快又会回来一样。

随后,有人从门外走了进来。

“……陛下?”

伊丽莎白如梦初醒,再朝前看去,来的是她的侍女。

“陛下,里克将军求见。”

那一刻,明亮的元素灯光落下来,将伊丽莎白从记忆中唤醒。终于,现实向她涌来,再次将她淹没。冷硬的神情慢慢爬上她的眼角眉梢,她意识到,有些事情已经无法改变。

这是她的选择,况且……这十年来她做的还算不错。

玛吉克王国需要她。

于是,像是某种本能被唤醒了一样,她束起额间散落的头发,整个人绷得一丝不苟。随后,伊丽莎白重新坐上王位,顶着熠熠生辉的王冠,朝侍女面无表情地点头。

“唤他进来。”

她开口,威仪的口气十分熟稔,隐隐流露出十年累积的王者气度。

但她自己听来……又有一丝陌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