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二桃杀三士

空地中,徐家智和横肉大汉对峙,双方都亮出了武器。

赵昊出奇的耿直,问完两个问题就走人了。

留下来的两人积怨颇深,两个只能活一个。

徐家智心里多少有点感激那个骑着雪狮的男人,一挑四他干不过黑龙会众人,不过一对一的话,情况就不一样了。

此时一男一女骑着雪狮越走越远,直奔中立之地。

半路上雪薇突然取出一块面纱,蒙住了那天使般的面孔。

“老婆,是不是那几个人渣说的话让你心里不舒服?”赵昊回想起黑龙会三人的调戏之语,心里也不是滋味儿,一横心道:“嘴长在别人身上,我也阻止不了别人爱说什么。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我听见谁对你出言不逊,我就跟谁拼命!”

“我没那么脆弱,从中学到现在,我也听过很多难听的话,早就不放在心上了。”薇薇说道:“中立之地见过晴儿的人比较多,我不想别人把我当成她,她也不愿意别人把她当成我。”

“说得也是,你走到中立之地,肯定有人把你当成红辣椒,指不定跑过来问你为什么留着长头发,想想也挺烦人的。”赵昊闻言大笑,除了很熟悉姐妹花的人之外,一般见过她们姐妹几次的人,往往很难分得清谁是姐姐谁是妹妹。

薇薇拿着那块鉴宝令牌,若有所思道:“这木牌不像稀罕之物,所谓的鉴宝大会,真的是为了寻找有缘人吗?”

赵昊道:“我也纳闷儿,中立之地一向不问世事,这次有点横插一脚的意思。无尽森林几万人,他们只送出十二块令牌,到底想干什么?”

“但愿不是二桃杀三士。”雪薇有些担忧道。

春秋时代齐景公帐下有三员大将:公孙接、田开疆、古冶子,他们战功彪炳,但也因此恃功而骄,当时的智者晏子为避免造成未来可能的祸害,建议齐景公早日消除祸患。

晏子设了一个局:让齐景公把三位勇士请来,要赏赐他们三位两颗珍贵的桃子;而三个人无法平分两颗桃子,晏子便提出协调办法——三人比功劳,功劳大的就可以取一颗桃。公孙接与田开疆都先报出他们自己的功绩,分别各拿了一个桃子。

这时,古冶子认为自己功劳更大,气得拔剑指责前二者;而公孙接与田开疆听到古冶子报出自己的功劳之后,也自觉不如,羞愧之余便将桃子让出并自尽。尽管如此,古冶子却对先前羞辱别人吹捧自己以及让别人为自己牺牲的丑态感到羞耻,因此也拔剑自刎——就这样,只靠着两颗桃子,兵不血刃地除掉三个威胁。

后来这个典故产生了延伸意义,形容用很少的东西把很多人拉下水。最经典的桥段是《倚天屠龙记》里那一句“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倚天不出,谁与争锋”,一把刀一把剑,在江湖中掀起腥风血雨,无数高手在争夺中丧命。

类似的桥段,正在无尽森林上演。

中立之地门外那个比足球场还大的广场上,密密麻麻地围着几千人,地上还躺着几百人,惨叫声和怒骂声掺杂在一起,猩红的血染红了半个广场。

只见有八百人队形整齐地堵住了大门,颇有正规军的架势。这些人全是黑龙会的精锐会员,带头的六个人更是释放出了变异强者的气息。

其中那四个虎背熊腰的壮汉,正是有名的黑龙会四大金刚。那个鹰钩鼻的老外,名叫汤普森,以前是疯狂军团的二当家。站在最前面的那个男子,目光锐利,皮肤黝黑,颇有上位者气势,正是号称“无尽森林古天乐”的刘黑龙。

站在他们对立面的,是各个小势力的成员,有些组织数十个人,有些组织上百人。这些小势力自知一己之力无法抗衡黑龙会,自动抱团,依靠人数的优势强撑场面。

“刘黑龙,中立之地是你家开的啊,你算什么东西,凭啥堵着大门?”

“就是,信不信牛鸽鸽出来恁死你?”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要是偶像天团和自强团在这里,你们敢这么嚣张?”

清场独门的黑龙会引起了公愤,许多人破口大骂。

“诸位,大家先看看墙上写的字:一入此门,不动刀兵……刘某可没有破坏中立之地的规矩,所以在门外和大家打个商量。”刘黑龙笑眯眯道:“我和各位也算老邻居了,俗话讲远亲不如近邻,只要你们把手里的鉴宝令牌交出来,刘某绝不刁难大家。”

“放屁,你这和明抢有什么区别?”

“白日做梦,中立之地说了鉴宝令牌只给有缘人,凭什么送给你?”

“这木牌不够硬,惹毛了老子一把火烧掉,也不便宜你们黑龙会的孙子!”

双方坚持不下,打起了嘴仗。

临时联军这边没有变异强者撑场面,也就只能用嘴讲道理,不具备用拳头耍流氓的实力。

而黑龙会有耍流氓的实力,杀了几百人立威,心中也有所顾忌。之前大开杀戒的时候,遇到一个狠角色,临死之前把木制的鉴宝令牌给掰断了。按照中立之地定下的规矩,破损的鉴宝令牌无效,抢到了也没用。

除此之外,黑龙会最忌惮的自强团还没有现身,让刘黑龙放不开手脚。

中立之地内部,此刻也不平静。

村里的小湖中,有一个湖心小岛,建造着一座木屋。

木屋外站着三个人,一个颇具亲和力的大姐正是雪莲,一个猥琐到了极点的大叔是老苗。还有一个手持木料正在低头雕琢的矮胖男子,是村里的首席建筑师余烬。

“老板,这样下去不行呀,大门口死了几百个人啦。再闹下去,血流成河,这不是我们村里的行事风格。”雪莲十分焦急,看样子很想去阻止大门口的闹剧。

“老板,村里有些租客坐不住了,私底下说我们用十二块令牌引发了血战,祸害了几千人。这很伤人品啊,我们苦心经营这么久,名声一下子败光了。”老苗跟着说道:“刘黑龙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说好听点他堵门是尊重我们的规矩,说难听点这是打我们的脸,把大门堵住了,以后谁还敢进来做生意?”

“我意已决,不必多言。”木屋内响起一个古朴的声音,仿佛从天际传来,透着一种苍凉的韵味,隐约带着一种堪破天机的玄奥:“天欲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