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他到底是个怎样的男人

形势比人强,见识过赵昊那恐怖的刀芒,花千古只能忍着不发作。

他目前的情况很不妙,越级挑战受了内伤,体力也消耗了大半,如果再来遇到一批超级傀儡,花千古自认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到时候还得仰仗赵昊。

这位仁兄很有乌鸦嘴的潜质,刚闪过念头,前方人影闪烁。

六个气势汹汹的超级傀儡,突兀地出现在百米开外。

刘萱吓得不停发抖,小脸愈发惨白,这种级别的战斗,她只能当个啦啦队员。

此时张胖子还在和那个貌似大军的超级傀儡血战,花千古未必有再战之力,月流苏香汗淋漓明显严重损耗了体力。充分认识到了那六只生力军傀儡的威慑力,刘萱求助地望向了赵昊。

“流苏,我们走!”

花千古大喝一声,飞速骑上了黄金兽坐骑。

他挡在月流苏面前,一副“你先走,我掩护你”的英勇模样。

此人泡妞也是蛮拼的,自己跑路,还不忘了带妹子。

这位号称“一号基地国民老公”的花大少对自己很有信心,他相信自己的判断,月流苏对战两只超级傀儡,虽然没受伤,但体力消耗了不少,再战斗下去太吃亏。

同时,花千古也对月流苏有信心,他所认识的月流苏是个很理智的人,有时候甚至理智到没有感情,不会在体力不足的情况下去进行风险太高的战斗。

除此之外,他相信月流苏已经意识到了赵昊会对所有人构成生命威胁,说得直白一点,赵昊有可能对他们进行杀人夺宝,这种时候月流苏最明智的选择就是和他花大少同气连枝。

注意到月流苏眼中的坚定,花千古心中一喜,显然月流苏当场就决定要跑路了。这要是两人一起杀出去,在生死之间建立起一段感情,以后确定某种关系就妥妥滴了。

今天不太凑巧,月流苏的坚定,是因为……她坚定地选择留下来。

花千古对月女神的判断没有错,这个妹子确实非常理性。只是,他对赵昊的判断不算很准确。

月流苏留下来的原因有好三个,第一,她确信赵昊至少在进入第五层之前不会对她下手。第二,她还需要通过接下来的战斗进一步了解赵昊的实力,以及为人处世之道。第三,她想看看赵日天如何带她躺赢……

于是乎,花千古尴尬了。

就这么一点小尴尬的时间,百米外的六个生力军,已经飞掠到了十米开外。

冲过来的六个超级傀儡,好像拥有自动识别系统,其中一个铁塔般的巨汉缠上了花千古,另一个黑衣女子对上了月流苏。剩余四人竟然无视了刘萱和张胖子,齐刷刷地朝着赵昊杀了过去。

刚一交上手,花千古就想哭。

眼前这铁塔巨汉,比他之前撂倒的大兄弟更加强悍,力量很接近于中级妖怪了。更狠的是铁塔巨汉的战技,貌似超过了A技,他那恐怖的力量真正发挥出了高级战技的精髓。

短短三招,花千古胸口中了一拳,当场口吐鲜血。

要不是他身法精妙,恐怕已经看不见第二天的太阳了。

同样想哭的还有月流苏,赵昊被四个超级傀儡包围,明摆着不能带她躺赢了,她只能硬着头皮和那黑衣女子作战。问题就出在这里,黑衣女子身法超绝,出手时有种顶级刺客一击致命的风范,不到十回合月流苏就被对方闪到身后,在她后腰狠狠撞击了一下。

若非月流苏有超级铠甲护体,那一下够她吐血重伤。

遇到身法如此诡异灵敏的女对手,月流苏甚至没有办法游斗,对方速度比她快了一筹,总能后发先至,将她压制得喘不过气来。

又坚持了几个回合,月流苏逐渐适应了黑衣女子的套路,心中不禁在想:第四层的超级傀儡越来越强,自己对付一个都吃力,赵昊一个人对付四个应该被打花了吧?

她用眼角余光瞥了瞥赵昊那边的战况,顿时眼前一黑,差点气出内伤。

本来就受了内伤的花千古,在铁塔巨汉猛攻之下节节败退,他闪出一个角度,看了看赵昊的情况。按照花大少的想法,这次的六只傀儡如此生猛,赵昊早被四个超级傀儡削成人棍了。可是一看之下,花千古又喷出了一口血。

只见那生猛霸气的四个超级傀儡,不知何时倒在了地上,身首异处。

赵昊则蹲在地上,不停在傀儡尸体上摸索着,搜刮着,嘴里还在碎碎念:

“什么玩意儿,没有结晶,血肉不能食用也不能用来制造护甲?”

“靠,又没爆东西,说好的欧皇光环呢?”

“难道我又成非酋了?不,亚麻跌,哥拒绝这个设定!”

赵昊就蹲在那里自言自语,完全无视了附近几个人的死活。

听到那堪比贱人的声音,月流苏和花千古死的心都有了,恨不得破口大骂一句:你TM有空蹲在那儿数蚂蚁,就不能过来救人一命吗?

然而,这种话两人都开不了口。

月流苏自尊心很强,赵昊又解决了四只超级傀儡,只留了一个给她练手,这已经称得上带飞了。她若是再开口要求躺赢,不管别人怎么看,她自己都会觉得不好意思。

花千古同样是个骄傲的人,他自称来生死塔第四层历练,试图突破瓶颈。这才打一场小仗就快不行了,他实在不好意思去求助于一个无名之辈。

张胖子还在和大军苦战,无暇他顾,沉浸在一种即将突破的忘我状态中。

在场只有刘萱看清了真相,她不再发抖了,也忘记了大哥死两次的悲痛,一双眼睛直勾勾地望着赵昊,眸子里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

当时赵昊被四只超级傀儡包围的时候,刘萱看见了一个奇异的刀阵,三百六十个刀罡形成的玄奥阵法一闪而逝,四只傀儡就被肢解了。

亲眼目睹了传说中的“一套带走”,刘萱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满脑子都是琼瑶奶奶书里的台词:他是谁?他到底是个怎样的男人?

感冒了,头晕眼花的,总算把今天第二更赶出来了,无愧我【牛二更】的新封号。请允许我去打个点滴,顺便调整一下状态,明天的更新会迟一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