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冰魔任无忌

2015年3月16日,一个特殊的日子。

2014年9月16日,在漂流岛,雪薇被那巨蛋吞噬。

她离开这个世界,正好半年了。

包括红辣椒在内,所有人都认定薇薇已经死了。但是赵昊不接受这个设定,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没亲眼见到薇薇的遗体,他固执地认为薇薇还活着。

想找到薇薇,首先要找到罪魁祸首——金发女妖。

这是赵昊半年来奋斗的目标,甚至是支撑他活下去的源动力。

他定居在漂流岛,守株待兔。

金发女妖不知所踪,跑出去找她无异于大海捞针。赵昊有种直觉,漂流岛是那个老妖婆的根据地,总有一天她会回来。

当然,如今的漂流岛早已经不再漂流,大漩涡也不见了。它固定在距离海岸十里远的地方,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的海边小岛。

期间赵昊也去中立之地做过买卖,兑换了很多资源,他清零的变异基因再次满值。只剩八年多寿命的赵昊,没有再盲目地进化,他真正静下心来潜修。

九重天,始终未能解锁第六层。

赵昊发现了一个秘密,在大成境界之上,还有一个更高的境界。

换句话说,他的九重天第一层至第五层,并没有达到最高水准。

这给了赵昊很大的动力,也给了他打发时间的机会,否则他整天一个人闷在漂流岛上,一睁开眼就睹物思人,迟早要发疯。

赵昊修炼九重天的天赋毋庸置疑,曾经他几个月时间就练到了第五重大成,足以证明很多东西。可是大成之上的那个神秘境界,却宛若天堑,赵昊尝试了很多办法都未能突破。

那种感觉,就好像变异基因的最后1点。

那是一道坎,迈过去就是另一个世界。

在潜修的过程中,他经历了难以形容的灵异事件。

……

……

冰原西南部,一辆装甲车停在风雪中。

“所以,我真的走火入魔了吗?”

赵昊坐在装甲车里,失神地喃喃自语。

他记得很清楚,自己几天前还在漂流岛闭关修炼。

可是几天之后,他离奇地出现在了冰原上。

最扯淡的是,赵昊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前几次出现这种状况的时候,赵昊认为自己可能患有一种隐藏的梦游症。

他曾经看过一部电影,剧情大概是这样的:一个人睡在二楼的卧室里,半夜突然梦游,出去溜达了一圈,回来睡在一楼的客厅沙发上……等他醒来后,想不通自己为什么没睡在卧室里。

赵昊的情况和电影里很相似,他明明在漂流岛闭关修炼,铁了心要蹲点那个老妖婆。可是有几次他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要么在无尽森林,要么在万里冰原,让他完全搞不懂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种感觉说不出的诡异,就好像赵昊体内滋生了“另一个自己”。

当他的本尊睡着以后,另一个自己接管了身体,跑到了万里之外。

他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跑这么远是为了什么。

“这应该不是梦游症了,情况有点严重……薇薇以前说过,她们雪家当年有个前辈,练功走火入魔,变成了另一个人,打伤了他的亲兄弟……日了狗啊,我会不会也是走火入魔了,有时候会变成另外一个人?”

赵昊自言自语着,额头冒出了冷汗。

一种强烈的危机感涌上心头,他担心自己变成另一个人,不记得薇薇,不记得他的朋友,有一天对自己人干出禽兽不如的事情。

这种设定,光是想一想就令人压力山大。

……

……

同样的时间,不同的地点。

一个风流倜傥的青年,降落在漂流岛。

他叫秦晟,每个月都会去岛上看望发小。

走进岛上那个赵昊亲手修建的石屋中,秦晟并未发现赵昊的踪影。

他又借助飞行战装在岛上快速飞行了一圈,还是没看见赵昊。

“兄弟,你为什么要骗我?”

落地之后,秦晟面色凝重。

三个月前,他问过发小一个问题:“你是不是经常出去晃悠?”

赵昊是这样回答的:“不可能,我只去中立之地买过一次东西。”

那时候秦晟选择相信发小,他觉得赵昊没必要在这方面撒谎。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件件怪事,让秦晟产生了疑心。

两个月前,一个冰雪堡的进化者跑去面见秦晟,告知了这样一个消息:他在冰原看见了冰魔任无忌,那个人长得很像秦堡主的好朋友赵日天……

秦晟将这件事压了下去,用一些好处堵住了那人的嘴。

几天之前,消息传来,冰魔任无忌在冰原西南部连杀十八人。

秦晟闻讯立刻赶去,没有看到任无忌的踪影。

随后秦晟火速前往漂流岛,那一刻他心中还抱有希望,如果赵昊正在漂流岛修炼,说明他不是任无忌,或许所谓的冰魔只是长得有点像赵昊,天底下长得相似的人多了去了。

可是现在,漂流岛空无一人。

……

……

冰原的另一端,两个人驾驶坐骑快速奔往烈焰谷。

如今的烈焰谷,又恢复了几分生机。

红辣椒久居于此,据说谷里的大火山能够帮助她修炼。

小刀、安妮、斯嘉丽,这三个原本就出身于烈焰谷的人,也重回了故地。

归家计划变得虚无缥缈,所有人都在努力提升自己,等待着下一次回家的机会。

这天中午,四人正凑一块儿聚餐,看见了突如其来的两个故人。

跑进谷里的两个人,一个是董干天,一个是张破天。

董干天面如金纸,牙齿上还带着血迹,似乎被人揍得吐过血。

张德开情况比较好,只是脸色很怪异,好像遇到了某种怪事。

“你们俩这是怎么啦?”红辣椒好奇道。

“奇怪,这冰原上还有谁能欺负你们,难道你们遇到妖怪了?”斯嘉丽跟着说道。

董干天一脸沉痛道:“别提了,遇到了冰魔任无忌,差点被他弄死。”

“现在的新人越来越嚣张了呀,我们这些老人不出去蹭个热点,他们真的以为自己天下无敌吗?”红辣椒愤然道,在她看来,最近那些新人如日中天,是因为有一批老人都在低调闭关,逐渐被世人遗忘了。

“不会吧,你们两个联手,打不过任无忌?”斯嘉丽提出了重点。

“这年头的新人都这么厉害?”小刀有些意外。

“打不打得过先不说,能不能打是个问题。”张德开的脸色更加古怪了。

“什么意思?”安妮插了句嘴,总觉得对方话里有话。

张德开揉了揉太阳穴,一副焦头烂额的模样:“你们知道冰魔任无忌是谁吗?”

“谁呀,怎么害得你好像便秘似的?”红辣椒一贯是有什么说什么。

“不会是我们的老熟人吧?”斯嘉丽随口说了一句。

“你说对了。”这次开口的,是董干天。

“究竟是谁,别卖关子。”红辣椒和斯嘉丽异口同声催促道。

张德开深吸了一口气,用哭笑不得的口吻道:“说了你们可能不信,传说中的冰魔任无忌,其实是……日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