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无主战装

赵昊越看越心塞,这么牛逼的东西,就这样漂浮在荒野中,实在太可惜了啊!

正在他无比揪心的时候,天空中那颗如星辰般的珠子动了,那珠子迸发出璀璨夺目的光芒,引发了天地间的某种共鸣,三颗天外陨石横空而降。

一颗陨石上面出现了无数的符文,变成了一块石碑,将那强大男子掉落的无主战装吸了进去,封印在里面。那一幕竟给人凝重肃穆之感,好像那件无主战装是绝世杀器,必须封印起来,否则将给亿万生灵带来无穷无尽的灾难。

另一块陨石也变成了石碑,封印了强大女子掉落的无主战装。

最后,那颗珠子进行了自封,把自己封印在第三块天外陨石之内。

三块陨石塑造的石碑朝着不同的方向飞去,跨越了时间与空间,不知去往何方。

赵昊拼命速记着石碑的方位,以便将来发一笔横财。

然而,他的计划刚展开,忽然眼前一亮。

他醒了!

梦境到最关键时刻,他苏醒了!

“法克and谢特啊!”

赵昊怒骂了两句洋粗口,这个梦境未免也太不配合了。

就像宅男们梦见和女神约会,在女神刚刚撩起裙子的时候,突然梦醒了……这种设定,一瞬间就让人再也不相信爱情。

咔嚓!

清脆的破裂声响起,他眼前的石碑出现了裂痕。

那裂痕越来越大,坚硬无匹的天外陨石,眨眼间变成了无数碎石。

那些碎石还在不断地自我分解,最后化作无数粉末消散在空气中。

一个近乎透明的战装,篇幅在赵昊眼前,触手可及。

赵昊呼吸骤然停滞,眼睛瞪得老大,心脏砰砰砰狂跳起来。

如果那梦境可靠的话,眼前是透明战装,应该就是那场惊世大战后遗留的无主战装。那战装太透明了,看不清形状和类型,难以分辨是那个强大男子留下的,还是那个强悍女子留下的。

不过,这对赵昊来说并不重要。

甭管是谁遗留的无主战装,总之是一件宝贝就对了。

赵昊二话不说,一把将那战装收入体内。

原本在岁月长河中沉寂了千万年的无主战装,本身失去了生机,当它进入赵昊识海的一刹那,突然爆发了生命力,一股雄浑无匹的意念汹涌而来,震得赵昊闷哼一声,一屁股跌坐在地。

“靠,拽什么拽啊!”

赵昊怒了,对着空气比了个中指。

这种被战装反抗的情况,他不是第一次遇到。

当初得到血魅剑妖变身战装的时候,那战装传达出一股强烈意念:老子不服!

而现在,那来历不明的古老无主战装,传达出一股很直白的意念:你丫不配!

这股毫不矫揉造作,充满鄙视的意念,一下子就激怒了赵日天。

“你妹的,都变成无主战装了,你以为自己有多高贵?”

赵昊还真不信这个邪了,强势运转九重天,去降服那躁动不安的古老战装。这也是他必须要做的事情,如果古老战装不停反抗,那么他根本无法进行灵魂绑定。

当初运转九重天第四重,赵昊就降服了血魅剑妖战装,而这一次,他遇到了大麻烦。感受到他运转九重天,那古老战装竟显得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反抗得更激烈了,在他识海中死命翻腾,大有将他脑袋震爆的意思。

赵昊万万没想到九重天会起到反效果,感觉脑袋仿佛被铁锤连续敲打,痛得昏天暗地,闷哼着在地上翻滚,意识渐渐模糊。

在那个过程中,伴随九重天自动运转的混沌经,起到了出人意料的辅助效果。如果说九重天在和古老战装正面硬刚,那么混沌经就扮演着一个和事佬的助攻角色,不停地安抚着激斗的双方。

赵昊还残存着一点意识,察觉到这种场面,他立刻豁出去了,放弃了运转九重天,全力运转混沌经去安抚那个刺头般的古老战装。

如此一来,成果喜人。

古老战装貌似很给混沌经面子,渐渐消停下来了。

但是,它并没有降服的意思。

不知过了多久,它蜕变成一个光茧,安静地盘踞在赵昊识海中。

那种痛疼欲裂的感觉终于消失,赵昊灰头土脸地站了起来。他试着灵魂绑定,再次失败,那古老战装居然在他识海中进行着某种自我修复,俨然一副罢工的状态,对赵昊这名义上的主人不理不睬。

“算你狠!然而,你遇到了更狠的狠角色!”

赵昊心里发狠,不断运转混沌经去勾搭那个古老战装。

毫无疑问,他抓住了对手的软肋,这种方式很有成效。

古老战装显然没法拒绝混沌经,就好像宅男无法拒绝女神一样。

这种勾搭,是一个大工程,赵昊估摸着十天半月以后,就能降服那傲娇的古老战装。

正准备离开,赵昊目光忽然落在了地面上。

祭坛的地面形成了一个图案,之前有古老石碑在,挡住了那图案的全貌。如今石碑消失,地面上的图案露出了庐山真面目,那图案太大了,赵昊低头只看得见一个边角。

他走到祭坛旁边,来了个冲刺跳跃,跃到了几米高,然后低头俯视地面上的图案。

如此反复几次,他看清楚了全图。

地面上刻画的图案,是一只栩栩如生的九尾白狐。

仅仅是一张图,赵昊就感受到一股神秘强横的气息扑面而来。

根据他看《火影忍者》的心得,一尾是最弱的,九尾是最强的。

那九尾白狐的眼睛很传神,狭长而优雅,仿佛在传达着某种信息。

赵昊心头闪过一连串的问号,如果他那梦境没出错的话,古老石碑是那星辰珠子用天外陨石封印东西的,本身没有形成祭坛,也没有刻画白狐图案,更没有出现万年寒冰形成的珠子。

“难道说,N年前有一只九尾狐找到了这块石碑,然后用万年寒冰建造了这个祭坛?瞧这九尾级别的实力,不比鹿姐差,应该有能力建造祭坛。但是,那只九尾狐为什么没取走石碑里的东西,莫非这里面有什么猫腻?”

赵昊陷入了沉思,分析着这祭坛的来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