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庒文军

“瞧你说的,我哪敢教你怎么做,人家只是按照你的要求畅所欲言而已。”老板娘又流露出那种贤内助小女人的气质,旁边的秦晟看得都醉了。

然而赵昊早已看穿了一切,自从当初从老板娘身上领教到那种王霸如武则天的意境,他就不相信这是一个甘愿躲在幕后的小女人。

他笑道:“既然是畅所欲言,那你把你的想法全部说出来,在下洗耳恭听。”

老板娘达到了她预期中的效果,也不再藏着掖着了:“办法不是没有,你找一个人,一个能够和京城里的高层说得上话的人,让他把古城献出去。事成之后,他能够给大家争取一点好处,我想咱们每个人在这古城里分一间铺子是没问题的。”

赵昊没说话,用询问的眼光扫过众人。

事关重大,秦晟和董干天这些逗逼已经给不出意见。

倒是花椒开口了:“日天,如果你自己当出头鸟,恐怕很麻烦,老板娘这法子可行。”

“要是能找到给京里递话的人,这法子确实比较妥当。如果一切顺利,在座的身上有前科的,说不定能赦免。”老苗自顾自地抽着嗨皮烟,道:“关键是找谁去递话?”

“哈哈哈哈,这个问题就不用我们操心了。”赵昊大笑起来,目光玩味地望着那个风情万种的尤物:“老板娘,你说的那个人,就是你自己吧?”

“讨厌,想不到你这样看轻奴家。”老板娘娇嗔一声,一副被侮辱了人格的模样:“人家好心好意帮你出主意,你把我当成什么人啦?”

这次赵昊有点惊讶了,打死他也不相信老板娘甘做活雷锋。

“老板娘不去,那谁还能递话?”秦晟心疼了老板娘几秒。

“我看杨红可以去。”张德开站着说话不腰疼:“军中绿花,你是军校出来的,你们学校领导都是高级军官吧,能不能和上面沟通一下?”

“别呀,我不行的,我从来没和校领导说过话。”杨红脸都吓白了。

“要不找汪晓龙去试试?”董干天净出馊主意。

“没用的,他压根儿不想回家,怎么可能帮我们递话。”秦晟否决了这个提议。

关系到华国的内部讨论,安妮、斯嘉丽、克里斯静坐着没插话。

赵昊顺着安妮的目光看去,忽然心里一动。

在他的印象中,这个女孩看问题很深刻,看人也很有一套。

此时的安妮,有意无意地注视着平安客栈的大掌柜——庄先生。

赵昊找到了反常之处,自打进了这个大厅,庄先生从头到尾不发一言。这实在很不科学,平日里这个狗头军师话很多,就是老板娘的代言人,今天反过来了,老板娘站在前头,庄先生反而安静地做个美男子,事出反常必有妖。

“老板娘,庄先生,你们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能不能帮小弟推荐一个合适的人选?”赵昊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庄先生的反应。

“你找我没用。”老板娘好像还在生气,嗔怪地白了赵昊一眼,不经意地补了一句:“算你还有点眼光,知道请教庄先生,他肯定是有办法的。”

赵昊顿时心里雪亮,站起身抱拳道:“庄先生,还请指点迷津。”

“不敢不敢。”庄先生也站起身还礼,一脸愧疚道:“我有一个笨办法,只是难以启齿,庄某实在不愿夺了各位的功劳。”

赵昊充分领略到了一个谋士的无耻,更扯淡的是你明知道对方无耻,还得配合着演戏:“庄先生说哪里的话,大家都是老朋友了,一路走来多不容易啊,有什么话您尽管开口。”

“那我就斗胆直言了。”庄先生挺直了腰板,散发出一种迷之自信:“庄某不才,我有办法和上面沟通,也有信心帮在座所有朋友洗脱那些莫须有的罪名。”

“真的假的?”秦晟第一个跳了起来,他背着一个强x犯的罪名,回去了都没脸见爹娘,如果能洗脱罪名那真是谢天谢地了。

赵昊同样心动,他来到进化世界是因为目击了那扯犊子的警察死亡事件,也不知道有没有被扣上一个杀警的罪名,这可是要挨枪子儿的死罪啊。

除了他之外,原本不想回去的张德开也流露出了几分兴奋。还有同样不想回去的老苗,眼中闪过一丝精芒,如果能免掉那个杀城管的罪名,他又何尝不想回家?

庄先生没回答秦晟的问题,高深莫测道:“赵兄弟,能否借更衣室一用?”

赵昊搞不懂他葫芦里卖着什么药,领着庄先生去了一个小房间。

几分钟之后,重新走进大厅的庄先生,简直换了一个人。

以前那个中年文士消失了,众人看见的是一个穿着整洁军服的中年军官,肩章上赫然是大校军衔,颇有点传说中的儒将风采。

众人集体傻眼,被这军官大叔的气场震得说不出话来。

“赵兄弟,你先看看这个。”

庄先生递过一个军官证,举止和从前截然不同,一言一行都有军旅风范。

庒文军,某特种部队参谋……

众人挨个看了看那军官证,重点看了证件照,基本确认了庄先生的身份。

“原来庄先生,不,庄长官有这种背景,失敬失敬。”赵昊感叹道。

“赵兄弟见笑了,当初我是第一批先遣部队成员,对进化世界一无所知,战友们全部牺牲了。”庒文军面带愧色:“若非老板娘施以援手,我早就是一堆白骨。庄某本以为再也回不去了,一度心灰意冷,苟活至今,实在惭愧。”

“庄先生不用自责,我进来之前,网络上都说第一批敢死队员全是铁血真汉子,网友们把你们当成大英雄。”赵昊拍了句马屁,悄然露出狐狸尾巴:“庄先生你所在的部队这么特殊,应该能够和上面交涉吧?”

“赵兄弟放心,只要我能回去,即使我人微言轻,家父也有办法传话。”庒文军透着淡淡的自信。

“不知令尊是?”赵昊很八卦,这种大事最好是打听清楚比较靠谱。

庒文军答道:“我来此之前,家父是江南军区参谋长……”

“我勒个去,那是中将吧?”董干天一下子跳了起来:“庄先生,你瞒得我们好苦啊,早知道你身世这么牛叉,我们何必担惊受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