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回家

“日天,你肿么了?”

“你不是出去散心吗,为啥脸色这么难看?”

赵昊回到古城,一群损友凑过来嘘寒问暖。

他的表情像是便秘一样,身上还弥漫着一层黑线。

“日天,你是不是见神仙姐姐去了?说好的递情书呢,哥们儿都求你八百次了,你到底有没有帮我把情书交给她呀?”秦晟也凑了过来,撞在刀口上。

“滚!”赵昊发出一声怒吼:“以后谁再叫我递情书,老子打死他!”

众人吓了一跳,他们见过赵日天发狂的模样,还从没见过他气成这样。

谁都看得出来,赵昊心里憋着一团火,却没人知道这是为什么。

赵昊一个人关起门来休息,也没人再去触他霉头。

“原来不是我暗恋她,是她暗恋我啊,鹿姐什么情况,好好的怎么突然荡漾起来了,会不会是故意逗我?算了,没必要去深究,我飞升还早得很。就算飞升了,也未必能遇到她……”

赵昊平复着心绪,渐渐冷静下来。

他必须保持冷静,否则心魔将趁虚而入。

换上小姨子带来的休闲服和篮球鞋,还挺合身的,赵昊又从储物戒里取出三样东西。

想当年他初入进化世界,只带了三样物件:打火机一个,手机一个,现金五百块。

这些东西赵昊都收了起来,留作纪念。

打火机早就没气了,宣布报废。

手机也早就没电了,也不知回到地球能否正常使用。

至于那五张毛爷爷,回到国内那就是硬通货。

收拾妥当,赵昊交代了小伙伴们几句,独自走进了七彩光柱。

那一刻,赵昊百感交集。

来到进化世界一年半有余,总算是要回家了。

走进沙漠古城中的七彩光柱,赵昊只觉眼前一花,身体卷入了一个扭曲空间。那种感觉他记忆犹新,当初自己冲进中海市中心七彩光柱的时候,就是这种感觉。

当赵昊睁开眼,身体不由自主地发抖。

一种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

那是故乡的味道。

那是祖国的味道。

只见一道七彩光柱冲天而起,在光柱周围,人为修建了一个类似于机场候机大厅的建筑。赵昊就站在光柱几米外的地方,失魂落魄地看着这一切。

无数情绪,在这一刻涌上心头。

足足发呆了五分钟,赵昊朝着入口走去。

华国的安检,不愧是号称全世界最严的,第一道安检就有重兵把守,一排排穿着防弹衣拿着突击步枪的特警相当有威慑力。

赵昊排在安检前的长龙中,默默观察着。体内的九重天和混沌经可以正常运转,各种战装却被封印了,储物戒也无法使用。

“有没有第一次回来的?我说一下规则,枪械弹药、管制刀具,全部交出来。这些违禁物品不管你们是怎么从进化世界得到的,一律不许带回国内。”一个大嗓门儿的安检人员,提醒着赵昊这种初次回国的“萌新”。

等了半个小时,两手空空的赵昊过了第一道安检。

他的手机和五张毛爷爷还在,打火机被组织上没收了。

第二道安检,要检查证件,验明正身。

赵昊一无所有,好在他记得自己的身份证号码。安检人员在中海大学的学生档案库里找到了他,还找出了他的比赛录像,验明了正身,放他去了第三道安检。

第三道安检,具有很强的针对性。

长期出入七彩光柱的华国公民,会得到一张通行证,刷卡过关,不用过第三道安检。像赵昊这种失踪了一年多突然回国的人,则需要经过严格的盘查。

他被带到一间审讯室里,一开始只有两个工作人员询问他,一听说他是变异进化者,工作人员突然增加到四个,还有十几个特警把审讯室围了起来。

赵昊游刃有余,该交待的都交待了,该保密的一律糊弄过去。

整整审了他两个钟头,一个貌似小领导的中年大叔给了他一张临时通行证:“这种临时通行证,可以让你在一个月内进出七彩光柱,待我们核实情况之后,会给你正式通行证。”

顿了顿,中年大叔又补充了一句:“赵先生,你年纪轻轻突破到变异级,前途不可限量,希望你多做一点利国利民的事情。力量使人膨胀,千万不要害人害己,遗恨终生。”

“多谢提醒,我先告辞了。”

赵昊拿了临时通行证就跑,他早已饥渴难耐了。

过了第三道安检,他终于踏上了那片熟悉的土地。

时隔一年多,这座城市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大街小巷都是那么的亲切。

“爸,妈,我回来了!”

赵昊发了春似的叫唤一声,完全不理会路人那种看待二傻子的目光,飞叉叉地朝着家里跑去。他还是有所节制的,没有使用方寸小挪移,否则那碾压博尔特的速度能吓哭路上的小盆友。

他家就在市中心一个有名的住宅区,很快就跑到了家门口。

按动门铃的一刹那,赵昊莫名地紧张起来。

近乡情更怯,那种感觉难以形容。

在进化世界的无数个夜里,赵昊曾经幻想过这一刻。

今时今日,梦想变成了现实。

听到房门内传来脚步声,赵昊心中涌起千言万语。

当防盗门打开的那一瞬间,他愣在了原地。

一个完全陌生的中年胖大妈,正没好气地瞪着他:“你找谁?”

赵昊左右观望了一下,确定自己没走错,这是他住了很多年的家,出错的概率几乎为零,他迷茫地望着胖大妈:“你是谁?”

胖大妈怒了:“我是谁关你什么事,现在你们这些推销保险的都玩这种欲擒故纵的套路了吗?小伙子,我看你长得挺周正的,有手有脚干什么不好,非要走这条路。”

“不是……阿姨,这里是我家啊,你在这儿干嘛?”赵昊哭笑不得。

“哦,你是以前那家住户的孩子吧?我听邻居说了,你失踪了一年多。这套房子是我一年前买下来的,你要找人上别家去。”胖大妈爆出一个猛料。

赵昊脑子里嗡的一声,错愕道:“那我爸妈去哪了?”

胖大妈不耐烦道:“你问我,我问谁呀,自己找物业打听去,要么报警。”

“对不住了,我得进去看看。”

赵昊严重怀疑父母被这肥婆绑架了,直接闯了进去。

定睛一看,赵昊如中雷击。

房子里的家具陈设,和他记忆中完全不一样了。

不理会胖大妈的尖叫怒骂,赵昊直奔物管处,找工作人员打听了一下。对方只说赵昊的父母一年前卖掉了房子,却不知道搬到哪里去了。

“哥们儿,冷静,必须冷静!”

赵昊站在大街上,七月份的中海酷热难当,而他却感到浑身凉飕飕的。

“对了,先打个电话问问。”

赵昊找了个公用电话亭,忽然惭愧得无颜面对江东父老。

这个时代的人把什么都保存在通讯录里,很多人已经不会用心去记电话号码了。当年的赵昊就是这种人,如果不看通讯录,他根本不记得父母的手机号码。

书到用时方恨少,手机号用时发现自己记不住,赵昊深度鄙视着从前的自己,那时候的他堪称有异性没人性,只记得两个号码,一个是他自己的,一个是薇薇的。

“手机,不,机哥,你千万要正常开机啊!”

无奈之下,赵昊把希望寄托在那个搁置了一年多的老手机上面。

他找了家店,买了一个充电器和一个充电宝,苦等了十来分钟,机哥终于开机成功。赵昊眼眶湿润了,连忙拨打母亲的号码,听到一个操蛋的声音:“对不起,您已欠费停机。由于您是寻亲号码,续充后可正常使用……”

赵昊望着那小店老板:“请问寻亲号码是什么?”

“小伙子,你是从进化世界回来的吧?”店老板倒是很和蔼:“以前的老号码,欠费几个月,就会被强制注销。自从一号基地建立以后,国家出台了一个新制度,凡是失踪人口的手机号码,不允许注销,方便其亲属寻人。这制度挺人性化的,好多网民点赞呢,你的家人应该把你的号码设置成了寻亲号。”

和蔼的店老板,接下来暴露了他和谐的意图:“寻亲号只需要续充一百块就能使用了,我这儿可以充话费,要不你先充一百?”

赵昊没有拒绝的理由,只得充了一百块话费。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已注销……”

赵昊迫不及待拨打老妈苏玉蓉的电话,却听到这样的提示音。

他不肯死心,又拨打老爸赵志诚的号码。

“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这个提示音,犹如一记重锤,击碎了赵昊最后一丝希望。

他深吸了一口气,拨打秦晟父亲的号码,同样无法接通。

“淡定,不要慌……对了,先去日成家里看看!”

赵昊打了个车,直奔秦晟以前的住处,这地方他去过很多次,轻车熟路。然而到了目的地,再次发生悲剧,秦晟的父母也把房子卖掉了,早已不知所踪。

万般无奈之下,赵昊拨打了一个他很不愿意呼叫的号码。

这一次,很顺利地拨通了。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中年大叔急切的声音:“小昊,是你吗?”

2017年最后一天,感谢大家一路陪伴,在此做个年终小结:很多年前我随性而为,写过周刊也写过月刊。直到去了创世,我突然不想看见从前的自己,于是坚持每天一更。今年回了起点,老牛做到了保底二更,偶尔还会小爆发一下……在这个世界,无论你做什么,总有人说三道四,但求无愧于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