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花兄,我读书少

“像我这样优秀的人,本该灿烂过一生……”

苦战中的花千古,脑海中突兀地闪过了这句歌词。

一般来说,当一个人产生了这种想法,都受到了重大挫折。

之前料到一只超级傀儡,花千古已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没有通灵基因的他能够杀死一头初级妖怪级别的傀儡,也算很有水平了。如果赵昊不在场的话,花千古足以成为刘萱的新偶像,可惜世界上从来没有如果,旁边有一个赵日天在数蚂蚁,让花大少心中大叹既生瑜何生亮。

任何事都有两面性,月流苏一路上观察赵昊,其实赵昊也在关注着众人。比如眼下,他一边数蚂蚁,一边研究月流苏和花千古的战斗风格。

说实话,赵昊心里很失望。

他在进化者论坛早就对花千古和月流苏如雷贯耳,到了一号基地随便在哪个角落都能听到人们谈论这两个年轻男女。那时候赵昊以为这俩人凑一起,相当于牛鸽鸽+老板娘的组合,事实证明,花大少和月女神还差得远。

这就有点扎心了,赵昊需要的是强力炮灰,起码也得吸收几波伤害,让他惬意地输出一下,根本用不着那种一开团就送的猪队友。

严格来说,花千古和月流苏各方面都不差,天资更是出类拔萃,偶尔还会有灵气十足的惊艳表现。但是,重点就是但是了,赵昊仔细研究了俩人的战斗,总觉得少了点感觉。

这不仅仅是花千古和月流苏的问题,而是一号基地和二号基地大多数进化者普遍面临的问题。

凡事有利必有弊,进化基地也是如此。

两大基地开启得早,带来了很多便利,也带来了一些弊端。

论坛上有种说法,老派进化者认为新派进化者得了一种病:温室花朵症!

这种病症的起因,源自于两大基地。

所谓进化基地,就是人类的大本营,也是一条退路。

说得直白一点,稍微遇到点危险,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跑回基地。如果感觉基地都不安全,那就立马传送回国,哭着回家找妈妈,顿时就有安全感了。

这种退路,使得很多人没有经历过那种绝望中的挣扎,缺少一种生死之间的感悟。

莎士比亚说过:人啊,都是他妈~逼出来的。

有退路,就不会拼尽全力。

没有足够的压力,很难激发出隐藏的潜能。

比如十分钟之前的花千古,当六只超级傀儡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是带月流苏跑路,而非豁出去战个痛,赵昊甚至怀疑这哥们儿根本就没想过要在九死一生中突破瓶颈。

反观老牌进化者,走的是另外一种路线。以赵昊的真实经历为例,无尽森林、西部废墟、万里冰原、烈焰谷这四块地图上的进化者,但凡扬名立万的,无不是染血无数的狠角色,每个人都敢豁出性命去拼杀。

这个群体的进化者,基本上不知道自己还能回去,习惯了在进化世界艰难求生,可以说把每天当成世界末日来相爱,很多人激发出了连自己都不知道的潜力。比如小段,短短半年成为超新星,如果他当年去了一号基地,估计还是个病秧子。

“可惜了,这么好的天赋……”

注视着战斗中的花千古和月流苏,赵昊暗叹了一声。

那一男一女天资过人,偶尔表现出一种与生俱来的灵气,在关键时刻做出了极为巧妙的反应,连赵昊都忍不住拍案叫绝。遗憾的是,两人的名气和家世成了负担,他们唯独缺少了赌上一切去拼的觉悟。

其实花千古和月流苏这种相对稳扎稳打的心态并没有错,蝼蚁尚且贪生,回去练十年再来报仇也是一种选择。只不过,一旦养成了这种习惯,就很难体会到那种舍生忘死的刺激。

而那种刻骨铭心的刺激,往往就是突破瓶颈的关键。

现场只有张胖子做到了这一点,此人早将八极精神融入骨髓,一言不合就舍身搏命。俗话说得很,不怕横的,就怕不要命的。这恰恰是张洪斌作为一个不起眼的江湖武师,却能够和花家这样的古武家族抗衡的原因。

砰!

疑似大军的超级傀儡,被张胖子轰得粉身碎骨。

此时的张胖子,仿佛换了一个人,身上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一股气势。

赵昊见过阳顶天突破最后一道坎,也见过董干天跨越那条事关飞升的鸿沟。所以他现在一眼就看出来了,张胖子在这场战斗中最后一点变异基因圆满了,正式步入了飞升进化者的行列中。

达到了梦寐以求的境界,张胖子心潮澎湃,感激地往着赵昊。他心里清楚,如果没有远古光环加持,自己干不过战技恐怖的超级傀儡。

眼看着张胖子撂倒了超级傀儡,花千古受了刺激,好歹他也是个男人,这种时候必须爆发一点男子气概了。他卖了个破绽,成功击中铁塔巨汉心口要害,哪知道对方不闪不避,硬接了他一掌,顺势挥起比妹子大腿还粗的拳头,轰在了花千古胸口。

这一次碰撞,暴露了二者的防御差距。

铁塔巨汉硬如铁,生吃了一记夹杂着洪荒之力的落花掌,居然只退回了一步。

而花千古挨了那一拳,倒飞了十米远,哇哇吐出两口鲜血,脸色白得吓人。

落地时花大少骨头都快散架了,体内气血翻涌,内息紊乱异常,已经提不起多少力气了。这种时候,再不召唤队友助攻一下,他就得跪了。

可有个问题,召唤刘萱过来也不顶用。至于呼唤张胖子,还是省省吧,花家和张洪斌早就势成水火。而月流苏还在和黑衣女子激烈单挑,也没空和他同气连枝。

此时此刻,花千古唯一能指望的人,就是那位来历不明的“赵兄”。

花大少尴尬症犯了,好歹他也是进化者圈内的一代男生,号称花家最强新生代武者,还是与风云剑、月流苏、雪孤城齐名的四小天王。拥有这么多酷炫头衔的男子,去求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赵昊,实在丢不起这人。

他面临着一道选择题:生命更重要,还是脸面更重要?

花千古做出了他的决定,大喝一声:“赵兄,救我!”

赵兄站在河边,洗了洗手上的泥污,笑呵呵道:“花兄不要开玩笑了,凭你小天王的实力,收拾这种弱鸡不成问题。”

眼看铁塔巨汉又扑了过来,花千古快哭了,施展身法躲避着巨汉的猛攻,语气急促道:“赵兄,我们是同伴啊,你怎能坐视不理?”

“呵呵。”赵兄流露出春天般的笑容:“花兄,你这样说,我就要跟你摆事实讲道理了。本来我与张团长、月小姐结伴而行,你是我们半路上偶遇的,算不上同伴吧?”

刘萱闻言心里一沉,听小赵的意思,也没把她当队友。

花千古郁闷得想吐血,他本想在生死塔找机会做掉张胖子,顺便在月流苏面前秀一下骚操作,摆出一副“听我指挥,大神带飞”的架势。哪知道到了第四层以后,他自己成了那个要被带飞的人,实在伤不起。

赵昊站着说话不腰疼,又补了一句:“花兄,我冒昧问一句,你刚才叫月小姐走的时候,也没想过要带我吧?”

花千古眼前一黑,此前六只超级傀儡现身的时候,他大喊了一声“流苏,我们走”,根本没考虑过赵昊等人的死活。现在尴尬了,那句话比“皮皮虾我们走”还要招仇恨,设身处地想想,换了他是赵昊,也不愿意出手救人。

在铁塔巨汉猛攻之下,花千古伤上加伤,快要挺不住了。一看月流苏无暇分身救他,花大少豁出去大喊道:“赵兄,只要你肯救我,什么条件都可以谈!”

赵昊就等对方说这话了,腆着脸道:“花兄,我对你的白马坐骑和黄金兽坐骑很感兴趣,不知花兄是否愿意割爱?”

花千古眼前又是一黑,说不出的蓝瘦香菇。

他那两只坐骑,市值起码两个亿,并不全是他的零花钱买的,其中有家族的商业运作。说白了,他骑着这么骚包的坐骑,变相给花家做了宣传,有一定的广告效果。至于把两只变异坐骑拿出去送人,花千古还没当家做主,很多事他说了不算。

眼看自己撑不了多久,花千古一咬牙道:“赵兄,那两只坐骑,你任选一只!”

赵昊秀起了洋文:“花兄,我说的是两只,two,Do-you-undestand?”

“好!你先解决了这只大个子,我稍后给你!”花千古情急之下应承下来,至于解决了铁塔巨汉之后,给不给赵昊两只坐骑,那是个日后再说的话题。

赵昊站着没动,慢悠悠道:“花兄,我读书少,经常被人骗。咱们先小人后君子,你先把坐骑解除了绑定,我马上来救你。”

命悬一线的花千古,实在受不了赵兄那慢悠悠不着急的样子。情况很明显了,他不拿出坐骑,赵昊绝对不会出手。看到月流苏还在激斗中,一时半会儿没空来救他,花千古屈服了,将两只坐骑解除绑定放在了地上。

赵昊捡起东西收入识海,又把黄金兽召唤出来,骑着溜了个弯儿。

花千古当场懵逼,他看见赵昊没有拔刀,骑着黄金兽走远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