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青木刃之谜

湖畔别墅中有一间宽敞的练功房,赵昊在里面忙得不亦乐乎,几天来一直如此。

今天他手持那青色木尺,演练着狂战刀法。

对于变异进化者而言,在室内练习战技是有风险的,稍不注意就把房子给毁了。赵昊有过亲身经历,当初他在冰雪堡练习拔刀斩,毁掉了一座坚冰制成的练功房。

人到了不同的境界会有不同的追求,以前赵昊觉得那种破坏力很酷,一言不合就把建筑物轰出大坑什么的。现在他追求的东西不一样了,更偏爱那种内敛的力量。

在这方面,有两个教科书般的人物供赵昊学习。

一个是烈焰谷的小刀,在日狗兵团降临之前,小刀从来没有杀过人,他追求的武道是救人而非杀人。因此他始终使用一把钝刀,那把刀没有开锋,一般人拿在手里连木头都砍不断。然而那把刀落在小刀手里,却足以震慑各路高手。

这恰恰说明小刀对力量的掌控到了一个炉火纯青的地步,他已经不需要借助武器的锋利度。当初服下火莲子那惊艳无比的一刀,在赵昊心目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反观赵日天,他的发迹史,堪称一部武器更换史。最初他使用人造十八剁砍刀,当那把砍刀断裂,赵昊差点哭了。后来他使用野蛮之刃,当那把刀断成两截,赵昊一度怀疑人生。再后来换成了黑鞘宝刀,那把刀最终被血魅剑妖震碎。

三把刀的损坏,对赵昊造成了三次打击,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对武器的依赖性太强了。一旦没有了厉害的武器,他的战斗力大打折扣。

晋升变异级之后,赵昊本身已经拥有了足够的力量,他要做的就是学会如何运用自己的力量。使用钝刀的小刀,为他开启了一扇新的大门。

正因为如此,回到无尽森林之后,赵昊再也没有使用过任何武器。即使面对传说中的牛鸽鸽,他也是以手代刀,隔空发出一记刀罡。

另一个教科书般的人物,则是已经飞升的牛鸽鸽。

十天前湖畔那次隔空对战,那悬空的巨大手掌,令很多人想起来还心有余悸。毫不夸张地说,一旦那巨掌砸下来,湖畔看热闹的几百人至少死伤大半。

而那巨掌并未误伤任何人,充分证明了牛鸽鸽对力量的控制到了何等高明的境界。尽管那一战持续时间很短,赵昊却感悟良多,对力量有了一种全新的理解。

那种动不动就搞出大动静,一出手就砍到几棵大树轰出几个大坑的人,未必是真高手,很可能半灌水响叮当。这种连自身力量都驾驭不住的人,就好比核泄漏,迟早害人害己。

而真正的大高手,能在不误伤一草一木的前提下,揍得敌人不能自理。

有了这样的觉悟,赵昊也有了奋斗的方向。

经过十来天的练习,再加上冰雪聪明的薇薇给出的一些建议,赵昊进步很快。他已经能够在室内练功房自由施展,不用担心外泄的罡气毁掉房子。

今天使用木刀的赵昊,产生了一种微妙的变化。

从前的赵昊一刀在手,立刻锋芒毕露,气势偏向狂暴霸道。现在的他看上去很平静,内敛而含蓄,仿佛洗尽铅华,所有的锋芒都收敛起来了,在必要的时候才会爆发出去。

那青色木尺,被他当成木刀使用,刀身上包裹着一层密集的罡气,就好像涂上了一层闪亮的油漆。在罡气覆盖下,木刀锋利度不逊于钢刀,一招一式皆可威胁敌人性命。

赵昊很享受自己的这种变化,他这让他觉得自己很像儿时的偶像。

他儿时的偶像,是金老先生笔下的孤独求败,一生想被打败都败不了的寂寞奇男子。

孤独求败的剑冢中,埋葬着他一生几个阶段中用过的几柄剑。

第一柄是青光闪闪的利剑,凌厉刚猛,无坚不摧,弱冠前以之与河朔群雄争锋。

第二柄是紫薇软剑,三十岁前所用,误伤义士不祥,悔恨不已,乃弃之深谷。

第三柄是玄铁重剑,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四十岁之前恃之横行天下。

第四柄是已腐朽的木剑,四十岁后,不滞于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

赵昊无意中达到了独孤求败的第四阶段,心中觉得自己牛得飞起。

反复练刀数遍,他感觉不对劲儿了,自己和偶像的差距不止一星半点。

那青色木尺很奇怪,本身很轻,重量不到一斤。可是灌注罡气之后,青色木尺变得沉重异常,密度比天外陨铁还高,握在手里仿佛有几百斤重。

如此一来,赵昊更像迈入了独孤求败的第三阶段——重刀无锋,大巧不工。

使用那沉甸甸的青色木尺,他的刀法大开大合,带着一种古拙的韵味,确实有几分大巧不工的感觉。

“这青木刃,莫非有隐藏属性?”

良久,赵昊抚着木尺自言自语。

那青色木尺,被他暂命名为【青木刃】。

毕竟是阿宝这位宝藏猎人得来的东西,赵昊没舍得扔掉没有任何属性的青木刃。最近两天他借助青木刃练习掌控力道,越来越得心应手,有种说不出来的畅快感。

青木刃好像和赵昊体内某个东西遥相呼应,握在手里如臂使指。尤其是灌注罡气之后,变得沉甸甸的青木刃,能够很轻松地发挥出狂战刀法那本身就狂野霸道的特点。

“这纹路,越看越眼熟,我到底在哪里见过?”

仔细看着青木刃的纹理,赵昊陷入了沉思。

自从被通天神木伐毛洗髓,他的记忆出现了断层。

举个例子说,意念世界中化为一颗种子的赵昊,曾经突破了天际,达到了最高阶的第九重天界。然而他苏醒之后,别说九重天,连二重天是什么样子他都不记得。

关于意念世界的一切记忆,似乎被某种无形的力量封印了。

眼下的情况也是如此,看着青木刃那古朴玄奥的纹路,赵昊横看竖看都觉得眼熟,心里很肯定自己见过这种纹路,可是想破头也想不起来自己曾经在哪儿见过这种东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