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英雄无名

沙漠古城里没有悬空城那种宫殿,不过也有几座富丽堂皇的大型建筑。

其中一座类似古代王府的地方,如今成了赵昊的居所。

王府宴会厅里,众人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不亦乐乎。

回家,这两个在无数进化者心中百转千回的字眼,终于要变成现实了。

今晚老板娘特别活跃,还给大家吹了一箫……为众人演奏了一曲。

老板娘心情这么好,是因为在座宾客唯独缺席了一人——庒文军。

下午庒文军就走进了七彩光柱,肩负使命回去了。

赵昊明白,自己又被老板娘套路了。

庒文军得到一个天大的福利,肯定少不了老板娘的好处。

赵昊也明白,历史书写打下沙漠古城的人,一定会浓墨重彩的提到庒文军。

后人提起那位军官大叔,会把他当做和苍龙比肩的民族英雄。

这个夜晚,微醺的赵昊生出了一种感慨:英雄无名。

他甘愿英雄无名,是因为他有自知之明。

一旦回到国内,很多事情不是用拳头来解决的。

赵昊没有那种身世背景,也不具备和有关部门讨价还价的底蕴。

不再是愣头青的赵昊,突然怀念那段愣头青的日子,找回那颗初心。他的英雄无名,就是一种愣头青的单纯想法:能让朋友们都摆脱罪名,回家和亲人团聚,这已经足够了。

赵昊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秦晟醉醺醺地跑了进来,关上房门说道:“日天,今天这事儿你有点被动啊,就这样把功劳让给姓庄的了,哥替你感到憋屈啊!”

“你没搞清楚重点,我们最重要的是回家,其他一切都是次要的。”赵昊很看得开:“就算我霸占了这座城,你我都背着一个通缉犯的名声,还能回去吗?”

“庒文军这人心眼儿太多了,套路太深,你跟他讲义气,他不一定跟你讲义气啊。万一他占了大便宜,再来一个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纯洁的你该怎么面对这个残忍的世界?”秦晟憋了一肚子火,把心里话吐出来了。

“说什么也得试试,他没有和上头谈妥,我不会把护城王冠交给他。”赵昊非常平静:“老板娘特地留在这里不肯走,不就是想让我们安心吗,人与人之间多点基本的信任不是什么坏事。”

“你心真够宽的。”秦晟忿忿不平道:“就算庒文军谈妥了,我还是替你不值。你本来应该是载入史册的英雄,流芳千古啊!”

“没什么不值的,该我的东西跑不了。”赵昊云淡风轻道:“这次攻略沙漠古城算是积累了经验值了,我能打下这座城,就能打下另一座城,总有一座古城会刻下我的名字。”

秦晟倏然一惊,酒意醒了大半,深深看了发小一眼,热血沸腾道:“是我格局太小了,你说得对,回家见爹妈是头等大事。古城这东西,迟早还能再打下一座,到时候叫上我,让我也混个助攻。”

“行了,你不去找老板娘彻夜谈心,跑我房间里干嘛?”

赵昊连推带踢的把秦晟赶了出去。

秦晟刚走没多久,又有一个人来敲门了。

赵昊打开门一看,外面站着一个腼腆的男孩——小段。

“恩公……”

小段本来就沉默寡言,在赵昊面前尤其腼腆。

赵昊哭笑不得:“都说多少次了,别叫恩公,你叫我昊哥、赵大哥也行啊。”

“好的,昊哥。”小段弱弱道:“昊哥,我是来跟你告别的,我想现在就传送回去。”

赵昊闻言一愣:“大晚上的你跑回去?”

“我……我没有前科,应该不会被抓去拷问的。”小段像个娇羞的少女,都不敢抬眼看赵昊,细若蚊音道:“刚听到大家都在说回去以后怎么和家人团聚,我……我想我妈妈了。”

见赵昊没反应,小段音量大了一点:“以前医生说,现在的医学水平救不了我。我妈妈每天都躲起来哭,她不想我看见她哭泣的样子,可我还是看见了。我过完十六岁生日,偷偷跑进了七彩光柱。妈妈要是知道我还活着,一定会很开心的,昊哥,我现在就想回家。”

这孩子,还真的就是一个孩子。

赵昊暗叹一声,道:“好吧,你滴一滴血,今晚就回去。”

“谢昊哥!”小段像个被家长允许出去玩的孩子一样,说不出的激动,完成了滴血仪式之后,他刚走出两步,又回过头,有些紧张道:“昊哥,还有一件事,我想和你谈谈。”

赵昊笑道:“是不是想叫我帮你牵红线?我看你老是往雪莲身上瞄,她年纪都能做你妈了,你小子有点恋母情结……不,用一种科学的说法,你有点推姨狂魔的倾向啊,这样真的好吗?”

“不不不……不是的!”小段一张俊脸涨得通红,耳朵都变红了,吞吞吐吐道:“昊哥,我我我……我想跟你说说庄先生的事。”

赵昊也不开玩笑了,正色道:“什么事?”

“昊哥,我尊重你的选择,如果庄先生按照约定办事,那就算了。”小段突然爆发出一股杀气:“但但……但是,如果他不遵守约定,我一定帮你讨个公道!”

“你怎么帮我讨回公道?”赵昊不禁高看了小段一眼,这孩子平时不出声不吭气的,一点存在感都没有,对于大事却看得很通透。

“回到国内,很多事情不是战力来决定的。我爸爸,我爷爷,我外公,他们都很有办法……”小段终于有勇气和赵昊对视,带着点深情告白的意思:“昊哥,请相信我,我愿意赌上我的一切,我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

赵昊被这种对话方式弄得菊花一紧,感觉方圆百米弥漫着耽美的气息,连忙道:“你的心意我知道了,快回去吧,你爸妈等着你呢。”

送走小段,赵昊仰望夜空,神情有些恍惚。

他怀疑自己出现了错觉,但以他如今的境界,不太可能出现错觉。

之前小段那番深情告白,透着一种无与伦比的自信。那种自信很吓唬人,全然不把一个中将放在眼里。赵昊搞不懂那熊孩子什么来头,居然拥有那种迷之自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