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白鹿、少女

无尽森林,这座方圆几千里的原始森林,隐藏着很多秘密。

即便是中立之地F4,也不敢说去过森林里的每个角落。

有好几个区域,被人类划作禁区,没人敢闯进去找死。

森林东部一片迷雾中,赫然别有洞天。

里面是一个风景宜人的小山谷,一只白鹿徜徉其中。

从外面路过的人,好像看不见迷雾,纷纷绕道离开了。

这天下午,一个豆蔻少女走进了迷雾中。

少女粉雕玉琢,天生的美人胚子,从头到脚完美无瑕,宛若神灵的杰作。

看到那女孩,白鹿身躯剧震,产生了神奇的变化。

眨眼之间,那头白鹿,变成了一个风华正茂的白衣女子。

“拜见少尊。”

白衣女子似乎对那豆蔻少女十分敬畏,跪拜行了大礼。

“不必多礼。”少女伸手虚扶,一股无形的力量穿过白衣女子的身体,仿佛试探出了对方的实力,喃喃道:“不错,半步妖王了。你白鹿一族历经千万年磨难,总算要诞生一位妖王。”

“少尊谬赞,那半步之遥,宛若天堑,妾身不敢奢望妖王之位。”白衣女子惶恐道。

“你何必自谦,当日你我共听通天神木传道,按辈分来讲你我也称得上师姐师妹。”少女年纪看起来比对方小了十岁,却带着老气横秋的味道,宛若大姑妈教小侄女做人:“你参透了第七重天,妖王之位,迟早是你囊中之物。若有机缘,你晋升妖皇,也并非不可能……”

“谢少尊吉言,妾身定当加倍努力。”白衣女子无计可施,只得顺着对方说下去。

“你晋升妖王之后,有何打算,飞升去二阶天域,还是祭天建一座妖王城?”少女带着一丝期许道:“无尽森林乃通天神木故地,亿万年来从未有过妖王城,你若是在这里建一座城,倒是很有意思呢。”

白衣女子心里一紧,假装没听懂对方的暗示,说道:“回禀少尊,我孑然一身,了无牵挂,有意去二阶天域开开眼界。”

“是吗?”少女美眸中闪过一道寒光,语气中也多了一丝寒意:“妖王城,乃天赐之物。自古以来,谁不想证得那妖王果位,获得那从天而降的古城?此乃无上荣光,福泽子孙万代,我从未听说有哪个妖王拒绝建城,莫非你要做那打破规矩的第一人?”

“妾身不敢。”白衣女子流露出几分我见犹怜的伤感:“如少尊所言,妖王城,福泽子孙后代。然先夫早逝,妾身并无子嗣,建城又有何用?”

“借口!”少女身上仿佛覆盖了一层寒霜,冷喝道:“你虽无子嗣,却有同族,找个继承者有何难?你白鹿一族本是天生祥瑞之物,受万劫而不灭,说吧,是什么让你放弃了光大整个白鹿一族的念头?”

“既然少尊相问,妾身就直说了。”白衣女子眼看瞒不过去,索性坦露心迹:“我听说有几座古城被人族打下来了,第一个沦陷的,竟是中州古城。想当年中州妖王何等英雄盖世,然它飞升之后,子孙后代并不争气,毁于人族之手。”

少女冷冷道:“不用绕弯子,直说吧。”

“妾身害怕。”白衣女子果然直说了:“这森林里人类众多,妾身若建城,便成了众矢之的。待我飞升之后,妾身的同族弱小,如何能守得住妖王城?”

“你在激我?”少女不怒反笑:“呵呵,你和那些顽固的老东西一样,巴不得将人族杀得一干二净,不是吗?”

“少尊明鉴,我白鹿一族自古以来不喜杀戮,能忍则忍,非到万不得已绝不出手。”白衣女子不卑不亢道:“只是妾身想不明白,人族大肆破坏这片乐土,猎杀无数生灵,我辈大妖为何不管不问,任由人类为所欲为?”

“此乃天道法则,我也无能为力。”少女美眸中流露出一丝狡黠:“其实也并非毫无办法,天道规定我们不得主动攻击人族,又没规定我们不许反击。兔子急了还咬人,更何况是你们这些大妖?”

说着,她奇怪地笑了笑:“今天我来找你的路上,遇到一个人类男子,我故意在溪边更衣,那人果然跑来调戏我,被我撕成了三百四十八块,好过瘾呢……你看,天道并未责罚于我。你们呀,就是死脑筋,要学会合理的运用一些方式方法。”

白衣女子惊呆了,眼中的潜台词好像是:这样也行?

“看得出来,你对人族并无好感。”少女天真无邪地望着白鹿,突然语出惊人:“那我就想不明白了呢,你为什么要将你的本命精华送给人类?”

白衣女子倒吸一口凉气,面带惊愕道:“少尊在说什么,妾身听不懂。”

“你口口声声叫我少尊,心里并未把我当回事呢。”少女慢悠悠地取出一副画像,摊开后,那画中的黑衣青年,赫然是赵日天。

白衣女子面色煞白,当场呆若木鸡。

“师姐,你比我年长,姑且叫你一声师姐吧。”少女面带玩味之色:“在这一阶天域,只有少数几个人类得到了通灵之物,其中大多数都是借助天地灵果,突破了那一道坎。唯独这画中人不同,据我所知,你是第一个把本命精华白送给人类的大妖!”

扑通!

白衣女子跪倒在地,面如死灰道:“妾身有罪,请少尊责罚。”

“我责罚你做什么?你做得好,做得很好,挑了一个相当有趣的人类。”少女笑嘻嘻道:“你只需对我说句真心话,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白衣女子跪地不起,坦白从宽:“妾身对血魅剑妖恨之入骨,心中执念积压了五百年。当日一战,那个人类阴差阳错帮了我一个忙,解开我多年心结。妾身一时糊涂,见他重伤垂死,给了他一缕本命精华。”

“白鹿一族历来有仇必报、有恩必还,你没有做错。”少女自嘲道:“看来是我多想啦,当初那个人类也听过通天神木讲道,他苏醒的时间比你我更晚,也许参悟了第八重天,说不定还触碰到万古以来无人见识过的第九重天门槛呢。”

顿了顿,少女接着道:“亿万年来,他是通天神木所认可的唯一一个人类,你我都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我本以为你想和那个人类结一桩善缘呢,原来你只是为了报恩,怪我,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白衣女子满头冷汗,衣裳都被浸湿了,接不上少女的话茬。

“无论是善缘还是报恩,总之你和那个人类之间沾染了因果。”少女继续说道:“你执意要飞升,我不拦你。给你提个小小的意见,你飞升之前,去看他一眼,了却你们的因果。”

白衣女子迟疑道:“妾身不知如何了却因果,请少尊明示。”

“你很紧张呢,我知你不喜杀生,害怕我叫你杀了他?”少女娇笑起来:“那么有趣的人类,我怎么舍得让他死呢。此人的进境超乎我想象,他修炼九重天,竟生出了心魔,比预期中早了几年,情况很不妙呀。”

“那人天资远超妾身,怎会心魔附体?”白衣女子吃了一惊。

“不过是种族的差别罢了,你白鹿一族本性纯良,心魔不生。人类花花肠子太多,是天地间最复杂的动物,滋生心魔是难免的。”少女语气不急不缓,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中,喃喃道:“你是白鹿一族千年来最聪慧的一个,我的意思想必你已经明白啦,事不宜迟,快去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