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隔空开战

“小子,你说谁无耻?”

“谁答话,我说谁!”

隔着一个小湖,素昧蒙面的两个男人杠上了。

雪莲和老苗目瞪口呆,没搞懂这是什么情况。

隔空对骂,一般是微博上那些大V的日常,怎么发生在了赵昊和牛鸽鸽身上?

在雪莲和老苗的印象中,赵昊平时不怎么爱说话,也没听说他参与过骂战,今天的行为太反常了。而牛鸽鸽入主中立之地以来,从来没有和村里的任何人对骂过,今天这是肿么了?

两人的声音惊动了很多人,村里上百个租客和“业主”都跑来湖边看热闹。

自古看热闹的不嫌事大,有人居然搬着木头凳子和椅子跑出来了,摆出强势围观的尿性。这些人一个个兴奋不已,闹出矛盾中的两个当事人,一个是如日中天的赵日天,另一个是传说中的无尽森林最强者,尼玛,这里面的看点太多了啊!

雪莲和老苗额头上冷汗都冒出来了,眼前这情况,已经失控。

“年轻人,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你今天若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休怪我对你不客气!”湖心木屋中,那个苍凉猥琐的声音透着愤怒。

“不客气又能怎么样,你这是当众威胁我吗?”赵昊比对方更愤怒,气势汹汹道:“枉你还是前辈高人,居然偷看别人过夫妻生活,被抓住把柄还敢发飙,到底讲不讲道理了?”

扑通!

湖心木屋里传来重物摔倒的声响,过了一会儿,一个极其憋闷的声音传来:“小伙子,说话要摸着良心,我什么时候干过那种不入流的勾当?”

“装,你接着装,我看你也就能蒙骗一下这些不明真相的租客和业主!”赵昊豁出去了,环视湖畔的一大波围观者,煽动着群众:“各位,赵某学习了一种新的进化术,自认感知力还过得去。刚才我和我女朋友在卧室里,明显感觉到有人窥视!”

说着,他扫过人群中那些夫妻和情侣,一石激起千层浪:“我现在强烈怀疑,在场所有成双成对的人,都被某个人偷看过!”

“不会吧?”

“有可能,我和我太太啪啪的时候,总感觉被人窥视了。”

“我也是,我和我男朋友在一起,莫名其妙地觉得背后有一只眼睛。”

“FUCK,想不到中立之地是这种破地方,我要求退房!”

“我前几天才买的房子,说好一个月内包退,我要退款!”

围观人群突然炸开了锅,一个个比赵昊还愤慨。

连赵昊自己都没想到,广大群众反应这么热烈。

“讨厌!”人群中一个打扮相当娘炮的男子走了出来,掐了个兰花指,指着湖心木屋骂道:“姓牛的,你不会连男人也看吧,怪不得伦家洗澡的时候总有种莫名的紧张感呢。”

噗!

湖心木屋传来一个奇怪的声音,好像有人吐血了。

“大家冷静一下!”老苗站了出来,等众人噤声后,他苦着脸道:“请各位仔细想一想,进化世界没有监控器这一类的东西,我们老板一直住在岛上,想必在场各位都没有见过他离开那座岛,请问他如何窥视你们?”

在场很多人沉默了,特别是那些老外,仔细一想也觉得不可能被偷窥。

但是别忘了,世界上最先跳出来蹦跶的永远都是网络喷子,一个网上喷人被人追杀逃进七彩光柱的进化者站了出来,理直气壮道:“大家千万不要被他蒙骗了,以为我没看过修真小说吗?众所周知,牛鸽鸽快要渡劫飞升了,按照修真小说的套路,他肯定开启了一种叫做‘神识’的东西。拥有了神识之后,他就算躺在那个小岛上,也能够偷看到我们所有人的一举一动!”

“神他妈的神识啊,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飞升?”湖心木屋里那个人愤怒了,听那声音都快哭出来了。

“还敢狡辩,你这是色厉内荏!”

“大家别相信他,他肯定有神识!”

“我对牛鸽鸽太失望了,他曾经是我的偶像。”

围观群众更加愤怒了,把赵昊这当事人晾在一旁。

无论在哪个世界,社会机制都有一个共性:上位者通常会直接对普通民众耍流氓,而不是讲道理。

此刻的牛鸽鸽就吃了大亏,他选择了讲道理,于是讲不通了。众人是如此的愤慨,以至于忘记了湖心小岛上那个人翻手间便可灭掉他们。

事情越闹越大,别墅客厅里那只小熊猫趴在地上,眼中流露出一种阴谋得逞的神采。

所有人都想不到,这是一只熊猫用一个杯子搞出来的闹剧。

趁着赵昊被晾在一边,老苗凑过去低声道:“赵兄弟,我和雪莲不想回国,你也不用这样整我们吧?”

“什么叫我整你们?”赵昊一听就不高兴了:“说得好像我泼你们脏水似的,有那个必要吗?换了你和你媳妇被人偷看,你能忍得了?”

“假如,我说假如啊,假如有一个无耻之徒偷看了你们,无凭无据,你也不能说是我们老板干的啊。他在岛上清修,不可能干出这种下三滥的事情。”老苗哭丧着脸道。

“谁说我无凭无据?”赵昊火冒三丈:“我感应到动静,冲出来一看,湖边动静那么大,你们也看见了吧,不是他还能是谁?再说了,他要不是做贼心虚,怎么会出口骂我?”

“小赵,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呀。”雪莲走过来说道:“我们老板的为人我最清楚了,他没理由干出那种事情。我说句不好听的,如果他真有心干那种事,不可能被任何人发现!”

“你这话什么意思?”赵昊火气又上来了,他对九重天+混沌经的双重效果很有信心,怒道:“看在薇薇面子上,我叫你一声姑姑。您这样的武者,骨子里是不是看不起普通进化者,好像普通进化者就没本事察觉到某些秘密似的?我今天还真敢把话放在这里,我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感应到自己被人窥视了,你能不能给我一个交代?”

雪莲和老苗左右为难,他们能判断出赵昊不像故意找茬,眼前这一出闹剧,到底是巧合,还是有一个神秘的偷窥者存心嫁祸牛鸽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