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道心种魔

赵昊有种直觉,鹿姐突然冒出来,未必是个巧合。

这位大姐绕了半天,好像有意引导他去尝试那种“古老的秘法”。自从被碧蓝巨蛋算计之后,赵日天吃一堑长一智,深知妖怪套路深,时刻都有防备。

他心里雪亮,表面上装作一无所知,问道:“师姐说的古老秘法是什么?”

“也称不上秘法,就是一种别出心裁的对抗心魔之法。”白鹿脾气比邻家姐姐还好,始终保持着耐心:“寻常生灵对抗心魔,无非是将其斩灭,彻底从体内驱除。我所说的方法,则是借心魔之力为己用,古称道心种魔。”

赵昊差点摔倒,怀疑自己穿越到了黄易小说中。

“师弟为何诧异?”白鹿感觉师弟表情太夸张了。

“额……没什么。”赵昊摒除恶搞的念头,认真问道:“师姐,我不明白,借用心魔的力量有什么用?”

“看来你确实不明白。”白鹿莞尔一笑,抛出一个引子:“无论何种生灵,体内都蕴含着其自身都无法理解的力量,这样说你可能理解?”

“大概能。”赵昊若有所思,想起地球上流传的两种很科学的说法。

一种是大脑开发论,据说普通人大脑开发程度只有百分之六左右,爱因斯坦那种牛人也只开发了百分之十,如果能开发到百分之二十以上,人类就可以脱掉裤子日苍天。另一种是潜能论,有学者研究表明,人体的潜能无限大,绝大多数人都只开发出其中很小的一部分。

“心魔,由心而生,他是另一个你。”白鹿语出惊人:“本体越强之辈,心魔往往也越强。他极可能开发出你体内另一种力量,一种你自己都无法想象的力量。当你降服了这个心魔,你便可获得他的力量,两股力量合二为一,你的实力将成倍提升!”

“这样也行?”赵昊惊呆了:“照此说来,心魔不见得是坏事啊。”

“师弟言之有理,心魔未必都是邪恶之辈。有些本性凶残暴戾的生灵,它们的心魔,反而是善良仁慈之辈。”白鹿说道:“若收复心魔,前途不可限量。千年之前,蜃皇道心种魔,成为一阶天域有史以来第一位妖皇。”

“妖皇?”赵昊心里一动,腆着脸道:“师姐,冒昧问一句,你们妖……妖族,分为几个等级?”

白鹿犹豫了几秒钟,道:“你我本是异类,有些话本不该对你讲。既然你是我师弟,又是神木认可之人,不涉及我妖族机密之事,说说也不妨。”

顿了顿,她解开了赵昊的疑惑:“我妖族,分五等,小妖、中妖、大妖、妖王、妖皇。”

妖族内部的分级制度,前面四种和牛鸽鸽的说法差不多。不同的是,在妖王之上,还有一种人类无法理解的妖皇。

赵昊心脏忍不住抽搐了一下,脱口而出:“你们妖族自称‘本皇’之辈,是不是妖皇?”

“没错。”白鹿很耿直地承认了,还爆出一个猛料:“妖族敢自称本皇者,唯有蜃皇,她是一阶天域唯一的妖皇,逆天而为,曾连斩十八妖王,沾染无数业果,千年前被通天神木封印在碧蓝岛。”

赵昊脑子里嗡的一声,忍不住一把抓住鹿姐的手腕,状若疯狂道:“师姐,你说的碧蓝岛,是不是森林最东边海域上那个漂流岛?”

“是的。”白鹿讶然注视赵昊:“师弟,你为何如此激动?”

我勒个草!

赵昊心里不断骂脏话,他不知道自己这是什么人品,本来想捡漏的,捏一个软柿子,结果踢到铁板,放出了一阶进化世界最牛逼的妖皇,这是何等尼玛的卧槽啊!

“师姐,据我所知,那什么蜃皇已经破开了封印。”赵昊不动声色地套路了一下,蜃皇当年杀了十八个妖王,一看就是妖族公敌,说不定妖族的大兄弟们都想找她报仇。退一万步说,能够通过白鹿打听到蜃皇的去向也不错。

“我知道。”鹿姐比赵师弟想象中平静多了,淡然道:“半年前蜃皇出世,惊动了整个妖族。她已经压制不住自己的力量,这个世界容不下她,想必已飞升去了二阶天域。”

“她飞升了?”赵昊怅然若失,自己只能去二阶进化世界报仇雪恨了吗?

“师弟有所不知,我妖族但凡成就妖王,为天地法则所不容,必须飞升。”白鹿又透露了一个秘密:“蜃皇是唯一的例外,她用一种秘术压制了自身修为,瞒天过海。相传她有这般神通,正是因为她道心种魔!”

赵昊眼睛一亮:“道心种魔这么厉害?”

“降服四个心魔为己用,其手段可想而知。”白鹿带着一丝钦佩之意:“两千年前,蜃皇本是无名小妖,有幸聆听通天神木讲道,相传参悟了第八重天。蜃皇天纵奇才,福缘深厚,道心种魔,打遍一阶天域无敌手。成也心魔,败也心魔,蜃皇降服第五个心魔之时,惨遭反噬,自此性情大变,造下无边杀孽,后被神木封印思过……”

“降服四个心魔就那么牛?”

赵昊一股热血从脚底板直冲天灵盖,重新找到了奋斗的目标。

按照鹿姐的说法,九重天每一层圆满,就会出现一个心魔。金发女妖,也就是蜃皇,最多也就收服八个心魔。而赵日天,理论上可以降服九个心魔!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这是赵昊最爱干的事情,江湖人称answe-ball。

本来对于鹿姐所说的道心种魔,赵昊只是随便听听,就当长点见识,没打算去尝试。可是现在,听过了蜃皇的发家史,赵昊有了决定。

无论他想找到蜃皇打听薇薇的生死,还是杀了蜃皇报仇雪恨,都必须道心种魔。否则,他根本不可能干得过那个千年老妖婆。

和以前那种比大海捞针的迷茫相比,此刻的赵昊,总算看到了一点希望。

有一个奋斗的目标,总比浑浑噩噩麻木地活着要好,不是吗?

赵昊松开了白鹿的玉手,歉意一笑:“师姐,不好意思,我刚才太激动,失礼了。能不能仔细说说,道心种魔具体如何运作?”

白鹿深深看了他一眼,道:“师弟,虽说心魔不见得是坏事,但降服心魔,却是难如登天之事。若被心魔反噬,你本心将被吞没,从此变成另一个人。莫怪师姐危言耸听,若遭反噬,你本人,可以说从此消亡了,你确定要尝试吗?”

“我现在这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有时候连存在感都没有了,就好像被另一个人抹杀了我的存在。”赵昊轻叹一声:“既然有一条活路,说什么我也得试试,师姐不妨说来听听。”

“罢了,你心意已决,师姐便知无不言。”白鹿也轻叹一声,带着惋惜之意,道:“首先,你要明白自己的心魔是什么,方可对症下药。”

“师姐,你这第一道坎,就把我难住了。”赵昊苦笑起来:“小弟至今还不知道自己的心魔是什么,说来惭愧,我多次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醒来,不知道自己为何置身于此,不知道自己做过什么。”

“师弟莫慌,你修炼神木道法,心魔在五行之中,应是金木水火土其中一种。找出那心魔并不难,你只需找几个信得过的人看住你,当你心魔附体之时,他们和那心魔交谈,轻易便可得知那心魔的身份,以及手段。”

“找信得过的朋友不难,但是有风险。”赵昊皱眉道:“师姐,假如另外一个我不讲道理,会不会伤害到我的朋友?小弟说句托大的话,有时候我体内的力量爆发出来,连我自己都怕。”

白鹿颔首道:“师弟你这担心不无道理,若是那心魔挖掘出了你的潜力,极可能比你本体还要强大。若他六亲不认,你的朋友性命堪忧。”

赵昊很认可这种猜测,毕竟连血魅剑妖都跟“另一个自己”灵魂绑定了,想想就扎心。那个心魔很可能比他本人还要牛叉,不得不防。

见他愁眉苦脸,白鹿语气一软:“罢了,我陪你走一趟吧。若是你心魔强横,师姐便出手拿下他,到时候你可别怪师姐下手太狠。”

赵昊受宠若惊:“师姐,你为何对我这么好?”

白鹿微微一笑:“你不必多想,当日我欠你一个人情。若非你拼死相助,我与血魅剑妖谁死谁活尚未可知。师姐五百年的执念因你而解,助你一臂之力也是应该的。”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赵昊小心肝砰砰乱跳,试探性地说道:“师姐,你送我本命精华,早已还了人情。要不是你,小弟也没有今天。”

“那我更得帮你了,你和我见过的人族很不一样,或许这就是通天神木选中你的原因。”白鹿笑容很亲切:“帮你,也是在帮我自己,你不用觉得欠了我什么。”

赵昊怔了怔:“此话怎讲?”

“不瞒你说,师姐正卡在一个瓶颈,进一步便是妖王之尊,退一步万劫不复。”白鹿抬头看着天空,有种令人怜惜的落寞:“那个瓶颈,已非单纯的力量所能突破,需要一个千载难逢的契机。而那契机,也许就在应你身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