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小白脸好有钱

“一千五百万!”

加价的人,赫然是同一桌的月流苏。

女神举牌之时,略带挑衅地瞥了赵昊一眼。

赵日天视若无睹,举牌道:“一千六百万。”

月流苏再次举牌,加价比较大气:“两千万。”

同一桌的人争起来,这种情况十分罕见,可以理解为内讧。

许多人睁大眼睛看热闹,百思不得其解,月女神为什么要和那个骚包青年抬杠?

花千古也在关注着这一桌,他首次正眼看了赵昊一下,心想这孩子不懂事,一般男人见到月流苏叫价,早就让步了,而那穿着斗篷发带的骚包青年却一点都不上道。

赵昊何尝不知道月流苏存心抬杠,他甚至可以想象,只要是自己叫价的东西,月流苏都会跳出来插一脚。可是没办法,他只差不灭战甲就凑齐四件套了,说什么也得争取一下。

他喝茶润了润嗓子,举牌道:“两千五百万!”

在场一片哗然,感觉骚包青年比花千古更加人傻钱多。

花千古一亿买下变异白马固然任性,但变异坐骑向来很保值。说句不好听的,以后他把那匹白马玩腻了,转手卖出去也亏不了多少,以花千古在一号基地超高的人气,一定会有脑残粉接盘,到时候转手卖出一个亿也不是不可能。

赵昊的情况不一样,在场大多数人对不灭战甲的估价只有一千万。个别人猜测赵昊身上可能有一个不灭套装的部件,尽管如此,他们觉得不灭战装拍到一千五百万就到头了。

小白脸好有钱!

刘萱深深看了赵昊一眼,目光中既有鄙夷,也有同情。

她鄙夷的是小白脸分不清形势,跑到这种场合来充冤大头。

她同情的是小白脸也挺不容易,一般入赘豪门的小鲜肉都不富裕,眼前这个小白脸能拿出两千五百万,说明他也是蛮拼的,绝壁用了花式套路哄那肥婆未婚妻,说不定每天给肥婆解锁几个新姿势。

“三千万!”

月流苏毫不犹豫,又加了五百万。

整个会场轰动了,如果说赵昊人傻钱多,那么月女神完全是不过脑子了。

花千古和台上的雪莹都流出了惊愕之色,他们认识的月流苏从来会这么冲动。

“难道流苏暗中凑到了不灭套装的一两个部件?”

雪莹灵光一闪,这是唯一能解释月流苏如此任性的原因。

“莫非流苏已经有不灭套装的三个部件,只差这件战甲了?”

花千古产生了同样的猜测,同时打定主意,只要还有人敢竞价,他立马加价,在关键时刻拔得头筹,赢得美人心。

“呸!”

赵昊很不绅士,将嘴里的瓜子壳吐了出来。

然后他冷眼看着月流苏:“你成心捣乱是吧?”

月流苏嫣然一笑:“我的法袍被一只无耻生物打坏啦,再买一套新护甲有问题吗?”

赵昊竟无言以对。

同桌的刘萱和张胖子很好奇,什么样的生物,能击溃月流苏的护甲?

两人永远猜不到,坐在旁边的赵日天就是那一只“无耻生物”。

当日一战,被打坏的不止是月天使法袍,还被打飞了一只小罩罩……

此刻两人四目相对,自然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三千万叫价不灭战甲,月流苏也有压力。她是个骄傲的女人,十八岁以后就没向长辈伸手要过钱。今天这三千万,是她自己在进化世界挣来的私房钱。如果赵昊叫价到三千五百万,那她的私房钱就不够用了。

当然,她的意图本来就是让赵昊加价。

她看得出赵昊对不灭战甲志在必得,故意抬价恶心他一下。

让赵昊抬价到三千五百万,背一个人傻钱多的骂名,她的目的就达到了。

哪知道赵昊突然不加价了,继续美滋滋地嗑瓜子。

“三千万,第一次!”

“三千万,第二次!”

“三千万,第三次……成交!”

当雪莹一锤定音,月流苏差点哭了出来。

砸出所有私房钱买了一件没大用的战甲,女神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赵昊则淡定得一逼,他是中产阶级家的孩子,不像花千古那么任性。关于不灭战甲,他心里的底线就是两千五百万,再多一毛钱他都不愿意出。

“你为什么不加价?”中标的月流苏瞪了赵昊一眼。

“我为什么要加价?”赵昊反问一句,说不出的云淡风轻。

月流苏杀人的心都有,抬价半天到头来坑了自己,这就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旁边的刘萱看得心惊肉跳,这时候她眼中的月流苏就像个小女孩,而且是小学时代被男同桌欺负了的小女孩,有种我见犹怜的既视感,破天荒地流露出了可爱的一面。

刘萱满脑子问号,小赵到底有什么隐藏能力,竟然能让一代女神如此失态?

拍卖会还在继续,上拍的东西令人眼花缭乱。

一个小时后,拍卖结束,赵昊去了后台。

国内个人所得税一般在20%左右,上头比较鼓励进化者发育,三大基地的交易税只有10%。另外,拍卖行还要抽取10%手续费。这一来二去,狂卷一亿五千万的赵昊,缴纳了一千五百万的税和一千五百万的手续费,实际所得一亿两千万。

“小昊,恭喜恭喜。”雪莹今天对赵昊热情得发指:“其实姐姐当年那样说你,也是为了你好。我听薇薇说过,你是个越挫越勇的人。姐姐看过你的比赛视频,遇到强大的对手,你能够超常发挥。当时我就在想,说两句重话激励你一下,你一定能发奋图强,给薇薇一个美好的未来……”

说到这里,雪莹都被自己感动了:“小昊,你没有让我失望,薇薇果然没有选错人。”

靠,这居然是为我好?

赵昊心头飞过几百只羊驼,暗叹这女人够狠,当年羞辱了他一顿,如今居然能圆回来,还口口声声说是为了他好,这种脸皮也是没谁了。

他想起了很多年前看过的一部肥皂剧,大概剧情是这样的:一个年轻的上班族出差回到家里,撞见妻子和她的上司躺在床上搞事情,男主角受了刺激,净身出户,从此发奋图强,成为一代富豪,焕发第二春泡到了白富美。若干年后,男主角遇到了前妻的上司,对方吓得想跑,男主却热情地拉着他,感叹万千道:“我应该感谢你,谢谢你当年搞了我老婆,如果不是你,我不会有今天……”

当时看完那部剧,赵昊震惊了,感叹男主角心脏够大。

这种事情,换了是他,他就接受不了。

同样的道理,如今赵昊也接受不了雪莹的道歉。他不认为雪莹当年那番羞辱是为了他好,他更加不认为自己能有今天,是因为这个便宜大姨子的激励。

所以,他用一脸冷笑,回应了大姨子的热情。

这样的冷漠,在雪莹看来愈发深不可测,她更加热情了,有意无意展示着事业线,凑过来吐气如兰:“小昊,你下午有空吗,我们好久没见啦,一起吃个饭吧。”

“不了。”

赵昊扭头就走,他没教训雪莹,仅仅是因为她当年送了薇薇一些小礼物。

他有他交友的原则,不想和雪莹这种女人打交道。

一路上清点着大额支票,赵昊心情好了不少。

他径直去了七彩光柱,传送到国内,找了家银行检验支票,把钱存了起来。

“等我从生死塔回来,就去看看月亮湾别墅……”

兜里有钱心不慌,赵昊又传送到一号基地,开始展望未来。

月亮湾是中海郊区海岸一个著名的半月形海湾,风景秀丽,那里的海景别墅也是公认的中海房价最贵。别看那些别墅群还没竣工,但是预售价格惊人,最便宜的小别墅都在三千万以上,最贵的超过了一亿。

那个地方,是赵昊他爸的梦想。

几年前那块地刚刚规划的时候,老赵就感慨过:“以后我们家要是在月亮湾有套房子,这辈子就值了。”

赵昊决定了,回去之后给父母一个惊喜。

刚走到猎人客栈,张胖子凑了过来:“小赵,有人要见你。”

“谁?”

“月流苏。”张胖子有种遏制不住的激动。

赵昊道:“她找我干什么?”

“怪我,这事儿怪我。”张胖子自责道:“我们不是说好明天一早就出发吗,我下午跟刘萱妹子交代了几句,哪知道刘萱管不住嘴,她跟月流苏说了我们的行动。”

“没事,我去见见她。”

赵昊去了一间客房,见到了月流苏。

张胖子没跟着进去,还很懂情调地帮忙关上了房门。

赵昊刚走进门,月流苏开口了:“你要去生死塔?”

赵昊:“我的事,不用跟你汇报吧?”

“当然不用,我只是来和你做个交易而已。”月流苏取出不灭战甲,还展示了属性:“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身上有不灭套装的部件,你很需要这件战甲,对吧?”

赵昊不耐烦道:“别绕弯子,能说国语吗?”

“你和张洪斌一起,最多去到生死塔第三层。实不相瞒,我早就去过第三层了。”月流苏傲然道:“我想去第四层,如果可能的话,第五层我也想见识一下。我们的交易很简单,你能陪我走到第五层,这件不灭战甲就是你的。”

赵昊差点没笑出声来,就算没有月流苏,他也要去第五层。

生死塔名声在外,第四层以上隐藏着意想不到的凶险,有个炮灰探路会更加安全。既然这么一个强力炮灰主动送上门来,赵昊还有拒绝的理由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