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看破不说破

“好处先不谈,庄先生能把秦晟他们的罪名洗干净,我就谢天谢地了。说真的,就算把古城给我,我一不会管理二不会运营,拿着也没用。”赵昊狐疑地望着小姨子:“这些话你其实可以当着大家的面说,让他们也了解一下情况,干嘛单独叫我过来?”

“你还是要点好处比较好。”雪晴眼神一黯,幽幽道:“刚才秦晟在,我怕他受不了刺激,一怒之下跑回去了,所以才找你单独谈。”

赵昊讶然:“这话几个意思?”

“去年你爸和秦晟他老爸合伙做生意,好像不太顺利……”雪晴吞吞吐吐道:“我查了一下,秦晟他们家已经宣布破产了,你家的情况我还不清楚,可能也不太好……”

“什么?”赵昊如中雷击:“我爸妈没事吧?”

“我真的不知道,时间有限,很多事我来不及打听,你回去看看吧。”

“那我现在就回去。”

“等等。”雪晴一把拽住他:“你就穿成这样?忘了跟你说一个段子,很多人穿着战装回去的,都变成了裸~奔,战装在地球上会被封印的。”

说着,她取出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一套休闲服和运动鞋。

赵昊再吃一惊:“你吃错药了吧,对我这么好?”

“少臭美了你,没看见我大包小包拎着东西进来的吗?这次我买了十几套衣服,帮安妮她们也带了。”雪晴说着,数了五十张毛爷爷给赵昊:“我工资不高,也不好意思找家里开口,这五千块你先拿着冲个话费什么的,以后记得还我。”

“不用了,我家离七彩光柱不远,几步路我就到家了。”赵昊感受到了小姨子的体贴,这种体贴和薇薇非常相似,他明白,雪晴可能担心他家里也破产了,先拿了五千块私房钱给他应急。正因为如此,赵昊反而不肯收。

“你站住!”被拒绝的小姨子很生气,暴脾气一下子上来了,咬牙切齿道:“蠢货,我要是你,就不会立刻跑回去。克里斯说了,你那病越冲动的时候越容易发作。你最好先让自己冷静下来,确保任无忌不会兴风作浪,再考虑回家。”

“得了,我先去城外散散心。”

赵昊展开秦晟归还的黑鹰王之翼,朝着沙漠古城外面飞去。

飞到绿洲中一个隐秘之地,他对着空气喊道:“师姐,你在吗?”

一个白衣女子从风中走来,仅是背影就有种风华绝代。

鹿姐的心思很难猜,她始终不肯进入沙漠古城,最近和赵昊见面都在古城十里之外。

“师姐,我要回家一趟,这几天能不能麻烦你帮忙看一下古城?”赵昊开门见山。

“抱歉,我不能插手你们人类的事情。”白鹿眼中隐有惜别之意:“你来的正好,我本打算今日和你告别。”

赵昊一惊:“不是说好要等到我降服心魔吗?”

“师弟,你已经找到了克制心魔的方法,不需要我帮你压制了。道心种魔,全靠你自己去感悟,师姐也帮不上忙。”白鹿去意很坚决。

赵昊怅然若失,突然八卦起来:“师姐,一个月前,我感应到大沙漠里有一股浩瀚的气息冲天而起,小弟冒昧问一句,那天你是不是突破到了妖王境界?”

“师弟好本事,被你发现了。”白鹿嫣然一笑:“说来也该感谢你,还有你的心魔。他那种连续突破自我的方式,给了我很大的启发。”

赵昊心里咯噔了一下,验证了一个猜想。

其实他早就知道鹿姐达到了妖王境界,那时候他很好奇,白鹿为什么不建一座城,然后与他愉快地合作,共同发展下去。

直到获得护城王冠,赵昊才明白,人类想得到开启传送阵的钥匙,只能通过杀死妖王古城的守护者爆出来。换句话说,想得到鹿姐的妖王城,赵昊要么杀了白鹿,要么杀了白鹿的继承者。

这是赵昊不愿去做的事情,也是白鹿不愿面对的事情。

赵昊甚至在想,鹿姐带他来大沙漠对抗心魔,绝不仅仅是因为大沙漠的环境克制任无忌。沙漠古城就出现在他附近,要说这纯属巧合,似乎说不过去。

顺着这个角度延伸,鹿姐有一种坑了妖族同胞的嫌疑。

赵昊不明白鹿姐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也没有问。

经历了一路风雨,他懂得了一个道理:有些事情,看破不说破。

……

……

定了定神,赵昊找了个比较轻松的话题:“师姐以后有何打算?”

“你回家,我也要回家了。”白鹿抬头望着湛蓝的天空,呢喃道:“我还有一个心愿,回故土看看我的同族。等我了却心愿,再无牵挂,也该飞升了。”

“这么快就飞升,那我们是不是再也不能见面了?”赵昊心里涌起不舍。

“师弟,你迟早也会飞升的。若有缘,你我自有重逢之时。”白鹿轻叹道。

“师姐,你为我做了这么多,小弟还没想好该如何报答你。不如你过段时间再走,我回去带点我家乡的土特产,还有我们人类女子的服饰和化妆品,我想师姐一定会喜欢的。”赵昊愈发不舍,这么强力的一个帮手,失去了太可惜了啊。

“身外之物,师弟就不用费心了。”鹿姐太洒脱了,居然能拒绝地球妹子无法抵抗的服装和化妆品,只听她有些自嘲道:“师姐我也称得上妖族异类了,空有妖王果位,一无封号,二无封地。师弟若有心,送我一个名号如何?”

“师姐,你没有名字吗?”赵昊傻眼了。

“我妖族天生天养,祭天后的妖王方有封号,其余妖族是没有名字的。”

赵师弟忍不住心疼了鹿姐几秒,活了几百年,连个名字都没有,真是够可怜的。生而为人的人类,一出生就得到了妖族苦修几百上千年才有的形态和名字,相比之下人族真有点身在福中不知福。

这次赵昊很认真地搜肠刮肚,想了一个名号:“姓白,名露,师姐以为如何?”

“白露,是什么意思呢?”鹿姐很好奇,像个小女孩。

赵昊破天荒地文艺了一把:“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好,师弟好才学,以后我就叫白露。”鹿姐对自己的名字很满意,散发着一种妖族文艺女青年的气息:“师弟赠我名号,我也送师弟一句话——大漠极东,故人重逢。”

“不知是哪位故人?”赵昊恨自己的文艺,早知道就直白一点了,现在鹿姐也这么文艺,搞得他不好意思说“姐,你就不能直说吗”。

“师弟去了便知。”鹿姐一点直说的意思都没有,忽然目光灼灼地注视着他:“师弟,上次那首‘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真的是你朋友写给我的吗?”

“是的,我朋友虽表面放浪形骸,其实是个专情之人,师姐不妨考虑一下。”赵昊为了挽留鹿姐,使出了美男计,睁着眼睛吹牛逼:“我有一个梦想,有一天人族和妖族不再敌对,便如我和师姐一样。我还有一个梦想,人族和妖族通婚,相互交流,共创一个美好的未来。”

“师弟,我想你误会我的意思了。”鹿姐语气发寒,突然散发出恐怖绝伦的气势:“如果那封信是你朋友写的,我现在就去杀了他!”

赵昊挡不住那股气势,一屁股跌坐在地,悔不该帮秦晟递了情书。

时间在这一秒仿佛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那个泉眼水池边,带着大黑狗的少年,被那只白鹿压制得喘不过气来。

白鹿的杀气凝聚成了实质,朝着沙漠古城走去,一点都没开玩笑的意思。

赵昊悔得肠子都青了,他从没见过鹿姐开玩笑,说得出就做得到。

妖王之尊,又岂是人类能够亵渎的?

赵日天好不容易有了点看破不说破的觉悟,却一时兴起干了蠢事,这就叫千年道行一朝丧,又叫做一子走错满盘皆输。好不容易和鹿姐建立起了革命友情,今天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师姐,请留步!”

在那恐怖气势压制下,赵昊说话都很困难,艰难地吐出几个字。

“你若拦我,便是我的敌人。”

白鹿转身俯视跌坐在地的赵昊,眼中杀机密布。

“不……师姐,你听我说完……”赵昊吞吞吐吐道:“其实……那封信是我写的,我……小弟心中仰慕师姐,羞于启齿,让朋友背了黑锅……师姐要杀就杀我吧。”

“此话当真?”白鹿杀气稍微削弱了一点。

“千真万确。”赵昊硬着头皮道。

“你早有意中人,为何钟情于我?”鹿姐很认真地问道。

“这……这怎么说呢……我有点不好意思……”赵昊扭扭捏捏,脑子里拼命想辙,吹出他有生以来最大的一个牛逼:“我的意中人早已陨落,按照我们人类古老的说法,小弟丧妻,是为鳏夫。师姐丧夫,是为寡妇……我的老家流传着一个传说:鳏夫配寡妇,一定很幸福……”

“鳏夫配寡妇,一定很幸福?”鹿姐惊为天人地看着赵师弟:“你所在那个世界,竟有如此光怪陆离的说法?”

“是啊,我们那个世界有千奇百怪的言论,史称百家争鸣。”赵昊信口胡诌,借坡下驴道:“师姐,我知错了,小弟配不上师姐,以后我再也不敢有那个念头了。请师姐放我一马,也请师姐大发慈悲,放过我的朋友。”

“你怎知自己配不上我?”鹿姐语出惊人,一番话把赵昊吓趴在地上:“既然是你写的情诗,我便饶你一回。鳏夫配寡妇,一定很幸福……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我五百年不知幸福为何物,也是时候重新开始了。师弟,我给你十年时间,妾身在二阶天域等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