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关门打狗

生命中充满了意想不到的惊喜,也充满了意想不到的惊吓。

李秀凤和苏梦娇一开始是惊喜的,很快就变成了惊吓。

对于古典豪宅里的主人,母女俩有过无数种假设,比如说那幕后老板是个隐形富豪,是个煤老板,是个豪门世家大人物,或者是个贪官污吏……然而事实有点辣眼睛。

这上天给母女俩一万个假设,她们也想不到里面的人会是苏玉蓉。

“梦娇,听说你给白富强出主意,搬空了你姑父的仓库,有这回事吗?”

苏玉蓉的开场白,犹如当头棒喝。

母女俩都听得出来,苏玉蓉没有客气的意思,一句话就有撕破脸的节奏。

李秀凤和苏梦娇下意识的后退,连转身逃跑的心都有。

不过她们只退了两步,无可奈何地停下来了。

赵昊双手环在胸前,堵在了门口,像个金牌打手。

要说母女俩的战斗力,真心有点酸爽,她们从没参与过战斗,至今没走出过两大基地的城门。李秀凤也就用私房钱买了一些原始结晶,不过50点战力。苏梦娇也好不了多少,至今战力不超过80点。

这是国内目前大多数工薪阶层的真实写照,尽管宏观调控使得低阶结晶大幅度降价了,想凑齐100点原始基因还是有难度。这些人出于种种原因,一来是不愿意冒生命危险出去猎杀进化生物,二来繁重的工作也压得他们没有太多业余时间出去冒险。

尤其是对李秀凤这种中年人来说,上有老下有小,要像热血青年那样提着脑袋去冒险,需要很大的勇气。这类人一般会选择双休日、节假日去进化基地,如同度假一样,在基地租个小房间炼化几颗低级结晶。

“让开!”

一看到苏玉蓉,苏梦娇脸色煞白,整个人都慌了。

两大基地一本E级战技的价格都在十万以上,苏梦娇至今没学到任何战技,一把推向了赵昊,试图推开表弟,冲到大街上求救。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赵昊轻描淡写一挥手,连带李秀凤在内,母女俩一起跪倒在地上。

罡气?

扑通跪地的母女俩惊慌失措,她们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电视里各种专家分析过进化者的等级,网络上更有无数相关的帖子,赵昊一挥手她们就确定这货是传说中的变异高手。

这一刻,母女俩意识到,她们赴了一场鸿门宴。

李秀凤悔得肠子都青了,昨天赵昊冒充店员帮她介绍工作,还特地叫她带女儿一起,原来是为了把她们母女骗到三号基地。

显而易见,苏玉蓉、赵昊这对母子,今天要关门打狗!

自古以来,妯娌之间、姑嫂之间,有着数不清的矛盾。李秀凤这个大嫂和苏玉蓉这小姑子之间,那简直水深火热,二十多年来积累了无数的恩怨。

李秀凤还记得,当年婆婆住院的时候,她很不情愿地去医院探望,习惯性地不说人话,怼了老太太两句而已,她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当时苏玉蓉很想打她,被护士拦下来了。

今时今日,苏玉蓉似乎想把十年前那没打完的一架做个了结。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李秀凤多少还是见过一些风浪的,强作镇定道:“外面满大街都是巡逻的士兵,放我们娘儿俩出去,不然我要叫人了!”

“叫吧,你们叫着试试,看看叫破了喉咙有没有人来救你们。”苏玉蓉居然冒出一句大反派的台词,每次看到这个大嫂,她总会想起被气死的母亲,还有郁郁而终的父亲。

赵昊站在旁边不发一言,悄悄给老妈点赞。他知道母亲受了这个大嫂二十几年的窝囊气,今天就把主场交给母亲,让她出一口恶气。

“救命呀!”

“快来人啊,救救我们!”

李秀凤和苏梦娇都是不信邪的,扯开嗓门儿叫唤起来。

那分贝不是一般的高,刺激着母子俩的耳朵。

叫嚷了十来分钟,母女俩嗓子都沙哑了,没有等到救星。

李秀凤心惊肉跳,开始说软话:“玉蓉,你这是何必呢,咱们都是一家人。”

“一家人?亏你好意思说出口!”苏玉蓉不听还好,一听就炸毛:“你们娘儿俩坑得我家破产,害得我老公失踪,我被债主到处追,这就叫一家人?”

“冤枉啊,这是哪个嚼舌根的血口喷人!”李秀凤快哭出来了:“玉蓉,我们之间是有点小过节,但还不至于闹到那种害得你家破人亡的地步,这肯定是有人造谣挑拨我们姑嫂的感情,说话要讲证据的呀!”

“我们姑嫂还有感情吗?”苏玉蓉冷笑起来:“你要证据是吧,忘了告诉你,我儿子的女朋友雪薇,有个双胞胎妹妹叫雪晴,你们昨天在电视里见过没?晴儿现在是进化局中海分局副局长了,你们真的要我把证据拿出来吗?”

雪晴?

李秀凤和苏梦娇脑子里嗡的一声,轰然炸开了。

雪晴是三大基地战役中唯一活下来的女性,一夜爆红,被网友称为“助攻女神”。苏梦娇昨天新闻里看见雪晴的证件照,就觉得有点眼熟,她以前是见过赵昊女朋友的,如今搞清楚了状况,顿时心如死灰。

在老百姓心目中,进化局无所不能,一言不合就把疑犯祖宗八代查出来。

苏玉蓉查看着母女俩的脸色,敲山震虎道:“今天叫你们来这里,是看在我大哥面子上,给你们娘儿俩留条活路。如果你们不肯说真话,那我只能把你们交给进化局了,听说进化局的审讯和警局不一样,可以用刑的,你们自己掂量一下吧。”

苏梦娇惨白的脸上泛出了一层灰青,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看到女儿的反应,李秀凤瞳仁缩成了针尖。

本来她以为自己被带到这里,纯粹是苏玉蓉想出一口当年的恶气,挤兑她们母女一番也就完事了,什么仓库失窃和她们母女有关纯属子虚乌有。

此刻一看到苏梦娇那种反应,李秀凤心里动摇了。

就事论事,李秀凤为人刻薄恶毒,但还算不上违法乱纪,清官断不了家务事,警察也拿她没办法,她和全国无数的毒妇一样过得很滋润。

但是苏梦娇不一样,她早就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以前母女俩一起看宫斗剧,苏梦娇很欣赏那些下毒、摔死襁褓中的皇子、把妃嫔推进水池里的争宠情节,有时候李秀凤坐在旁边都忍不住替女儿捏一把汗。

年轻人做事往往不考虑后果,脑子一热什么都干得出来,此时李秀凤又替女儿捏了一把汗,难道苏梦娇真的勾结白富强坑了赵家?

“玉蓉,以前是我不对,嫂子跟你赔不是。你要打要骂我们娘儿俩都认了,可是我们从来没干过谋财害命的事情呀。你认识我二十几年,也知道嫂子是有底线的,违法的事情我从来不碰,我们娘儿俩真的冤枉呀!”

李秀凤放低了姿态,放软了口气,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大打感情牌。

她看得清形势,姑且不谈赵昊和雪晴关系有多深,就凭赵昊这疑似变异级的实力,也不是她能招惹得起的。这种时候硬刚就是送死,唯有博取同情才是出路。

“你有底线,你女儿有吗?”苏玉蓉冷哼一声,失望至极地看着侄女:“梦娇,姑姑也是看着你长大的,自认对得你,你为什么要做出这种昧良心的事?”

“你自认对得起我?你要是对得起我,怎么不把爷爷留下来的遗产全部送给我?你要是对得起我,我高中时候和一个帅哥谈恋爱,你就不该偷偷告诉我爸……”苏梦娇心态爆炸,瞎说大实话,那表情近乎癫狂。

“孽障,你给我闭嘴!”

李秀凤大义灭亲,狠狠一巴掌甩在女儿脸上。

知女莫若母,一看女儿这狗急跳墙的德行,大舅妈几乎肯定了她和仓库失窃案有关。

“不要脸的东西,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早恋,当年你和学校外面的小混混谈恋爱,知道那个小流氓搞大过两个女生的肚子吗?要不是你姑妈偶然撞见你们约会,你这辈子就毁了,姑姑是为你好,妈到现在都还感谢你姑姑!”李秀凤说得很动情,自己都把自己感动了。

“给我跪下!”李秀凤将女儿按在地上,苦肉计做了全套,自己也扑通跪了下去,泪眼婆娑道:“玉蓉,大嫂给你跪下了。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是我妒忌心强,是我接受不了你们家老赵有本事……梦娇还年轻,你可是她的亲姑姑啊,有气你就冲我来吧,我保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这招以退为进,倒是有点火候。

不明真相的人看了,还以为母女俩是受害者,苏玉蓉反而成了仗势欺人的恶霸。

李秀凤在进行一次赌博,她知道苏玉蓉心软。

同时她也清楚,苏玉蓉还念着大哥那份亲情,不至于对她们母女痛下杀手。

果不其然,苏玉蓉流露出不忍之色。

她的本意就是吓唬母女俩,套出真相,也没打算把母女俩怎么样。

察觉到小姑子的情绪变化,李秀凤窃喜不已,看来要逃过一劫了。

这时候大舅妈尚未注意到,门口还站着一个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