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绝杀刀阵

见赵昊提着一把木刀出场,多数人觉得他只是尽一份力,毕竟他今天还没出过手。

但也有人不这么想,比如安妮和斯嘉丽就对他很有信心,她们多次目睹赵日天创造奇迹。

手持青木刃的赵昊,起手式很奇怪,众人从没见过这样的招式。

事实上,这是赵昊首次秀出自己最新的杀招。

几天之前,狂战刀法终于晋升到了A级,继狂野冲刺、横扫千军、拔刀斩之后,开启了第四个特技——绝杀刀阵!

这个特技名副其实,超越了招式的范畴,蕴含着阵法的玄机。

赵昊自己也对刀阵抱有期待,碧蓝巨蛋总不能把阵法也反弹过来吧?

当他一出手,众人顿时屏住了呼吸。

只见一道道肉眼可见的刀罡在半空中闪烁,足有三百六十个之多。那些刀罡极速进行着排列组合,有两仪阵的相辅相成,有五行阵的相生相克,也有九宫阵的玄奥难测,令人大开眼界。

巨蛋所在的地面上,形成了一个带着奇异纹路的圆圈,很像DNF里鬼泣的阵法。

突然,半空的刀罡和地面的纹路合二为一,导致巨蛋发出了痛苦的咆哮。

三百六十道刀罡疯狂搅动起来,那场面就好像是一台榨汁机,而碧蓝巨蛋就是被扔进榨汁机里的一根胡萝卜,很快就要被绞成碎片。

屏住呼吸的众人眼中闪过期待,首先,赵昊的攻击并没有被反弹回来。其次,从那巨蛋的咆哮声中,他们听出了一种痛苦,还有种难以形容的东西,说明绝杀刀阵对它构成了威胁。

小姨子目瞪口呆地望着赵姐夫,眸子里的难以置信挡也挡不住,这么多人都对付不了的碧蓝巨蛋,竟然被赵昊揍得哇哇大叫,这个体育老师的传人已经强悍到这种程度了吗?

咔嚓!

一种蛋壳破裂的声音响起,令所有人眼睛冒光。

那声音太亲切了,就像吃早餐时剥白水蛋,敲击蛋壳时发出来的声响。

所有人心情都是凌乱的,大家头一次觉得蛋壳破碎的声音听起来这么爽。

与此同时,众人看见一层碧蓝色的蛋壳在天空中废物,碎裂成无数碎片。

“太好了!”

“欧耶,成功了吗?”

“日天,太6了,哥谁都不服,就服你!”

“日天,你真正的实力果然很犀利啊!”

“厉害了我的日天,这一刀啥时候练成的?”

碎裂的蛋壳化作一阵碧蓝色的小雨,秦晟等人忍不住欢呼起来。

就在这时候,他们听见一个极其不雅的骂声:

“尼玛卖批!”

破口大骂的人,是赵昊。

伴随着骂声,绝杀刀阵消失了。

这个特技冷却时间长达一天,今天没机会再次使用。

直到这一刻,众人才明白赵昊爆粗口的原因。

正常的蛋被敲碎了蛋壳,里面一层肯定是蛋白,最里面一层是蛋黄。而那个巨蛋很不正常,最外层的碧蓝蛋壳碎裂之后,里面竟然还有一层浅蓝色的蛋壳……

“靠,这什么情况?”秦晟傻眼了。

“哔了狗啊,两层蛋壳?”董干天也干瞪眼。

“MMP,这不是逗我们吗?”阳顶天忍不住也爆了粗口。

“不会还有第三层蛋壳吧?”张德开那表情都快哭出来了。

在众人的叫骂声中,那碧蓝……不,浅蓝巨蛋非常得意。

“咕噜咕噜……哇哈哈!”

浅蓝巨蛋叫得比众人还大声,透着挑衅的意味。

那贱贱的声音,好像在说:来吧,侮辱我吧,请更加用力地打我吧!

赵昊差点仰头喷出一口鲜血,感觉又上了这个蛋蛋的当。

“大家小心!”安妮突然提醒了一声:“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个蛋很希望我们攻击它?还有,蛋壳破碎以后,它好像很高兴?”

“对,我也有这种感觉。”杨红也激发了女孩子的第六感:“那层蛋壳,好像约束着它,我们打破蛋壳,有可能是帮助它脱困。”

“有道理,你们说这东西会不会是一种妖孽,被困在了蛋壳中。那两层蛋壳其实是一种神秘的封印,我们打破封印,等于帮了它一个大忙。”花椒顺着杨红的思路分析道。

众人无言以对,觉得这个推理很靠谱。

现在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巨蛋智慧很高,貌似从头到尾都在戏耍众人。

“就算里面藏着一只妖怪,我们这么多人犯不着怕它,不如把蛋壳打碎,和它正面比划一下!”红辣椒热血沸腾道,显然她更喜欢那种堂堂正正的对战,而不是去打一个蛋蛋。

“没错,不如放它出来,和她明刀明枪的硬刚一盘。现在这样打一个蛋,哥真的是受够了!”董干天的思路和红辣椒差不多,十分渴望正面一战。

“这浅蓝色的蛋壳,说不定没有反弹能力,我们再试试。”雪薇说道。

一群年轻人说做就做,轮番攻击着浅蓝巨蛋。

和雪薇猜想的一样,浅蓝巨蛋不再反弹伤害。

但是,那浅蓝色的蛋壳,比之前的碧蓝色蛋壳更恶心人。

如果说碧蓝蛋壳的特效是“反弹伤害”,那么浅蓝蛋壳的特效就是“吸收伤害”,无论什么样的攻击,全部被浅蓝蛋壳吸了进去。而那巨蛋依然活蹦乱跳的,发出爽歪歪的怪叫声,好像在说:“用力,再用力一点……”

众人被那巨蛋气得吐血,却拿它没办法。

在场几个妹子,都忍不住小声骂了脏话。

所有人都憋着一口气,遇到这种怪蛋,大家一身本领使不出来。要说就这样放弃,每个人都不甘心,毕竟这是一条回家的路。可要说继续打下去,却没有行之有效的办法,让人产生一种重拳打在棉花上的悲催感。

“奴家试一下可以吗?”

观战许久的老板娘,突然开口了。

她说的是一个疑问句,其实表达的意思很肯定。

只见她那保养得犹如花季少女的白嫩小手中,多了一支纯白的玉箫。

队友们立刻屏住了呼吸,大家认识老板娘的时间都不短了,第一次见到她拿出武器。

其中以秦晟和阳顶天最吃惊,他们认识老板娘很久了,一度以为这个尤物从来不使用武器。

在众人默默注视下,老板娘拿起玉箫,极其销魂地将它放在了唇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