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你猜我猜你猜不猜

神兽一出,万兽蛰伏。

墨麒麟打了个响鼻,震得趴在地上的三只稀有坐骑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那匹白马虽和墨麒麟同为变异级,却也抵挡不住神兽与生俱来的威压,受惊后将花千古摔落马下,竟不受控制地跑出了十几步。

在场唯一不受影响的是月流苏,因为她没坐骑。

饶是如此,她也差点惊得从半空中跌落下来。

“居然有这种坐骑?”

月女神心中波澜起伏,看怪物似的看着赵日天。

她已经最大限度地高估这个男人了,想不到还是低估了他。

那只存在于神话传说中的坐骑,就那样任他趋势,刺激着众人的眼球。

看到墨麒麟背上那个寂寞如雪的男人,月流苏明白了什么叫做潜龙在渊,什么叫做低调的奢华,什么叫做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这人什么来头?”

摔落马背的花千古并未倒下,一个潇洒的凌空旋转飘然落地。

花千古今天来这里,是因为收到消息,张洪斌要去生死塔。张胖子和花家结下了大仇,花千古本打算在生死塔第一层解决了张胖子,证明花家“千”字辈的实力。没想到意外遇到了月流苏,暂时改变了他的计划。

从昨天到今天,他都没把赵昊放在眼里。

在他看来,那个穿披风的骚包青年气息太弱了,多半是张胖子新收的小弟,不值得他关注。直到这一刻,花千古意识到自己错得太离谱了。

同时大跌眼镜的还有刘萱,她眼珠子都快撑爆了,目瞪口呆地望着赵昊。

墨麒麟一现身,推翻了她原有的各种猜测。她敢打赌,就算雪家最强天才雪孤城都没有这样的坐骑,更何况是雪家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

回想起张胖子这两天有意无意间表现出来的敬畏,刘萱悔得肠子都青了,暗恨自己眼皮子太浅,有眼不识泰山。

“好坐骑!”花千古贪婪地望着那头墨麒麟,由衷地赞叹了一声,风度翩翩道:“名剑赠烈士,宝马配英雄,这位兄弟有此等神兽座驾,绝非无名之辈,还未请教尊姓大名?”

“这位兄弟”淡然道:“赵昊。”

花千古闻言一愣,他也是一号基地的老司机,有头有脸的高手不说个个认识,起码听说过名字,从来没听说过赵昊这个名号。

定了定神,花千古直抒胸臆:“实不相瞒,你这坐骑在下一眼就喜欢上了,不知赵兄是否愿意割爱,价格随你开。”

听到这话,众人心里一惊。

一号基地上得了台面的进化者都知道,只要是花千古看上的东西,一定要搞到手。他那番话虽说得客气,却有种威胁之意。

刘萱忍不住替小赵捏了一把汗,正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花千古就是中州古城数一数二的地头蛇,就算小赵是变异强者,也斗不过那位花家大少。更何况这里是生死塔,杀人夺宝实属正常。刘萱心里盘算了一下,哪怕是自己和张胖子再加赵昊,三个人联手也未必斗得过花千古。

这让她暗骂赵昊太傻,不懂得“财不露白”的真理,无形中给她带来了麻烦。她见识过太多杀人灭口的悲剧,一旦花千古动了杀人越货的心思,她和张洪斌必然要被灭口。

月流苏则是另一番表情,有点幸灾乐祸,也有种阴谋得逞的快意。

赵昊镇定自若道:“不卖。”

花千古眼中寒光一闪而逝,又道:“赵兄方不方便透露一下,你这坐骑是如何得来的?”

这话有点仗势欺人的意思了,高端战装、坐骑的来源一向是进化者们的秘密,擅自打探可谓江湖大忌。然而花千古无视了规则,他料定赵昊是从其它基地过来的人。哪怕对方是一条过江龙,他也有信心镇压。

“不方便。”

赵昊不给面子,说完就走。

他显得有些色厉内荏,好像落荒而逃。

花千古对吴凯使了个眼色,两人追了过去。

几秒钟之后,两人很想哭。

花千古已经收回了白马,换了那头黄金兽坐骑,却还是杯具了。即使墨麒麟没有全速奔跑,黄金兽距离墨麒麟二十米范围,突然一阵躁动不安,根本不敢靠近。

后面的吴凯更惨,他的坐骑无法接近墨麒麟三十步距离。

这种怪事,说出去都没人相信。

张胖子和刘萱交换着眼色,远远地跟在后面。

只有月流苏借助变异翅膀飞了过去,紧随在赵昊身边,她换了一口气,顿时呆住了。

第一层大草原上的味道真心不好闻,空气中弥漫着腥臭味。可是赵昊周边几米范围内,异味被神奇地净化了,空气说不出的清新。

月流苏忍不住连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想起了一个古老的传说。

从前她在月家藏书阁一本古籍中看过,远古时代的神龙,能够净化污秽,一口将天地间的污浊之气吞进去,然后行云布雨,造福人间。

眼前那只威风凛凛的墨麒麟,竟然有远古神龙有异曲同工之妙,它净化了方圆十步内的腥臭空气,给赵昊和旁边的月流苏带来了福利。

月流苏明知故问:“喂,你身边怎么这么香?”

赵昊笑而不语,寂寞如雪。

他之所以召唤出墨麒麟,不止为了装逼那么肤浅,还有两个重要原因。

第一,墨麒麟转化出来的新鲜空气,可以让他少受罪。

第二,墨麒麟能够吸收污秽之气增强自身,这是它的主要升级方式。生死塔前三层全是各种污秽邪恶之气,正好方便墨麒麟练级。

“你不要整天故作高深好不好,我们现在是合作伙伴,聊两句你又不会少块肉。”月流苏主动搭讪,有点死缠烂打的意思:“这种神兽坐骑,你怎么得到的?”

赵昊:“你猜。”

月流苏激发了少女心:“你猜我猜不猜。”

赵昊云淡风轻道:“你猜我猜你猜不猜。”

混蛋!

月流苏气得想吐血,她发现这货平时沉默寡言的,斗起嘴来也是一把好手。这让月女神压力山大,打又打不过他,斗嘴也斗不过他,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