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师姐师弟

“你叫我什么?”

幻化为人的白鹿,注视着变得有些消瘦憔悴的赵昊。

她的眼神十分恬静,不像金发女妖那样犀利得一眼看穿所有的秘密,也不像老板娘那样目光妖媚得能让人暴露出心底的秘密。白鹿的平静,就像一首诗:你说与不说,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鹿姐……”赵昊讪笑道,这本来是他以前瞎叫的称呼,套在这种高级妖怪身上貌似不太合适,于是昧着良心补充了一句:“姑娘与我邻家一位姐姐有几分相似,小弟自作主张这样称呼你,还请见谅。”

“邻家姐姐?”白鹿嫣然一笑,光彩照人。

这一刻,赵昊相信了一句话:主要看气质……

即使是长相一般的妹子,有了白鹿这种气质,也会变得魅力无穷。

那种气质所蕴含的舒适感太强烈了,让人身心愉悦。

几个月来沉默寡言的赵昊,似乎被那种舒适感激活了,抛开了心中的阴霾,时隔半年后重新绽放出一种阳光灿烂的笑容:“是啊,邻家姐姐,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我误以为你就是她。”

赵日天吹牛皮不打草稿,他心里有十万个为什么,难得遇到白鹿,说不定能解开他心中很多疑惑,因此他厚着脸皮套交情。

“你我虽非同族,却共同聆听通天神木传道,有同门之谊,此乃天意。”白鹿始终带着一丝浅浅的笑意:“今日你我重逢也是缘分,若不嫌弃,你叫我师姐,我称你师弟。”

“对对对,缘分呐,谢谢啊!师姐在上,小弟见过师姐!”赵昊顺着杆子往上爬,心中暗自震惊,鹿姐措辞古朴文雅,说明进化世界高级妖怪的文化程度并不低。换句话说,这种妖怪不好忽悠,一个不慎能把自己给搭进去。

“我观师弟气色不佳,比当日消瘦了不少,莫非有什么烦心事?”鹿姐不愧是鹿姐,一开口就送来了邻家姐姐的关怀。

我靠,要不要这么配合?赵昊心里一喜,他正琢磨该如何把话题往那方面引导,鹿姐此话正中他下怀,连忙说道:“实不相瞒,小弟修炼遇到了壁障。师姐,你我修炼同样的进化术,不知能否指点一二?”

“指点谈不上,你我份属同门,互相交流倒也无妨。”鹿姐话说得很漂亮,还给赵昊戴了顶高帽子:“师弟天资超绝,得通天神木青睐,他日成就远在我之上,师姐也想找师弟请教呢。”

“师姐过奖了,我哪里谈得上什么天资超绝。”赵昊嘴上谦虚,心里还是很受用的,趁着聊天气氛这么愉快,悄悄地步入了正题:“师姐,小弟至今无法修炼第六层,请问这是为什么?”

这个疑问憋在他心里很久了,曾经他以为突破到变异级自动解锁九重天第六层,事实证明他错了。后来他以为最后1点变异基因满值,就可以解锁第六层,事实证明他又错了。

鹿姐的答案很玄幻:“五行不满,六合不开。”

赵昊愣是没听懂,一脸懵逼道:“师姐,您这八字真言,何解?”

“相传通天神木蕴含三千大道,每个生灵感悟的道皆不相同。不过,万法归一,万变不离其宗,依我愚见,第一层到第五层,蕴含五行奥妙。”讲解中的白鹿颇有高人风范,一针见血道:“若五行轮转,便可横扫六合。”

赵昊满脑子的问号:“五行轮转是什么意思?”

“道法圆满,五行轮转。”白鹿觉得自己说得够简单了。

然而赵昊严重感觉自己智商不够用,觉得自己和鹿姐是两个频道的人,交流起来太困难了,弱弱道:“道法圆满又是什么?”

鹿姐终于说了一句通俗易懂的话:“你将前五层练至圆满境界,难题迎刃而解。”

赵昊眼眶湿润了,总算是听懂了一句,连忙追问:“前五层圆满,方可修炼第六层是么?你说的圆满境界,是不是比大成还要高明的一个境界?”

白鹿:“正是。”

赵昊激动万分,恨不得跑到路边电线杆的不孕不育小广告下面大吼一句“我的病有救了”,他热切地望着白鹿道:“师姐,小弟半年前就在参悟那种圆满境界,可是那一道坎难以跨越。我苦修半年,非但未能突破,还出现了很多奇怪的事情。”

白鹿眸心闪过异色,面色如常道:“师弟可是滋生了心魔?”

“心魔?这样说也不是不行。”赵昊很欣赏鹿姐这个思路:“我时常感觉自己好像走火入魔了,修炼起来很不畅快,犹如筋疲力尽的病倒在半山腰,既没有力气下山,也没有力气爬上山顶。”

“师弟不必烦恼,你所说的奇怪之事,实属正常。”白鹿公布了一个秘密:“道法圆满,先斩心魔。所有修炼神木进化术的生灵,皆须面对这一难关。”

“就是说必须斩掉心魔,才可能突破到圆满境界,小弟正处于那个节骨眼儿上是吗?”赵昊找到了病根,松了一口气,接着问道:“请问如何斩掉心魔,师姐有没有斩过?”

“此事分为两种情况。”白鹿耐心解释道:“一种是厚积薄发,有些生灵聆听神木传道之前,已有几百上千年的道行,斩杀心魔相对容易。例如师姐我,在此之前已有多年积累,小有所成,斩掉心魔并未遇到障碍。”

赵昊差点哭了,几百上千年的积淀,这简直要了亲命了。

他只剩八年寿命,等不起啊!

只听白鹿继续说道:“另一种情况,通常是幼年生灵听了神木传道,由于阅历浅积淀少,根基不稳,时常出现你说的那种走火入魔之兆,做出身不由己之事。”

显而易见,赵昊就是那种初出茅庐的“幼年生灵”,腆着脸向过来人求助:“师姐,你说的这第二种情况,该如何解决?”

“难。”白鹿只说了一个字。

赵昊不肯放弃:“再难也有办法解决的吧?”

“据我所知,幼年生灵斩杀心魔,全看个人造化,没有固定之法。”白鹿先泼了一盆冷水,接下来又送了点温暖:“你说得也没错,世间任何难题皆有破解之法。我听说过一种古老的解决之道,也不知是否管用,师弟可敢一试?”

奇怪,今天设置的自动更新不管用,后台出问题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