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炎魔夏留歌

大漠极东,故人重逢。

看到吞食巨石的大黑,赵昊又想起了鹿姐的八字真言。

难道鹿姐早就知道开窍灵果的存在?

赵昊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冥冥中自己因为这八个字来到这里,遇到了大黑,得到了开窍灵果。最重要的是,他搞定了第一个心魔。

当初白鹿突然现身和他交心,赵昊就不相信那是一个巧合,鹿姐好像是背着使命来的,费了很大力气帮助他控制心魔,他至今无法理解白鹿为什么会有那样的白求恩精神。

如果说鹿姐帮忙对付心魔是第一步棋,那么指引赵昊得到开窍果就像第二步棋。

这种奇怪的感觉,在赵昊心头挥之不去。

砰!

大黑吞下去的巨石,又被它吐了出来。

巨石如同炮弹般飞出,将远处的山壁砸出一个大坑。

大黑眼神复杂地看了看赵昊,撒腿就跑。

“黑帅,等等我!”

赵昊展开黑鹰王之翼追了上去。

大黑跑得更快了,目光显得非常纠结。

“我们不能继续愉快的玩耍吗?为什么一定要分开!”

赵昊此时的心情,就像一首歌:为什么明明相爱,到最后还是要分开……

他牛脾气上来了,一路狂追大黑。

那场面就像他当年追求薇薇一样,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就是豁出去死缠烂打。

“黑哥,你是我亲哥行不?别跑了,咱们双剑合璧,天下无敌。你以前不是喜欢我们邻居家那只小花狗吗,啥也别说了,回去我就帮你做媒!”

赵昊飞在空中不停地哔哔,软硬兼施,连美狗计都用上了。

大黑快得只剩残影,双眼中闪烁着一种莫可名状的痛苦。

半天之后,赵昊速度慢了下来。

即使黑鹰王之翼附带的特效,能够削减体能消耗,但终究还是要消耗体力。这就像散步一样,一开始不费力气,但要让你连续散步几个小时,难免大腿发酸小腿发软。全速飞行的赵昊顶不住了,和大黑的距离越拉越远,他需要停下来吃吃喝喝恢复体力。

休整了一个钟头,大黑早已跑得无影无踪。

“我就不信你是永动机!”

赵昊的奥运精神爆发出来了,朝着大黑消失的方向追去。

这一追,就是三天三夜。

大黑去意已决,没有留下痕迹。

赵昊感到无限悲伤,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去,如今他连一条狗都留不住。

人各有志,这年头连狗也有了自己的志向。

赵昊站在一座山头举目远眺,方圆万里甚至几万里,似乎只有他一个人存在,放眼望去只有连绵的群山蜿蜒的河流,这种孤独铺天盖地。

“寂寞啊!”

赵昊迎着山顶的风,用吃奶的力气大吼着,似在发泄着什么。

反正周围也没人看见,他肆无忌惮,把积压在心里的情绪全部吼了出来。

他发现自己实力越强,站得越高,内心就越孤独。

传说中的高手寂寞,大概就是如此。

……

……

“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着去赶集……”

一只小毛驴在山野中奔跑,毛驴背上坐着一个华裔青年,悠然自得地哼着歌儿。

那青年二十出头,长得贼眉鼠眼,里里外外都散发着猥琐的气质。老话说得好,人不可貌相,这个人在一号基地也算小有名气。

他叫简仁龙,毕业于中海大学。

在学校里的时候,他有个拉风的称号——种王!

简仁龙将求真、求爱、求种的精神发扬到了极致,大学四年孜孜不倦地搜集艺术的种子,造福了几代人。他的名声传遍各大男生宿舍,无论是毕业的学长,还是刚入校的学弟,都记得一句话:想要种子,找贱人龙。

嗯,简仁龙还有个绰号,叫做贱人龙。

到了进化世界,种王的名头更加响亮。

一号基地刚刚开启的时候,贱人龙和很多热血的大学生一样,传送进去凑热闹。或许是他求真、求爱、求种的精神感动了上苍,刚走出基地,就捡到了一颗种子。

那颗名字,名叫三日灵树。

当时贱人龙年轻热血,就在一号基地的大街上滴了一滴血,那颗种子居然原地生根发芽,引起了无数人围观。短短三天时间,那颗种子完成了发芽、开花、结果的全过程,最后结出的果实,赫然是一把锋利的短剑。

围观人群中有拍照的,有录像的,记录了这神奇的一幕,回国之后发到网络上。那是地球人第一次见识到进化种子的神奇,引发的轰动可想而知。

从此以后,贱人龙就火了,有八卦网友人肉了他的大学经历,很多坚信“留图不留种,菊花万人捅”的牲口对简仁龙佩服得五体投地,将他誉为种子界的偶像级人物。

那段时间,网络上流传着一个段子:论求种,我只服贱人龙!

在这个落叶纷飞的秋天,简仁龙骑着小毛驴亡命天涯。

忽然,冲天而起的火光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前方一片山林陷入了火海中,树木熊熊燃烧,这种森林大火在进化世界时有发生,简仁龙并未感到奇怪,真正让他震惊的是山林上空的那个东西。

一条十米长,水桶粗细,栩栩如生的火龙在天空中翱翔。

火龙所过之处,连空气都燃烧起来了。

“真有龙这种生物?”

简仁龙倒吸着凉气,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那条火龙眨眼间毁掉一片山林,绝对不是他这种稀有进化者能够抗衡的。

简仁龙将坐骑毛驴收入识海,趴在一堆乱石中,把自己伪装成一块石头。

天上的火龙持续了十秒钟左右,突然炸开,化为无数的火花。

“靠,这是什么,战技?”

简仁龙心惊肉跳,判断出那条火龙是某个人释放出来的,这让他更加心悸。以他的认知,在这个世界,人类比进化生物更可怕。

“哈哈哈哈,还有谁,还有谁能接下我这一招?”

伴随着猖狂的大笑声,一个人影从燃烧的山林中飞了出来。

那是一个丰神俊朗,身材高大挺拔的年轻男子。他穿着一套款式奇特的暗红袍子,光着双脚,从大火中走出来,竟然连头发丝都没有被烧到。

红袍青年就像一团火,自带一种很燃的气场。

简仁龙远远看了对方一眼,只觉一股热血从脚底板直冲天灵盖,情不自禁地被红袍青年感染,跟着燃了起来。

“寂寞啊,无敌就是这么寂寞!”红袍青年赤着脚漫步于山野间,足不点地,脚底板异常光滑白净,自顾自地感叹着:“如果不是因为寂寞,我也不会横空出世。嗯嗯,我就是从无敌的寂寞中诞生的男人,这条寂寞的进化之路,只有我这样的男人才可以走下去!”

话音刚落,红袍青年目光一闪,如电的双目扫向了贱人龙藏身的位置,朗声道:“不用躲躲藏藏了,是真男人就出来和我刚正面吧!”

贱人龙畏畏缩缩地站了起来,难以置信地望着红袍青年,他全身发抖嗓子发干,咽了咽唾沫,弱弱地开口了:“老……老大?”

“老大?没骨气的东西,你以为一见面就认我为老大,我就会放过你吗?”红袍青年性烈如火,有什么说什么:“不过,我承认你很有眼光。像我这种无敌的男人,无法拒绝有眼光的人。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小弟了,哇哈哈哈哈!”

贱人龙心里打鼓,觉得眼前的红袍青年和他熟悉的那个人不太一样,他不确定对方是不是故意恶搞,弱弱道:“老大,一年多没见,你怎么变成了这样?”

红袍青年止住笑声,好奇道:“我以前见过你吗?”

“这不是废话吗,我们住同一个寝室,当了两年室友啊!”贱人龙忧心忡忡道:“老大,你没事儿吧,是不是失忆了?”

“你才失忆,你全家都失忆了!”红袍青年暴脾气说来就来,恶狠狠道:“你这种套近乎的手法太低劣了,一点都不干脆,我很鄙视你。”

“谁跟你套近乎啊!”贱人龙快哭了,愈发担忧道:“老大,你这问题很严重啊。算了,我给你一点友情提示吧,还记得中海大学E栋606寝室吗?”

“那是什么东西?”红袍青年有点迷茫。

贱人龙当场崩溃:“那你还记得赵昊吗,你不会忘了自己是谁吧?”

“赵昊?哼,不准提起这个名字!我这样的铁血真汉子,不屑与那个伤心欲绝的娘炮相提并论!”红袍青年怒气冲冲道:“你听好了,我叫夏留歌,你可以叫我炎魔!”

“下流……下流哥?”贱人龙开始怀疑人生了,用不可思议的目光望着曾经的室友,强烈怀疑自己遇到了一个和赵昊长得一模一样的陌生人。

“是夏留歌,夏天的夏,留情的留,诗歌的歌!”红袍青年纠正着贱人龙的口误,牛逼哄哄道:“你记住,我炎魔夏留歌的名字,必将传遍全世界!进化王,我当定了!”

“难道你是注定要成为进化王的男人?”贱人龙震惊了,试探性地顺着对方的思路说下去,他感觉那个红袍青年不是一般的逗逼,而且随时随地都可能燃起来。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夏留歌很欣赏地看了贱人龙一眼,当场又燃起来了:“少年,我很看好你,以后你就跟我混了。让我们一起朝着天际奔跑,尽情挥洒青春的汗水吧!燃烧吧,我的青春!燃烧吧,我的热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