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战斗本能

冰雪堡,高达数十米的坚冰城墙上,站着两个人。

其中一个中年男子气度儒雅,举目远眺,像在欣赏雪景。

另一个女子穿着黑色长裙,空中飘落的雪花落到她身体一指远的地方,好像不忍冻伤这个天生尤物,突然弹开了。衣着单薄的女子就这样站在风雪中,身上没有半点雪花,肌肤如同沐浴在温泉一样的红润有光泽。

隔着老远的距离,一男一女都看清楚了远方的战斗。

“死了这么多人,全是精锐,以后冰雪堡的生意不好做了啊。”中年男子轻叹一声,此人正是平安客栈的庄先生。

“旧人去,新人来,生意还是照常做。”黑裙女子平静道。

“我刚来的时候,以为所有人类会团结在一起,组成一支盟军,对抗各种进化生物。呵呵,现在想来真是好笑,人心,又岂是我能够猜度的。”庄先生露出自嘲之色,眼中有种难言的无奈。

“是呢,半数的人类,都死在人类同胞手里。”黑裙女子喃喃道。

“老板娘,我不明白,这条进化之路本来就已经够艰难了,人类为什么还要自相残杀?这种没有意义的战斗,让我感觉自己越来越麻木了。”庄先生叹道。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纷争。”老板娘没有丝毫情绪波动,声音永远那么醉人:“命运给了我们所有人第二次机会,抓住这次机会的人,能够改变命运。错过了这次机会的人,下场早就注定了。”

“我不太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庄先生用请教的口吻道:“雪家兄弟,应该是抓住了机会的人,他们本来称雄一方了,为什么这两兄弟的结局更像是错过了机会?”

“不,他们一开始就错过了。雪家兄弟在国内犯下的事,足够判死刑。在进化世界,他们并没有抓住真正改变命运的机会,还是难逃一死。我想,这才是进化之道的另一层意义所在。”老板娘悠悠道:“该来的,始终会来。该死的,终归会死。”

“这就是我们当初不对两大势力下手的原因吗?”庄先生若有所悟:“他们的结局好像是注定了,不过,在这个过程中,牵连了太多无辜的人。”

“庄先生,你这种伤春悲秋的文艺心态,不适合做个进化者。生命本来就只是一个过程,这条进化之路早已明明白白地告诉所有人,物竞天择,优胜劣汰。”老板娘说道:“凡事都有正反面,在这个过程中,也有人抓住了那个改变命运的机会,加快了进化。”

“比如当初逃出去的夜射天和阳顶天?”庄先生似乎有些明白了。

“不止是他们两个。”老板娘说道:“你我眼中毫无意义的战斗,在别人眼里未必如此。比如那个姓赵的小家伙,他在这场战斗中收获了很多,包括我们人类内心一直渴望的友情。他的进化之路,多了一种温暖人心的东西。”

顿了顿,她又说道:“我始终不相信这条进化之路是一条冰冷无情的血路,那将丢失我们作为人类最基本的感情。当初我选择留在冰雪堡,只因为我相信在这冰天雪地中,有那么一个人,会让我感到一丝温暖。”

“那个小伙子的确很有意思,稀有进化者能和变异进化者战斗到这种程度,超出了我的预料。不过,他能否进化到变异级,还得两说。即便他成功了,距离你定下的那个标准,还是差得太远。”庄先生说道。

老板娘突然没头没尾的问了一句:“雪家兄弟的练武资质,在你看来属于什么水平?”

“笼统地讲,堪称中等资质。如果把风云剑、月流苏那种不世出的天才也加进来对比,雪龙雪虎的天资只能算中等偏下。”庄先生很客观地评价道。

“那你觉得赵日天和风云剑相比如何?”老板娘又问。

“差距颇大,赵日天尚未领悟意境,还是一个门外汉。说得难听点,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这位姓赵的小朋友,还没有和风云剑相提并论的资格。”庄先生说道。

“呵呵,我的看法和你不一样呢。风云剑好比大师雕琢的美玉,有大家风范,价值不菲,可惜已经定型了。这个小家伙,他更像一块璞玉,拥有无限的可能性,可塑性极强,谁也不知道他最终会雕琢成什么形状。”老板娘笑盈盈道。

庄先生看着远处战斗中的赵昊,面带狐疑道:“恕我眼拙,此子确实有一种越战越强的潜质,不过,拥有这种潜质的人很多,未必能成长到足够高的境界。”

老板娘神秘一笑:“不,我说的不是潜质,是一种本能。”

庄先生仔细观战,渐渐露出了惊愕之色。

此时的赵昊,又和艾蜜莉娅战成一团。

他战力不如对手,速度不如对手,连经验也不如对手。

奇怪的是,他总能突如其来的劈出一刀,逼得艾蜜莉娅极其难受。

他那种一往无前的刀法,按理说本该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可真正的战斗场面却并非如此。他每出一刀必然迫使艾蜜莉娅收招防御,或进行闪避,诠释了一种只存在于理论上的战斗方式: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

赵昊浑然忘我,进行了一种玄妙的状态。

刚来进化世界的时候,他就有一种本能,类似于控球后卫在比赛中的那种大局观。只是他当时处于菜鸟阶段,不懂得如何去运用这种本能。直到经历通天神木意念洗伐,他身体产生了蜕变,渐渐激发了这种本能。

在这场战斗中,他的本能激发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那种感觉很奇妙,就好像他身体内有十座宝库,他终于找到了一把钥匙,开启了其中一座宝库。赵昊沉浸其中无法自拔,恨不得找出所有的钥匙,开启全部的宝库。

“奇怪,这个人对武道一窍不通,那套战技演化的刀法本该很生硬才对,却被他使出了一种韵味,再进一步便可衍生刀意。”庄先生惊讶之色越来越浓,愕然道:“这不可能,没有经历过十年以上武道洗礼的人,怎么可能掌握意境?”

“进化世界,无奇不有,每个人都有改变命运的机会。”老板娘下巴弯出一个勾魂夺魄的弧度,声音还是那么动人:“最终站在这个世界顶端的,未必是武者,又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