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那你担心什么

“他们心里潜伏的那头野兽已经释放出来了,你认为发生现在这种事情很奇怪吗?”

听到安妮这句话,小夏很受启发,举一反三道:“我明白了,比如李猜,以前是个很老实随和的人,那是因为有小刀、克里斯他们震住烈焰谷,这些人不敢起歪门心思。可是自从进了三号矿工,李猜和以前简直是两个人,他身上所有负面的东西全部爆发出来了。”

“你是说所有矿工心态都扭曲了吗,那他们岂不是比那些大兵更加可恶?”斯嘉丽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她以为自己解放了很多人,没想到却是释放出了无数凶兽。

“希望小刀能制止那些人吧。”小夏弱弱道,底气不太足。

“难,如今的烈焰谷,是一个巨大的烂摊子。”赵昊望着驻地,喃喃道:“你计算一下,现在拿着枪的游击队员有多人,拿着枪的矿工又有多少人?”

“游击队员身先士卒,牺牲了几十个,现在持枪的不到一百五十人。靠,那些捡现成的矿工也太无耻了吧,他们拿枪的至少有三百人!”小夏仔细数了数,顿时吓了一跳。

斯嘉丽听出了潜台词,愕然道:“赵,你不会想说那些矿工要对付游击队吧?”

“我可没那样说。”赵昊面色凝重道:“问你们一个问题,当一个原始进化者有了枪,能够秒杀稀有进化者,威慑变异进化者,你认为这种人还愿意像以前那样老实巴交的做一只菜鸡吗?”

这问题把三人问住了,三人脸色都变得很不好看。

“不,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我要去找小刀谈谈!”

斯嘉丽性子很急,风风火火地朝着山下跑去。

“这种时候争夺统治权有意义吗,双方要是开火,烈焰谷到头来恐怕没几个大活人了。老大,我也要尽一份绵薄之力,去找那些我熟悉的人谈一谈。”

小夏爆发了正义感,也朝着山脚下跑去。

安妮坐着没动,突然问道:“炸毁驻地,是你做的吗?”

“是。”赵昊没有隐瞒。

安妮若有所指道:“虽然我不理解你真正的实力,不过你能单枪匹马炸掉半个驻地,应该也有能力一个人占领那个地方,为什么要留下一半让别人动手?”

“你高看我了,一个人占领驻地,我还没有那个本事。”赵昊很喜欢和安妮交谈,在进化世界找一个能谈心的人不容易,他毫无隐瞒道:“同时我心里也有个疑问,那些矿工到底值不值得我去解救?眼前的情况,你也看见了。”

“我明白了,你坐在这里,就为了找一个答案。”安妮扭头看着他,突然来了个转折:“有个问题我始终想不明白,你应该杀过很多人了,今天被手雷炸死的人就不下一百个。可是,我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你好像很不喜欢杀人,这是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到现在我也是半只菜鸟,有些事情我弄不明白。”赵昊自嘲一笑,打开了话匣子:“我在华国有个女朋友,是我的大学同学,她叫薇薇。来到进化世界之后,有人对我说,薇薇可能另觅新欢了,也可能被她的父母逼着去相亲。其实,我一点都不担心这个。”

“那你担心什么?”安妮觉得赵昊有某种心里话压抑很久了。

“和她交往的时候,我基本上还算一个正常人,一个守法的公民。我没想过去伤人,更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杀人。”赵昊抬头望着蓝天白云,茫然道:“可是现在,我记不清自己杀了多少人,现在的我是一个杀人犯还是一个屠夫?有时候我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一觉醒来不知道这一切是梦,还是现实,你认为薇薇还有可能接受我吗?”

“抱歉,我不是她,不能代替她答复你。”安妮很客观道。

“我每次杀人的时候,心里都会闪过一种奇怪的念头,好像我每杀一个人,就和薇薇的距离拉远了一步,这种距离越拉越远。”赵昊怅然若失。

“赵,你今天好悲观,是因为驻地里那些矿工的所作所为让你绝望了吗?”安妮感到有些意外,她印象中的赵日天是个充满活力的人。

“先不谈这个。”赵昊求助似的说道:“安妮,你从女孩子的角度帮我分析一下,现在的我,是不是已经变成了一个让薇薇大失所望的人?”

“我认为要从两个方面来分析,第一,如果她还在校园里过着安逸的生活,那么她确实很难理解你,也许你们会变成两个世界的人。”安妮很理智道:“还有一种可能,如果她来过进化世界,那么她一定能理解你的。”

“真的?”赵昊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只要在进化世界生存过一个月以上的人,我想都会适应杀戮。”安妮有些不堪回首道:“从前的烈焰谷,并不像外界说的那么好,就像地球上那些号称治安很好的城市,也会发生犯罪事件。我刚刚进化到稀有等级的时候,有三个男人试图强X斯嘉丽,那时候斯嘉丽战力还不到50点,在很多男人眼里她就是一只漂亮的猎物。我召唤出掘土兽,杀了那三个人。”

说到这里,她轻叹了一声:“我曾经也和你一样,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杀人。看到掘土兽咬死那三个男人的时候,我就知道,虽然不是我亲自动的手,但是我杀人了。”

赵昊沉默了,正如安妮所说的那样,只有在进化世界生存过的人,才会理解这个世界人类的所作所为,而地球上那些活在法治社会的人,一辈子都不会理解这个群体。

两人的沉默,被一声枪响打破。

二十分钟之前,反抗军就占领了驻地,枪声早已停止了。

游击队和矿工推选出来的首脑们激烈磋商着,双方陷入了争执。

砰!

突然,一声枪响,引发了新的战争。

这次开枪出人意表,既然不是游击队开枪打矿工,也不是矿工开枪射击游击队员。只见一个原始旷工,从背后瞄准一名稀有旷工,当场将那人爆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