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护身符显神通

遇到手段通玄的强者,所谓的人多力量大,就成了一句笑话。

包括老板娘这种大巨头在内,所有人都对那碧蓝水球无计可施。金发女子一出手,形成了一种令他们无法理解也无法破解的战斗方式,从心灵深处感到无能为力。

某些时候,人类会感觉自己特别渺小。

此时此刻,就是那个某门特。

水球内的液体极其古怪,困在里面的人非常吃力,挣扎不到一分钟就耗尽了体能。和溺水而亡的人很相似,众人的皮肤变得惨白,渐渐失去了呼吸,心跳也似乎停止了。

这是一种假死状态,如果有人打破水球把他们救出来,挤压出他们胸腔中的积水,再进行人工呼吸,众人就有可能绝处逢生。反过来说,如果没人这样做,那么假死就会变成真死。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了。

金发女子都懒得看水球中必死无疑的十几个弱小生物,她飞在天空中眺望远方,视野好像延伸到了万里之外,似乎在找寻着什么。

困在水球中的人,形态各异,多数人脸上还带着强烈的惊惶和不甘。

有两个人例外,其中一个是红辣椒,那张俏脸上保持着难言的悲愤。

之前那张大海啸降临的时候,红辣椒没有逃跑,她选择了鱼死网破。毫无疑问,金发女子就是杀害她姐姐的罪魁祸首,雪晴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和那个女妖怪拼了。

如果红辣椒在今天死去,那种悲愤的表情也许会持续很久,凝固成雕像。她的悲伤和愤怒都是因为姐姐,她不愿意相信姐姐就这样死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以后怎么去面对父母,怎么开口告诉父母真相,索性和那金发女妖同归于尽。

只是金发女子太强,鱼死网破的红辣椒没收到预期中的效果。

另一个人是赵昊,海啸降临的时候,他也没有跑。今天对他造成最大的打击,并不是被金发女子利用,而是……薇薇香消玉殒。

这是赵昊最无法接受的现实,以至于失去了活下去的动力。

有些人失去了最爱的人,会选择殉情。

赵昊好像就是这种人,困在水球之中,他居然没有反抗,显得十分安详。

他不知道失去了薇薇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也许死亡反而是一种解脱。

今天的赵昊,一点都不乐观。

他的乐观,源自于他有想去爱护,去守护的人。

而今天,他失去了这个人。

他感觉自己失去了一切,包括那种乐观的原动力。

命运无常。

有人求生,却死得很快。

有人求死,怎么死也死不透。

飞在空中的金发女子,高挑身躯猛地颤抖了一下。

她认真看着巨大水球中的赵昊,眸子里闪烁着惊惶。

一种让她感到恐惧的力量,在赵昊体内激荡。

这股力量,不属于赵昊,源自于他储物戒里的一件东西。

几个月前赵昊去烈焰谷的半路上,在冰原中遇到一群疯狂的蚂蚁,顺手救了一个貌似萌新的少女。那个女孩为了表达感激之情,送了他一张护身符。

那张护身符平淡无奇,和普通小庙里求来的大路货没什么区别。

赵昊随手将那护身符扔在储物戒里,时过境迁,他自己都忘了自己有这么一件东西。

一路走来,那个护身符也没有发挥过效果,赵日天多次遇险,比如被风云剑割出几百道剑伤,还有后来变身巨型螳螂被周显一剑腰斩,也没见护身符跳出来护体。

有趣的是,今时今日,那张护身符有了动静。

此时的赵昊距离只有半步之遥,再拖下去,他必死无疑。

似乎是感应到了赵昊的状况,护身符自动激活了。

它飞出了储物戒,转瞬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轰!

一道白光冲天而起,以摧枯拉朽之势将碧蓝水球震得四分五裂。

水球中的十几个人掉落在地,兀自昏迷不醒。

一道道白光在他们体内激荡,使得昏迷中的人们喷出了水箭。

他们身上的毛孔中,还渗出了一种疑似毒素的液体。

“不……不可能!你……你怎么……你怎么会有这件宝贝?”

看见那道白光,金发女子脸色剧变,声音中透着惊恐。

很遗憾,没人听得见她的声音。

耀眼的白光中,走出了一只纯白如雪的九尾狐。

它体型娇小,姿态呆萌,却凌空虚渡,漫步在天空中。

仿佛睡梦中被人吵醒,它懒洋洋地睁开了眯着的双眼。

那一瞬间,九尾狐气势巨变,一股犹如天神下凡的气息震慑着世间万物。它不经意地乜了金发女子一眼,那眼神透着一种居高临下,仿佛它就是这个世界最高贵的帝王,指点江山傲视天下,任何生灵都将臣服于它。

“尊……尊主?”

金发女子吓得面无人色,声音在发抖,身体也在颤抖。

雪白的九尾狐没有搭理对方,轻轻地摇了摇尾巴。

“不!”

金发女子发出一声惊恐之际的尖叫,转过身就跑。

她速度快得惊人,眨眼间竟然瞬移到了十里之外。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白狐狸轻轻摇动的九根尾巴,释放出了九道难以形容的气流。

那种气流跨越了距离的障碍,隔着十里之遥锁定了金发女子,紧接着九股气流汇聚成一团,形成了一个恐怖的大漩涡,将金发女子卷了进去。

身处绝境,金发女子一咬牙,那套金色长袍迸发出刺眼的金光。

轰的一声巨响,九股气流形成的大漩涡轰然破碎。金发女子变得一丝不挂,那套神秘的金色长袍变成了无数碎片,她脸色惨白,嘴角挂着血迹。她那令人喷血的身躯,现在是真正的喷血了,白花花的身上有十几条染血的伤口,仓皇地朝着远处裸`奔而去。

雪白九尾狐并没有穷追不舍的意思,它低头看了沉睡中的赵昊一眼,眼中闪烁着思索的光芒。渐渐地,九尾狐身影越来越淡,就好像是一个虚空中的投影,即将离开这个位面。

几秒钟之后,白光消散,九尾狐也消失了。

金发女子也跑得无影无踪,生死未知。

犹如退潮一样,漂流岛上的海水纷纷退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个岛屿恢复了原来的老样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