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你TM居然穿着马甲来追杀

“他们这样落单,很危险。”

一看赵昊和董干天都追出去了,花椒很尴尬。

“你该说的都说了,是他们自己不听劝,万一出了事也怪不得你。”红辣椒幸灾乐祸地说道,好像巴不得赵日天出点意外。

雪薇无奈地看了妹妹一眼,暗叹这丫头还是唯恐天下不乱的脾气。

不过她并不担心,赵昊临走前耳语说明了问题,雪薇相信有血魅剑妖傍身的男友能够带来意外惊喜。

同时薇薇也知道,赵昊跑去隐秘处变身,只是不想小姨子太难堪。

如果赵昊当着众人变身白发剑魔,红辣椒亲眼目睹她所谓的“一日千里的绯闻男友”就是她姐夫,这就尴尬了,估计当场就想死。

远处突然出现了一个黑点,只见董干天骑着雪豹,风驰电掣的赶了回来。

“你不追了?”红辣椒面带揶揄。

“不是,你们跟我过来瞧瞧,前面有动静。”

董干天表情很古怪,说完又骑着雪豹狂奔。

其余众人也上了坐骑,跟着董干天前进。

到了西部荒野最高处的一个山坡上,董干天指着天空道:“你们看看那是什么?”

众人定睛一看,顿时愕然。

之前在平地上,大家还真看不见天上的动静,此刻到了地势比较高的地方,恰好看见了高空中的异象。

人类抬头看高空中的东西,总会形成奇特的视觉比例。打个比方说,在小孩子眼里,天上的月亮看起来比一个篮球还小,实际上月球的体积比一亿个篮球加起来还大。

而当一个人飞到了足够高的地方,在地面上的人类眼中,他的体形难以捉摸。众人只看见了一个若有若无的白影,好像只有蚂蚁那么大,在天空中不停闪烁。

“那是一个人?”花椒望着高空不转眼。

“不太可能,飞行战装的飞行高度有限制,变异战装也飞不了那么高。”作为拥有飞行战装的人,红辣椒很有发言权。

“我只看见一个白影飞来飞去,会不会是超级生物?”杨红说道。

“有可能是类人型的超级生物,按照现在流行的说法,那至少是貌似半兽人的中级妖怪了。”董干天活学活用,把牛鸽鸽告诉赵昊的那套说法讲了出来。

雪薇没有参与讨论,默默地仰望天空。

她心里有些好奇,以前听赵昊多次说起过血魅剑妖,却从来没有亲眼见过,也不知变身后的赵日天到底是什么模样,居然能勾得小姨子芳心荡漾。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在黑白鹰王率领下,鹰群撤退的方向一致。

千余只猎鹰整齐划一的钻进了一团云层中,地上的人早已看不见它们的踪影。

在雪薇等人眼里,那只是一朵普通的云,看上去没什么特别。

而在白发鸟人眼里,那朵云内藏玄机。

拥有生灭之瞳的赵昊,透过幻象看见了本质。

那团普通人看来不大不小的云层,实际面积超过了一万平凡公里,不逊于国内的一线城市。就和冰原上那神秘的迷雾结界一样,眼前那团云层也形成了一种幻象结界,掩盖了它内部所隐藏的真相。

刚飞到云层边缘,赵昊可以肯定,这地方就是黑白鹰王的老巢。

一般的老鹰会在悬崖或者极高的树梢筑巢,西部废墟的进化者曾经四处搜索鹰群的巢穴,试图来一次先下手为强,免得干三岔五就被猎鹰空袭。然而所有人都失败了,上万人群策群力,连一个鹰巢都没有发现,这实在很不科学。

此时此刻,赵昊解开了西部废墟的一大谜题。

他飞进了云层,看见了一片土地。

是的,土地。

走在地面上看见土地没什么稀奇的,但你要是在万米高空看见一片土地,那就很稀奇了。赵昊仗着有一对天使般的翅膀,试探性的踩了踩那片土地,竟然有种脚踏实地的感觉。

他接着走了几步,感觉很正常,和在陆地上走动没啥区别。

脚下的徒弟非常平整,由一种天然的白色石材筑成,比大理石还要平滑,比花岗岩还要坚硬。走在这片纯白的土地上,犹如漫步于一个千年古城的街道。

定睛一看,云层的中央,笼罩着一层迷雾。

以赵昊的生灭之瞳,竟然看不穿那层迷雾!

那迷雾中,好像隐藏着一个内城,而白色石材筑成的道路,则像是一个“环城路”,围绕整个内城形成了一个大圈。

黑白鹰王的老巢,就在环城路的一个角落。

赵昊绕着环城路飞行了数百里,看见了那群虎视眈眈的猎鹰。

被人追杀到老窝里来了,是可忍孰不可忍啊,大部分猎鹰都极其愤怒。黑白鹰王则微微发抖,鹰眼直勾勾地盯着那个白发鸟人,感应到了一种比它们更高级的通灵生物的气息。

低阶生物畏惧高阶生物,这是一种最原始的本能。

赵昊二话不说,提着饮血魔剑杀了过去。

通灵血魅剑妖被动增加一倍战力,如今的白发鸟人战力达到717x2=1434点。即使没有远古光环,也没有开启五秒真男人,这样的战力也足够狂霸酷炫拽,令很多顶尖的变异进化者难以望其项背。

魔剑一出,赵昊仿佛换了一个人,有种脱胎换骨的既视感。

以前他使用杀生剑术,基本是照本宣科,按照战技的套路反复施展,无脑的单曲循环,毫无灵性可言。自从在烈焰谷领悟了那种随机应变的战斗方式之后,他整个人的风格都不一样了,哪怕是很简单的直刺或劈砍,都具备了一种灵性。

不要忘记,他还领悟了一种意境。

这种意境,在变身后照样可以使用。

赵昊思来想去,将他那种颇有一力破万法韵味的意境,命名为——破灭意境!

破解一切!

灭杀一切!

这就是他要走的进化之路,也是他骨子里的本性。他不想去强求控制,也没兴趣堆积防御,他所追求的是那种“不要怂,就是干”的简单直接。

说时迟那时快,白发鸟人魔剑一出,黑白鹰王当场想哭。他外表的改变,瞒不过两只鹰王,那种破灭一切的意境,黑白鹰王记忆犹新,这正是它们逃跑的根本原因。

簌簌发抖的黑白鹰王,目光变得极其人性化。那委屈的眼神,好像在说:你TM居然穿着马甲来追杀我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