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双胞胎的妹妹

赵昊的女朋友薇薇,本名雪薇。

他和雪薇高中时代就是同学,暗恋了雪薇很久。后来雪薇考上了省内最好的中海大学,赵昊这学渣也书写了传奇,作为体育特招生进入了中大体育学院。一来二去的,两个人就在一起了,也算是一段青涩的爱情长跑,发展到大二才结束了处男生涯。

雪薇有个妹妹,名叫雪晴。

她们是一对孪生姐妹,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这对姐妹花小时候感情特别好,穿着一样的衣裙,看上去简直像一个人。

进入青春期之后,雪晴变得特别叛逆。

姐姐穿白色衣服,妹妹一定会穿黑色的。

姐姐留着长头发,妹妹就会剪一头短发。

总而言之,雪晴处处想表现得和姐姐不一样。

两姐妹的感情,也出现了裂痕。

她们爱着对方,也恨着对方,进入了一种相爱相杀的状态。

这种症状,其实可以用一种很科学的东西来解释:孪生排斥症。

一个人或许平凡,或许渺小,但至少有个特点:自己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

而孪生兄弟、姐妹,在世人眼里,并不是那么独一无二,很多人认为他们一模一样。这所谓的“一模一样”,会导致一个人活在另一个人的阴影里。

太过于相似,很容易显得自己没有特点,缺乏个性。

自从十四岁之后,雪晴最讨厌听见三句话。

第一句是:“你们姐妹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呀!”

第二句是:“你是姐姐,还是妹妹?我傻傻分不清楚。”

第三句是:“哇,你和你姐姐一样漂亮!”

外人以为这是一种称赞,实际上这些话对雪晴造成了一万多点暴击。

经历了几百次被人认错,她脾气变得很暴躁,对这个世界产生了怨念。

久而久之,她对和自己太相似的姐姐,也产生了排斥。

西方有研究表明:双胞胎在成长过程中,偶尔会产生杀掉对方的冲动。

这和人品道德无关,而是一种天性。

人类不允许另一个“自己”出现在世上,这将抹杀他们自身的存在感。

而人类之所以是人类,是因为智慧的理性,能够战胜那种近乎动物的天性。

雪晴当然没有杀掉她姐姐,一如地球上很多双胞胎和谐地过日子。

她走上了另一条路。

高中的时候,雪晴没有和姐姐在同一个学校。

为了表现出和姐姐的不同,或许也是为了证明自己更出色,雪晴提前一年参加了高考,被首都一所著名警校录取,和中海隔着几千里。

这样的距离,有种眼不见心不烦的意思。

在另一个陌生的城市,没有人会说“哇塞,你和你姐姐一模一样”。

2013年6月,大三结业的雪晴进入一个警队实习,凭她那泼辣霸道的作风,闯出了霸王花的名头。这位警花办案很拼命,同年七月份,她为了追捕一个疑犯,不顾一切地冲进了七彩光柱。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时隔半年之后,赵昊和雪晴重逢。

他万万没想到,无尽森林富有传奇色彩的红辣椒,就是他的小姨子。

雪晴在她亲姐姐面前都经常对着干,对她姐姐的男朋友更是没有好脸色。

这一见面,她就对未来姐夫造成了几百万点暴击伤害。

若干年后,薇薇嫁作他人妇,孩子都能打酱油了……这对赵昊来说,绝对是会心一击。

红辣椒所说的那种可能性,他不是没有想过,只是不愿意去面对那种后果。

赵昊一横心,把当初剩下的半截嗨皮烟掏出来,点燃后深深吸了两口,在烟雾弥漫着思考着人生。直到烟头见底,赵昊拿出了姐夫的姿态:“别急着挤兑我,先想想你自己吧。你失踪以后,薇薇很难过,我都看见她哭了三回,不知道她偷偷哭过多少次。”

“我是我,她是她,我不需要她关心我!”雪晴恨声道。

“那你父母呢,你有没有考虑过你爸妈的感受?”赵昊冷眼望着红辣椒,声音也冷了下来:“你失踪第三天,我去过你家,你老妈眼睛都哭肿了。”

这一次,无言以对的人变成了红辣椒。

她动了动嘴,想说什么,最终还是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砰!

一棵水桶粗的树木,被她一鞭子抽翻在地。

红辣椒狠狠抽打着那棵树,好像在发泄着什么。

那颗可怜的树,注定没办法进化了,被抽成了无数的碎片。

良久,雪晴转过身,怒视赵昊,兴师问罪似的喝道:“那你呢,你可是独生子呢,你有考虑过你爸妈的感受?还有,你以前不是跟我吹牛皮,要照顾我姐一辈子……你来这鬼地方干什么?”

赵昊一听就毛了:“还不是因为你的同行!你知道我家就在市中心吧,我元旦节那天带着大黑去遛弯儿,一转角遇到一个警察,杀了另一个警察。不,是那个警察和两个墨镜黑衣人杀了一个警察……MLGBD,说多了都是泪。”

雪晴看白痴似的看着他:“你不会报警吗,跑这里来干嘛?”

“报你妹啊,我严重怀疑你们警察队伍的素质!”赵昊怒了,一脸沉痛道:“那个警察拿着枪追我,另外两个墨镜男也拼了命的追杀我。哥就遛个狗而已,我他妈招谁惹谁了?那三个牲口,拿枪追着我到了七彩光柱附近,我能不跑进来吗?”

雪晴时刻为赵昊准备着白眼,并且怀疑他的智商:“说你白痴,你还要犟嘴。凶手是不是真警察还两说呢,就算他是个害群之马,大部分警察还是有原则的。你随便跑进一个警局,我就不信他敢冲进去杀你。”

“别提了,我来了这里一个多月,说这些还有用吗。”赵昊回首往事,整个人都不好了,立马换了一个话题:“你来这里半年了,有没有见过秦晟?”

“就你那个花心萝卜发小?你胆子真够肥的,还敢找我打听他。”雪晴杀气腾腾道:“就他那种畏罪潜逃的强`奸犯,老娘要看到他,第一个就剁掉他!”

“亏你还是警校高材生,还不如我这种看过几部刑侦美剧的人。秦晟摆明了是被人陷害的,他要什么女人没有,至于用强吗?稍微动脑子也能知道,有人故意整他,那个女人肯定是给他下了药,然后诬陷他。”

赵昊很有教小姨子做人的气势,又道:“我和秦晟穿开裆裤长大的,太了解他了。他虽然花了点,但一直走的是你情我愿的路线,绝对不会搞那种不入流的勾当。他就是忍不下那口气,一年前才冲进了七彩光柱。”

雪晴背靠大树,坐了下去,像一只小懒猫,声音慵懒道:“赵同学,你有空关心别人,还是关心一下你自己吧。这里是进化世界,你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都还是个未知数。”

赵昊坐在对面,轻抚着大黑的额头,笑道:“怎么,你连我也想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