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新丝绸之路

“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我漏掉了什么最关键的线索?”

福南湘城一栋豪华别墅里,雪莹穿着蕾丝睡裙,手持一杯红酒,不停地自言自语。

今天见到大难不死的赵昊,她一时心态失衡,犯下了低级错误。本来她觉得这没什么,对付一个小角色犯不着花心思,可是后来剧情出现了大反转。

赵昊拿出来上拍的东西,总价值超过了一个亿。单说那只初级变异的白马坐骑,造型拉风,骑上去犹如白马王子,很有炒作的空间,价格不低于五千万。变异坐骑一直是有价无市的极品,比地球上的限量版跑车还难得,再加上明天月流苏会到场,那些富家公子哥恐怕会争抢出一个天文数字。

雪莹意识到,自己严重低估了赵昊。

如果赵昊只是那种运气好的进化者,就算有变异级的实力,她也不放在眼里。这种人就像吴凯一样,在她心目中不过是个莽夫罢了。

但后来发生的事情,让她震惊万分。

赵昊离开拍卖场的时候,月流苏主动追了出去。

雪莹特地凑到门口瞄了一眼,发现月流苏凑在赵昊耳边低语着什么。

这是一件相当不科学的事情,她太清楚月流苏是何等心高气傲,即便是那些豪门公子,也不能凑到月流苏一步之内谈话,月流苏这种主动凑过去说悄悄话的事情,简直是破天荒头一遭。

顺着这条思路,雪莹还回想起一个细节。

傍晚月流苏刚刚走进拍卖行的时候,主动和赵昊打招呼。

当时雪莹心态爆炸,没在意这个细节,到现在才品出了一点味道。

“我把他往死里得罪了?”

“不,还有没有挽回的余地?”

雪莹有一个三省吾身的习惯,进行了深刻的反思。

反思的结果,让她感到绝望。

每当这种时候,她都会发泄一下。

她将红酒一饮而尽,躺在床上,拿出了一根电动棒……

在这个过程中,雪莹脑海中会幻想出她心中完美的男人,那是一个陪伴她从少女到少妇再到寡妇的超级偶像——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

而这个夜晚有些反常,她脑海中的字母罗,忽然变成了赵昊。

……

……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这是杜牧到金陵之后写的《泊秦淮》,现代社会也有高唱后庭花的人,比如月美慧。她最近心情很不错,半个月前,庒文军的父亲因病医治无效,享年七十岁。

局势一下子变得很微妙,庒文军势单力孤,而庄文武大权在握,稳坐钓鱼台。月美慧又迎来人生中另一个巅峰期,差点在丈夫他二叔的葬礼上笑出声来。

“金箍棒,棒辣个棒,棒棒棒……”

欣赏着金陵灯火,月美慧心情棒棒哒,哼起了歌儿。

片刻之后,月流苏走了进来,她在姑姑家里向来自由出入,不需要佣人通传。

“回来了?”月美慧问道:“那条路走不通?”

“走通了,我从一号基地传送回来的。”月流苏说道。

“怎么可能?”月美慧脸色一变:“遭了,这次又让庒文军捡了个便宜。”

“开辟这条通道是好事情,方便基地之间互相往来。再说这条路又不是庒文军发现的,关他什么事?”月流苏撇了撇嘴,受不了姑妈大惊小怪的样子。

“你不懂,三号基地贴上了庒文军的标签,不管发生了什么好事,都能和他沾上边。”月美慧忿忿不平道:“我听你姑父的口风,专家组把中州比喻为古代中原,将三号基地比作西域古国,这条通道,被称为【新丝绸之路】。古代开辟丝绸之路的人是多大的功劳,你明白吗?”

“那又怎么样?”月流苏眼中的倦怠更浓,她很讨厌这种权力的争斗,可是父母和姑妈绑在了同一条战船上,很多时候身不由己。

“庒文军这次跟着沾了光,翅膀硬了就敢自立门户,到时候老爷子都降不住他,这是天大的事情,你别当成儿戏。”月美慧忧心忡忡道。

“他闹分家不是更好吗,自立了门户,以后就没人跟姑父争夺继承权了。”月流苏懒洋洋道。

“你想得太简单了,上头不可能容忍两个姓庄的执掌大权。等老爷子一走,能上位的人,只能在你姑父和庒文军之间选一个。”月美慧越说越抓狂。

“姑妈,你对姑父就没点信心吗?”月流苏冷笑道。

月美慧黑着脸道:“现在是全民进化时代,和以前不一样了。你姑父为了帮你打下那座古城,派遣的特战旅,一个照面就被超级生物震晕在地,成了各大军区的笑柄。时势造英雄,庒文军赶上了好时代,他是上面看好的新时代军队指挥官。”

月流苏低头不语,心中划过悠长的叹息。

当初哪里是姑父派兵帮她攻打古城,分明是她被赶鸭子上架,硬着头皮去打了一场没把握的仗。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她已经懒得去争论谁对谁错。

月美慧换了个话题:“上次跟你说的事,你和赵昊谈过没?”

月流苏没好气道:“不用谈了,他让那个中二少女拒绝我了。”

“中二少女?你说小柔是吧,她比你大一岁呢,哪是什么少女。”月美慧似乎对另一个侄女没什么好感:“那丫头就是个书呆子,到现在还长不大,我看她这辈子当个医生做做学问还行,人际社交能力等于零,她说的话你能当真吗?”

“就因为她够傻,才不会骗我。”月流苏淡然道。

月美慧还不肯死心:“你最好和赵昊当面谈谈,庒文军能给他的,我们加倍给他。他还是单身吧,告诉他,就说我还有个女儿待字闺中。”

“二姑,您还真舍得下本钱。”月流苏惊为天人地看了姑妈一眼,突然话锋一转:“可惜你找错人了,不是谁都想攀龙附凤。”

月美慧讶然:“你才见过他一次,这么了解他?”

“有些人,不需要天天打交道,看出他的志向就够了。”月流苏慢条斯理道:“我的确不了解他,但是我可以肯定,他志不在一阶进化世界!”

“他要飞升了?”月美慧闻言一惊。

“这是早晚的事,你所看重的古城,在他眼里不过是浮云。用权力和美色去招揽他,不过是下下之策。”月流苏意味深长道:“他让我想起了苍龙,这种人追求的是武道极限,是进化的顶点。只有和他走在同一条路上的人,才有资格和他平等对话。”

“我明白,道不同不相为谋,自古以来世外高人就不喜欢和朝堂中人打交道。你也是超级进化者,应该和他是同一条路上的人,有没有办法和他搞好关系?”月美慧开辟了一条新思路。

“搞好关系?姑妈,在那眼里,我就那么不堪吗?”月流苏莞尔一笑,流露出一种强大的自信:“我何必作践自己去求他,明天就有一个大好的机会,我要让他臣服在我脚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