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你居然敢猥亵我

大沙漠里,一女一男追逐着。

俗话说,女追男,隔重纱。

眼前的情况,隔着的是一重沙。

“你老跟着我干嘛?”

赵昊回过头,不耐烦地吼了一句。

他没和小姨子一起回城,就是为了维护自己潇洒哥的形象。

今天一动手,体内那股阴寒气息又蹿了出来,锥心刺骨的痛。

他现在已经痛得没办法飞行了,本想找个地方运功疗伤,可是那个大波妹追着他不放。

“你还没有原谅我呢,我不可以走的。”大波妹也不知是真单纯还是假天真,饱含歉意道:“刚才是我不对,我没有搞清楚情况,错怪了你,你可以原谅我吗?”

赵昊被这一根筋的妹子打败:“行,我原谅你了,你可以走了。”

“不急嘛,我们在这大沙漠里相遇,也是一种缘分。”大波妹俏皮地笑了起来:“我们也算不打不相识哦,交个朋友吧,我叫月柔,你呢?”

“你不认识我?”赵昊严重怀疑大波妹装纯,月流苏已经知道他是真正打下三号基地的人,说明月家早就把他调查得一清二楚。

“我中午才传送到三号基地,随便出来逛逛就遇到了你,怎么可能认识你呢?”大波妹显得很呆萌,还很大气:“你这样的高手,不愿透露名号,我可以理解的。刚才我听你表姐叫你小昊,那我以后叫你高手昊,好不好?”

高手昊竟无言以对。

月柔凑近了一点,仔细打量着他,很认真道:“你有病。”

高手昊忍不住了:“你才有病,会不会聊天啊?”

“我是认真的,你真的有病。”月柔非常肯定,接着补充了一句:“不过,我能治。”

高手昊顿时无力吐槽,他想起自己以前看过的一本玄幻小说,重生后的主角对一个白富美说“你有病,我能治”,在白富美愤怒的各种鄙视之下,主角秀出骚操作,治好了对方,从此走向人生巅峰。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经历这种套路。

只不过,他是被套路的那一个。

“不需要,这点小伤,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赵昊拒绝被套路,扭头就走。

他的内伤很折磨人,确实很需要一位医生,但这个医生不能是月家的人。

自从月流苏莫名其妙和他干了一架,赵昊看得出来,月家对他没安好心。接受月神医的治疗风险太高,要知道医生能救人,也能杀人。

除此之外,赵昊也不想让大波妹知道,他被月流苏打伤了。

如果月流苏得知他受了暗伤,再来挑战一次,后果不堪设想。

以上两个原因,足够赵昊拒绝大波妹一万次。

“那不是小伤,你怎么可以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呢?”大波妹一如既往的固执:“你气色萎靡,瞳仁涣散,气息不匀,分明就是受了很重的内伤。请你相信我,让我给你号一下脉,我一定有办法治好你的。”

“号脉?你想趁机摸我的手吧,想不到你居然是这么好色的女人,我看错你了。告诉你,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男人!”赵昊开始胡搅蛮缠,存心气跑那大波妹。

“你……你好讨厌!”月柔气得跺了跺脚,胸前也掀起了一阵波涛,却没有气得拂袖而去,紧咬贝齿道:“就算你骂我,我也不会走的。其实我早看出来啦,你这个人外冷内热,今天遇到那么痛苦的事情,换作是我,我都想亲手杀了你那个表姐。可是你没有那样做,因为你很在意你舅舅的感受,不是吗?”

赵昊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大姐,你到底有完没完?你又不是心理医生,甭废话了行不,别逼我再揍你一顿啊!”

“谁说我不是心理医生,人家十八岁就拿到临床心理学硕士学位了哦。我还有精神科的学位呢,对啦,我还会催眠。”月柔炫耀着辉煌的学霸经历,接着苦口婆心地劝道:“高手昊,请你不要讳疾忌医。我在网上看过这样一句话:一个受伤的男人,需要一个治愈系的妹子……我就是那个治愈系的女孩子,你就让我治治嘛。”

“滚,我不需要治愈系的妹子!”

赵昊感觉遇到了女版唐僧,实在受不了了,一嗓子吼了出来。

“高手昊,你不止有病,还有情伤。”大波妹打死也不走,眼巴巴地望着赵昊,非常认真地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不止对我冷酷无情,对所有女孩子都拒人于千里之外。你心里有一个人,留下了很深的伤痕。”

“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月家派来故意恶心我的?”

赵昊破口大骂,脑海中还是情不自禁闪过了薇薇的影子。

突然,他感到天旋地转,眼皮发沉昏昏入睡。

你大爷,居然在这种时候冒出来?

赵昊暗呼不妙,任无忌又要跳出来搞幺蛾子了。

一旦他昏迷过去,月柔到底会救他还是杀他,实在不好说。

情急之下,他全神贯注观想高清版的九尾狐祭坛。

灵魂世界中的祭坛依然神秘壮观,雪白的九尾狐悠闲地踱着步。

“死吧,死吧,你早就不想活了,何必强撑?”

“薇薇死了,你想随她而去,不要再挣扎了……”

“放弃吧,你不配掌控这具身体,让我来接管一切吧……”

祭坛外的黑雾,传达出一股接着一股的意念。

那些意念无孔不入,在赵昊灵魂中百转千回。

曾经吞噬黑气的九尾狐,今天竟然没有任何反应,任由那些意念侵蚀赵昊。

祭坛中央那个赵昊的灵魂虚影,时而呆滞,时而迷茫,时而痛苦,时而疯狂。

“不,老子绝对不会自寻短见!”

“我要照顾我妈,我要去找到我爸!”

“我还要去二阶进化世界,找那个老妖婆算总账!”

突然,祭坛中的虚影大吼起来。

他变得非常坚定,仿佛被某种信念加持,再也难以动摇。

在那信念加持下,他福至心灵,忽然张嘴猛吸着那些黑气。

一大团黑气被他吸入腹中,残余黑气尖叫起来,逃窜得无影无踪。

“获得心魔第二个能力:甘霖咒!”

“甘霖咒:融冰为水,普度众生……”

感受到这股意念,赵昊大笑起来。

他听秦晟说过,任无忌当初对抗鹿姐使用的甘霖咒,貌似比薇薇的水系治疗术还强悍。

此时此刻,大波妹正在地替赵昊把脉。

五秒钟之前,高手昊就那么毫无征兆地倒下了,陷入一种昏迷状态。

这可把大波妹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凑过去,先号号脉搞清楚病因。

谁知道才短短几秒钟,赵昊睁开双眼,唰地一下跳了起来。

灵魂世界和现实世界的时间比例很神奇,赵昊很确定自己昏迷的时间不长,连忙甩开了大波妹那只雪白小手,恶狠狠道:“无耻,下流,你居然趁我昏迷偷偷摸我的手?”

“你……好心当作驴肝肺,人家是救你好吗?”

大波妹俏脸涨得通红,气得快昏过去了。

“我说了,不用你救。”赵昊凶狠的眼神稍微缓和了一点,在他昏迷这几秒钟,最起码大波妹没有趁机杀了他,说明这妞还是有点原则的。

“你没救了,刚刚你明明进行了昏厥状态,怎么几秒钟就转醒?我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怪事,你的情况很严重!”大波妹既好奇,又不甘,就这几秒钟,她号脉也没用,压根儿没搞清楚赵昊的症状,开始恐吓道:“高手昊,你就信我一次吧,再这样下去神仙都救不了你。”

“谁说我刚才昏迷了?”赵日天吹牛皮的本事愈发高端娴熟,牛逼哄哄道:“我就是假装昏过去,看看你想劫我的财,还是想劫我的色……想不到你连这点小小的考验都没法通过,竟敢趁机猥亵我,我只想对你说三个字——女色狼!”

“女……女色狼?猥……亵……你居然说我猥亵?”大波妹快哭出来了,一口血几乎就要喷出来,眼眶发红道:“我救过那么多人,男的女的都有,从来没人说我猥亵,你凭什么这样污蔑人家?”

“我都说了不需要你救,你非要毛手毛脚,不是猥亵是什么?”赵昊找到了一种胡搅蛮缠的乐趣,人生中又有了新的笑点,于是更加任性了:“你救人还要摸人家,说明你技术不过关。我现在就让你看看,谁才是真正的神医!”

话音未落,他身上忽然弥漫着一层水雾。

甘霖咒的治愈能力,比赵昊想象中还要强大。

体内那层月光般的阴寒气流,弹指一挥间被驱散了。

赵昊受损的内府,也得到了一种强力的修复,并且收到了一种滋养。

十秒钟之后,水雾散去,月神医惊呆了。

眼前的高手昊生龙活虎,气色极佳,根本不像是有病的人。

“你……你你你……你怎么做到的?”大波妹看怪物似的看着赵昊。

赵昊萌发了童心,反问了一句:“服不服,我就问你服不服?”

“服了!”月柔耿直得感人,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闪烁着晶莹地光芒,相当崇拜地望着他:“高手昊,我好崇拜你,你那种治疗术,可以教教我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