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歇尔篇

杰西卡最近认识了一个新朋友。

她刚满十岁不久,随着继父搬到王都北面的狭道附近,新修筑起来的公路旁,一家两口以开驿站为生。从王都再到珀尔湖旧址,来往的行人比几年前多了不少,但附近的住户仍旧只有一家,杰西卡孤单极了,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与她同龄的孩子。

也因此,当她发现“迈克尔”的时候,她高兴得就像得到了人生中第一盒糖果。

“乔治叔叔,我去跟迈克尔一起玩了!”

又把两个旅人迎接到前台,杰西卡回过头,朝着继父喊了这么一句,然后便飞快转过身,从后门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继父望着她消失的背影,忍不住叹了口气。

“你好,我们想要一个两张床的大房间,这边现在还有空余吗?”那两个旅人则是走上来,穿着有些神秘的斗篷,为首的红发女人笑了一下,朝着他这么问道。

继父回过头来:“……好的,请在这里登记一下你们的身份姓名。”

“没问题。”对方点点头,接过他递来的小本子,一边写,一边低声喃喃道,“乔安娜·霍尔、莱拉·怀特……大哥你不用担心,我们来路清楚,是新战法联盟的人,不会给你惹麻烦。”

继父接过本子看了两眼,又确认过乔安娜胸前的徽章,点点头,露出热情的笑容。

“几位欢迎光临,不用担心,我们这里还剩不少房间。”

顿时,乔安娜松了一口气。莱拉则朝着女孩消失的后门望过去一眼,随口道:“那个是你女儿吗?好活泼的小姑娘。”

“她是我继女。”继父又叹了口气,看上去有点无奈,“平时就比较顽皮,而且……她母亲才去世没多久,之后行为就开始变得有些奇怪,如果冒犯了几位大人,还请见谅。”

“我很遗憾。”莱拉马上道。

乔安娜却有点好奇:“怎么个奇怪法?”

“就是……她会跟空气说话。我们搬到这里没多久,她就宣布自己认识了一个叫‘迈克尔’的新朋友,天天待在后院那块,可你们也知道,这附近就我们一家人,我也从来没见过她那个朋友。”

闻言,乔安娜哈哈笑了几声,说:“自己幻想一个朋友出来,这种事我小时候也干过!”

莱拉连忙在后面戳她的背,提醒她不要失言,好在杰西卡的继父并不在意,而是宽慰地笑了笑,说:“是吗……我就是担心她出了什么问题,但看她好不容易高兴起来,又不忍心说破。”

“没事的。”乔安娜安慰道,“她只是因为没人陪她,有点孤单,等她再大一点就好了。”

继父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很快,他便转身,领着二人走上楼梯,把他们领进了客房内。客房看上去十分简陋,除了一扇窗户两张床外加一盏台灯,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不过胜在干净,两人也没有挑剔,笑着接受了这里。

吱呀一声,继父离开房间,关上门。乔安娜和莱拉则是在各自的床上躺下,终于可以放松自己。

“这次的任务真麻烦。”乔安娜感叹道,“又要去珀尔湖遗址……为什么我们十年了还是要给教会擦屁股?裂谷下面也不知道出了什么变异,老是有魔兽冒出来,杀都杀不完。”

莱拉不以为意:“还好吧,都是杀魔兽,到哪不是杀。”

“唉,毕竟十年前……总之不太想去那个地方。”乔安娜摇了摇头,忽然从床上坐起来,道,“你知道吗?据说就是这条路,当初院长第一次逃出王都走的就是我们脚下这条路。”

“好像是吧。”

“也不知道院长到底跑哪去了……我实在受不了那个新院长,上次见面,她竟然说我的头发像红色的风滚草。”

“习惯就好。”莱拉露出无奈的样子,“反正我们现在也不算学院的老师了,不至于天天见面,里面的学生才惨。听说她上个月才骂哭了三十多个学人,已经很友善了。”

说着,她也从床上坐起来,缓缓走到窗户边。

窗外是驿站的后院,看上去还算宽敞,晾晒着衣物床单之类的东西。而在后院边缘的一处空地上,她又看到了杰西卡那个把她们迎接进来的小女孩。

杰西卡一个人待在那里,手舞足蹈,看上去很兴奋。

莱拉却微微皱起了眉。

“关于那个假想出来的朋友……你真有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她忽然回头问道。

“怎么了?”乔安娜不解。

莱拉面色严肃,望着窗外独自玩耍的小女孩,缓缓道:“可能是我多心了吧,只是……那个小姑娘领我们进门的时候,我能够感觉到,她身上沾染了一丝微弱的亡灵气息。”

“亡灵?”

顿时,乔安娜的样子也变得认真起来。

她走到窗边,两人一同望着杰西卡。黄昏时分,驿站的后院看上去异常祥和,她们没能感应到任何不对劲。可一个小女孩在角落里自说自话的样子,看上去还是有些诡异。

就好像她真的在跟什么人说话似的。

“你确定是亡灵吗?”乔安娜多看了一会,迟疑着说,“生者的世界中,亡灵存在不了多久就会自行毁灭,也很少有东西能够跨越深渊,从那边过来……如果真有亡灵在这里活动,那它肯定不简单。”

“我只是感应到了一丝模糊的气息。”莱拉眉头紧皱,这么答道。

两人对视一眼,彼此眼神都异常严肃。最终,她们决定再靠近确认一遍。

走下楼梯,转入后院,乔安娜和莱拉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她们握紧各自胸前的吊坠,激发着里面的符文,在自己身边构筑起一层无形的精神力墙壁,保证自己不会受到任何幻觉攻击。

杰西卡正蹲在地上,手里摆弄着娃娃镜子之类的东西……

于是,二人收起严肃的表情,作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朝杰西卡走去。

“你们是……两位大姐姐,你们怎么过来啦?”杰西卡看到二人,愣了愣,很快露出灿烂的笑容。

乔安娜走在最前面,朝着她笑了一下。

“杰西卡,你在这边做什么呢?”

一边这么说着,她们二人一边探出精神力,朝着这个角落扫描而去。不得不说,后院的角落在黄昏下还真有点阴森,周围都是光秃秃的平地,可在杰西卡身后,一丛青草极为扎眼地在地里长着,茂盛青葱,有种微妙的不协调。

不过……她们并没有找到亡灵的踪迹。

这让莱拉的面色有些迟疑。

“我在和迈克尔玩啊。”杰西卡则是举起手中的骑士布娃娃,展示给两人看,高兴地说道。

“……迈克尔?”

二人对视一眼,面色古怪。

难不成……小女孩说自己最近认识的新朋友,就是这个布娃娃?

那是一个看上去还有两成新的娃娃,做工粗糙,只有一个骑士的样子,很多地方都能买到。而从娃娃身上,她们没感应到精神力的波动,也没感应到亡灵特有的死气,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娃娃。

莱拉也愈发不确定起来,因为之前她在小女孩身上嗅到的亡灵气息,这时候又消失不见了。

难道真是她的错觉?

上一次去亡灵世界,也是她十多年前的事情了。自从十多年前那次之后,巨大的骨龙便守在幽灵深渊边上,谁也进不去,导致学院对于亡灵的研究渐渐停滞,没人有机会再去接触亡灵。

因此,她确实不敢肯定。

“可以给我看看这个娃娃吗?”犹豫之后,莱拉这么问道。

“好啊。”杰西卡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莱拉接过布娃娃,与乔安娜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一时间,场面有些尴尬。杰西卡用好奇的目光看着两人,没办法,乔安娜只能厚着脸皮把娃娃还了回去。

“那个……很可爱的娃娃。”她硬着头皮挤出这句话。

“谢谢。”杰西卡露出笑容,接过娃娃,说,“对了,两位大姐姐有什么事?是房间不满意吗?要换房间的话去找乔治叔叔,不过要加钱的哦。”

“不、不用啦,我们只是随便逛逛。”

就这样,二人解除警戒,跟杰西卡又尬聊了几句,便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毫无疑问,小女孩只是给自己的娃娃起了个名字,并且称呼它为朋友而已,跟亡灵之类的东西压根没有一点关系。

她们的确是多心了。

“早点休息吧,明天一早我们还要赶路!”

夜幕降临,冥想过后,两人感觉疲倦极了,九点左右便早早熄灯,躺在床上,沉沉睡去。今天驿站里的旅客也不多,伴随着时间越来越晚,很快,整栋楼都安静下来,最后几个亮着的窗户也暗下来。

大约凌晨一点左右……

吱呀一声轻响,乔安娜与莱拉的房间门,被轻轻地推开了一个缝。

矮小的身影从缝里摸了进来。

这时,两人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没有一点警觉。门被推开的一瞬间,仿佛有种无形的力场覆盖了这个房间,空气微妙地有些泛红。那股力场降临在二人身上,让二人睡得比刚才还沉。

哪怕有人走到了自己床头,乔安娜也醒不过来。

“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

望着熟睡中的乔安娜,杰西卡右手举着削木的小刀,低下头,望着左手掌心中一枚磨损得很厉害的牙齿,这么问道。

牙齿一动不动,杰西卡却像听到了什么人的回答一样,脸上的神情变得更犹豫。

“可是……可是……我觉得她们不像坏人。”她纠结着说,“迈克尔,她们又没有真的发现你,不会威胁到你的。明天一早,这两个大姐姐就会离开,今天的事情她们哪会放在心上。”

她说完之后,又是凝望着牙齿,像在耐心聆听着什么东西一样,房间陷入寂静。

大约半分钟后,杰西卡叹了一口气。

“你在骗我,对不对?”她沮丧地低头,望着那枚牙齿,“迈克尔,你太喜欢骗人了。她们根本不是坏人,而是很厉害的法师。就因为她们可能察觉到了你,你就要杀她们灭口……这样也太过分了!”

“迈克尔,你清醒一点,这根本就不是我认识的你!”

“你为什么这么恨她们?你们之前认识吗?不认识,那你恨她们干嘛?我才不信你恨所有人,难道你也恨我吗?不、不会的……你是个好人啊,我相信你是个好人,你不要变坏……”

她站在床边,自说自话般与手中的牙齿吵架,就这样越说越激动。一边的乔安娜和莱拉却睡得和死猪一样,场面诡异极了。

没一会,杰西卡抹起了眼泪。

“迈克尔……为什么你要这么说自己?你不是坏人啊……”

然而,也就是她低声抽泣的空当,死物一般的牙齿忽然动了起来像是有股无形的力量牵引,它一跃而起,跳出杰西卡手心,直奔熟睡中的乔安娜而去!

杰西卡在那一刻惊声尖叫。

“不要!”

而她没意识到的是,牙齿从她手中跃出的瞬间,笼罩着房间的力量忽然淡去,红色的视野恢复原状。而沉睡中的乔安娜二人,也在力场消退之后,猛地从梦中惊醒。

乔安娜睁开眼,便看见那枚迎面坠下来的牙齿。

她几乎是本能般地召唤出了火焰。

扑!小团火焰凭空浮现,拦了那枚牙齿,牙齿在火焰的炙烤下发出一声闷响。当时乔安娜还有点懵,她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下意识地施法,将她储存在符文内的大量火元素释放了出去。

随后,牙齿被火焰彻底淹没,一阵一阵的波动从里面传出来。乔安娜呆呆地望着它,诡异的感觉从心中升起,仿佛那团火焰包裹的是个活物。

就好像……有一个灵魂在里面发出了痛苦的嚎叫。

醒来的莱拉也在一旁愣住了。

“迈、迈克尔……”

杰西卡望着那团白色的火,脸上挂着泪痕,整个人都惊呆了。她看到牙齿在火焰内一点一点融化,她感觉到迈克尔的灵魂消亡,而那股熟悉的感觉,正在随着时间飞速流逝。

为什么……

几秒钟后,一个模糊的影子从火焰中升起。

好像是个年轻的女人,看不清楚容貌,却能看到那双猎豹一样锐利的金色瞳孔。杰西卡看着那个人影,事实上,这是她第一次真正见到自己的这位“朋友”的真面目,也是第一次意识到“他”竟然是“她”。

她呆住了,心里却涌出无端的难过,就好像母亲下葬那天一样。

“你为什么要……”

她试图问些什么,火光中的影子却开始了消散。很快,牙齿在火焰中焚烧干净,乔安娜也在困惑之中撤回魔法。随后,火焰散去,漆黑的房间里恢复平静,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一个低沉的女声在杰西卡耳边响起。

“我要走了。”那个声音说,“而你,也该长大了。”

这是她第一次听到自己朋友的声音当然,也是最后一次。

上一章 目录 返回列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