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小罩都打飞了

站在空地上的女子,年约双十。

她背对赵昊,抬头注视着天边如血的残阳。

女孩的装束不似地球人士,那套纯白的袍子款式奇特,像睡袍又像连衣裙,仿佛是为她量身定做的,将她的身段衬托得颀长动人,自然而然地散发出一种优雅高贵的气质。仅仅是一个背影,就足以令很多男人沦陷,尤其是她那垂到脚踝的漆黑长发,时刻纠缠牵扯着无数男人的心。

听到脚步声,女孩转过了身。

四目相对,赵昊感应到一股凌厉的气机锁定了自己。

而秦晟则浑然不觉,沉浸于白袍女孩的美貌中。

那张完美无瑕的小脸,犹如神灵的杰作,不笑都足以倾城,一笑绝对能倾国。站在大沙漠中,她身上竟然弥漫着一种冬季月色下的寒气,犹如从月宫中走出来的广寒仙子。

她的眉心,有一个天然的月牙印记,平添了几分神秘气息。

“你就是赵昊?”

白袍女孩开口了,声音宛若天籁,隐隐有种孤傲的味道。

“嗯。”赵昊不卑不亢地望着对方:“你是?”

“我叫月流苏。”白袍女孩说出自己名字的时候,微微一笑,有种难言的自信,整个人光彩夺目,仿佛整个绿洲的光芒都汇聚在她身上,对面的秦晟看得都快窒息了。

“哦,和风云剑齐名的武道天才,久仰大名。”赵昊不咸不淡道,他曾经听老苗说起过这个人,也听薇薇讲述过这个传说中的新生代最强女武者。

“你那态度,我实在看不出半点久仰的意思。”月流苏秀眉微蹙,意味深长道:“看来这座古城真的是你打下来的,你很有底气呢。”

“姑娘,今天是庄将军的大日子,有些话不能乱说。”赵昊正色道,庒文军前几天晋升为少将,掌管着一支特殊部队,早已今非昔比了。

“本来应该是你的大日子才对吧?”月流苏狡黠地笑了笑,像个勾魂的小狐狸精,故意哪壶不开提哪壶:“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所有功劳都归了别人,我很好奇,你心里是什么滋味儿?”

“小姐,我不接受采访,没别的事我先走了。”赵昊转身欲走。

“别叫我小姐,你才小姐呢!”女人心海底针,月流苏突然发怒了:“今天我就看看你有多少本事,敢这样跟我说话!”

话音未落,她化作一道月白流光,直袭赵昊后心。

大巨头?

秦晟倒吸一口凉气,他经常围着老板娘打转,又和赵昊、雪晴熟得不能再熟,对于通灵级进化者的气息非常了解,对方一出手他就感应到无法阻挡的大巨头气势。

赵昊面色微变,第一次遇到如此古怪的对手。

他不用回头,也能感应到对方激活了一种意境,而且附带着非常特别的属性攻击。那种属性并不是常见的风、雷、水、火,好像是从月亮中凝聚出一种元素,出招时身上泛着皎洁的月光,有种“代表月亮消灭你”的气势。

老虎不发威,你把老子当成哈喽-K踢?

这是赵昊此刻最真实的想法,他知道自己和庒文军的约定肯定有知情人,要是隔三差五就冒出一个月流苏这种找茬的,以后的日子没法过了。

于是乎,赵日天决定给对方一点小小的教训。

这个白痴,不转身,也不躲闪?

主动出击的月流苏,看赵昊的背影好像在看一头猪。

只见赵昊没有闪避,也没转过身正面迎敌,左手轻描淡写地反抓了过来。

月流苏美眸中闪过厉色,半空中倏然变招,朝着赵昊左臂扭去,大有拧断他一条胳膊的意思,让他明白轻视自己的代价。

千钧一发之际,月流苏花容失色。

她的意境配合自然元素攻击,至今还没遇到过对手,可是赵昊只不过轻描淡写的反手一击,竟然附带着一种破灭一切的意境,还蕴含着几种截然不同的自然能量,瞬间组合成了一股恐怖的力量,粉碎了她的攻势。

月流苏感到一阵心悸,那股蛮不讲理的强横力量,她一辈子都忘不了。

说时迟那时快,赵昊反手一抓,仿佛跨越了时间与空间,轻松破解月流苏的绝技,并且成功击中了目标。

那场面,令秦晟无比震撼。

在他看来,就好像是赵昊随便一伸手,月流苏就主动把高耸的左胸凑了过去。

这招穿越时空龙爪手,有着辉煌的战绩。

老板娘中过招,红辣椒也中过招。

号称华国武术界最强新生代女子的月流苏,成为第三个中招的人。

毫不夸张地说,中了这一招的都是大巨头级别的绝世佳丽。

人体的心口要害,被赵昊一把抓在手里,月流苏愣在原地不敢动弹。

她浑身香汗淋漓,湿透的白袍包裹下,曲线玲珑凹凸有致的身材令人犯罪,看到这一幕的秦晟已经流出了鼻血,可耻地石更了一下……

然而月流苏还是不敢动,她很清楚,对方只需轻微发力,便可震碎她的心脏。

哗啦!

月流苏胸前衣襟碎裂,一个白色小罩罩破空而出。

“臭流氓!”

月流苏双手捂胸,发出一声尖叫。

她小脸到脖子一片涨红,浑然忘记了秒换一套新的战装。

赵昊恍若未闻,从头到尾都没回头,迈着八爷步走进了城门。

太狠了,小罩罩都打飞了!

秦晟崇拜地看着这一幕,暗下决心要学会赵昊那一招“必杀技”。

……

……

沙漠古城一间不大不小的宅子里,一个中年大妈焦急地来回踱步。

这位大妈徐娘半老风韵犹存,颇有几分贵妇人的气质。

“怎么还不回来?”大妈时不时朝着门外看去,嘴里喋喋不休:“什么破地方,连个玻璃窗都没有,我堂堂将军夫人就不能分一套大宅子?”

显而易见,大妈养尊处优,不习惯进化世界恶劣的环境。

她叫月美慧,出身于四大武术世家的月家,有个很牛的丈夫——庄文武。

庄家一门四将军,执掌家族的老爷子贵为功勋上将,德高望重。庄文武老爷子的嫡长子,也是庄家中生代的领军人物,不出意外必将是庄家的下任家主,未来的军方大佬之一。

世事无常,你以为不出意外的时候,往往会发生一点意外。

这个意外,叫做庒文军。

按照家族辈分,庒文军是庄文武的堂弟。

言归正传,翘首期盼的月美慧,终于等到了她要等的人,只见一个闭月羞花的双十女孩走了进来,一手捂着心窝,嘴里隐约在骂着什么:“臭流氓,大色狼,姑奶奶跟你没完……”

“咦,流苏,你怎么不穿那套你最喜欢的【月天使法袍】,那可是高级变异战装呢。”月美慧看到换了一套紧身衣的月流苏,感到有点莫名其妙。

“……”

月流苏终于体会到,被别人哪壶不开提哪壶是什么感觉。

她本来就被某人抓得心口疼,一听这话更是心塞。

“是姑姑多嘴了,大家闺秀,就是要一天换一套新衣服。”察觉到侄女脸色不对,月美慧连忙开口了,随后弱弱道:“姑姑托你的事办得怎么样了?”

“我现在基本可以确定,三号基地是那个赵昊打下来的。”月流苏咬牙切齿道。

“怪不得庒文军拼了命给那小子谋福利,我就知道这里面有猫腻。”月美慧也咬牙切齿道:“老天爷真是瞎了眼啦,庒文军当年在非洲执行任务,犯了那么大的错误,他早就是家族的弃子,大校就到头了,这辈子都当不了将军,谁知道竟然撞了这种大运!”

月流苏率先压下了火气,似笑非笑道:“姑妈,庒文军没你说的那么无能吧,我听说当年那次任务,他也是帮战友背锅,一个人把责任扛下来了。七彩光柱一现世,他主动要求加入敢死队,这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人,恐怕没那么简单。”

“你说得也没错,文军就跟宋江似的,喜欢讲情义,忽悠了一批人为他卖命,照我看那个姓赵的小子也是被他忽悠瘸了,帮他打下这么好的一座基地。这三号基地,比二号基地大了一倍呀,城里建筑这么漂亮,研究价值也很高,还贴上了军方的标签,上头满意的很。”

月美慧抱怨了两句,接着道:“你看得出庒文军不简单,也应该看得出来,这个人狼子野心。他现在成了地球人都知道的大英雄,老爷子很欣慰,你姑父都不敢动他了。他才四十一岁,就当了少将,以后晋升中将是铁板钉钉的事情……等老爷子一走,今后当家做主的人,不一定是你姑父呀!”

“姑妈,不是我说你,庄家谁当家不一样,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想世袭呢?”月流苏不耐烦地怼了一句。

“别人说这种傻话我还能理解,你不能说这种话呀!我们月家几百年来,难道不是一代代传下来的基业?”月美慧声泪俱下:“我当年为什么嫁给你姑父,不就为了我们月家吗?如今月家与你姑父同气连枝,休戚与共,你姑父要是倒了,月家也就完了。”

“真没看出来,姑妈您当年这么伟大。”月流苏这话也不知是夸是骂,她眼中有种深深的倦怠,懒洋洋道:“说吧,这次要我做什么,曝光真相?”

“那不行,真相曝光了丢脸的不止是庒文军,老爷子和你姑父也跟着丢人现眼,谁也承担不起这个后果。”月美慧吓了一跳,连忙凑在侄女耳边,低声道:“我有个主意,你这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