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新遗传基因论

我们结婚吧。

想象一下,当一个妹子突然对一个汉子说出这种话,是怎样的场面?

赵昊忍不住掏了掏耳屎,问道:“是我听错了吗?”

“你没有听错。”月流苏一横心,一咬牙,声音大了几个分贝:“我想和你结婚。”

赵昊纳闷儿了,一般妹子对他有意思,他还是多多少少能感觉到的。唯独月流苏从来没流露出那方面的情绪,这让他很好奇:“我没记错的话,我们见面没几次,你给我一个理由先。”

月流苏出奇的平静,好像不是在讨论终身大事,而是在议论很平常的进化者话题:“你怎么看最近越来越受关注的新遗传基因论?”

赵昊举一反三,大概明白这姑娘表达的意思了。

他毕竟也是回国上过网的人,对所谓的“新遗传基因论”略知一二。

早在七彩光柱降临之前,地球上就很流行遗传基因的论调了。

有些人对此深信不疑,选择配偶都按照遗传基因的标准来。

比如说有的妹子只嫁高学历的男人,就是担心自己智商不够用,希望生出来的孩子智商高一点。

还有的女人只嫁身高一米八以上的男人,同样是希望下一代人高马大。

严格来说,“高富帅”这个词,也有遗传基因的因素在里面。正常情况下,一个又高又帅的男人和一个美女结婚了,生出来的孩子都比较俊。如果这样的结合生出一个丑娃,那一定是隔壁老王暗杠了。

以上,是传统的旧遗传基因论。

不要小看地球科技的力量,自从一号基地开启之后,华国的专业人士发明了测试基因的仪器。无论是原始基因还是变异基因,都可以通过那种高端仪器检测出来。

正是那种仪器,引发了新遗传基因论的诞生。

人类女子在进化世界无法受孕,回到地球上却可以正常怀孕。一号基地开启至今接近两年,大量的人类回到了地球,这些人生出来的孩子,引起了轰动。

有些婴儿刚出世,体内就有了原始基因。

还有些得天独厚的婴儿,体内竟然有稀有基因。

甚至极个别的孩子,吃奶的时候就有变异基因了。

这是一个什么概念?

众所周知的一个道理,体内有了某种基因,就可以使用相对应的战装。只要拥有1点变异基因的人,便可能提着变异级的武器去碾压对手。

不妨脑补一下,当一个天生具备变异基因的孩子,十六岁之后去到进化世界,一进去就拿着各种变异战装进行碾压,那是什么场面?

毫不夸张地说,那就是天生的龙傲天!

可怜天下父母心,很多人对自己不抱指望,把希望寄托在了孩子身上。

最近半年,国内外的专家学者总结出了很多套路,引得全民追捧新遗传基因论。

那个套路其实很简单:父母的基因越优秀,生出来的孩子基因越给力。

举个例子说,如果一个稀有进化者和一个普通人结婚了,他们的孩子可能普通,也可能天生拥有1点原始基因。而两个稀有进化者结合,生出来的孩子至少拥有原始基因,运气好点还可能开启稀有基因。

而两个变异进化者结合,生出来的孩子拥有变异基因的概率不低。

正因为如此,国家最近提倡高级进化者捐精助人。

但是很多高级进化者生怕自己的精子被拿去制造出大量的试管婴儿,以后被培训成冷血的基因战士,因此真正愿意捐精的变异高手不常见。

而在黑市上,变异强者的精子有价无市。很多富婆高价求购那种东西,尽管她们自身不够强大,剩下来的孩子还是有一定概率具备高级基因的。也有大量土豪求购变异女高手的某种东西,用以制造试管婴儿。

花千古为什么那么受欢迎,无数妹子想给他生猴子,不是没有原因的。像他这种同时具备颜值、身高、最重要的是变异基因满值的年轻男子,大多数妹子都无法抵抗。

再比如死在第四层的吴凯,以前手头紧的时候,也去黑市卖过两次精。

“这就是你的理由?”

赵昊似笑非笑,重新审视着月流苏。

“这个理由还不够吗?”月流苏理直气壮:“我有通灵基因,你也不用否认,你的通灵基因比我还多。我们的孩子,很可能天生就拥有通灵基因!”

“等等,别一开口就是我们的孩子,说得好像我们有一腿似的,我跟你不熟。”赵昊正儿八经道:“先不谈孩子有没有通灵基因的话题,生孩子之前,得先结婚,还得入洞房,这些问题你到底考虑过没有?”

“婚姻不过是用来捆绑对方的一种契约关系,我不相信婚姻,也不需要爱情。那一张结婚证,只是对家里人的一个交代,婚后你我各过各的。”月流苏理智得可怕:“至于洞房,你有点想多了。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我们不需要在一起,也可以把孩子生出来。”

赵昊惊为天人地望着月流苏,大叹对方脑回路不一般。

一般的妹子,常规套路是:我爱你,我要给你生猴子。

月流苏不走寻常路,基本可以定义为:我不爱你,但我必须跟你生孩子。

赵昊深吸了一口气,道:“你知道直布罗陀岩石吗?”

月流苏呆了呆:“那是什么?”

“我以前爱看体育节目,篮球、足球都看,有些八卦挺有意思的。”赵昊慢悠悠道:“当年英超曼联传奇主帅弗格森爵士取得了辉煌的成绩,俱乐部老板将一匹马的一半所有权送给了他。那匹光荣退役的老马,就叫直布罗陀岩石……”

“那匹马曾创纪录地连续七次夺取赛马甲组冠军,并在各种比赛中赢得一百多万英镑的奖金。它退役之后,成为一匹优秀的种马,而冠军马和别的母马交配一次可以收入几万英镑。有人统计过,直布罗陀岩石有望带来五千万到一亿英镑的收益。弗爵爷一直认为他应分享这些收益,但俱乐部老板马尼埃认为,弗格森的所有权仅限于赛马场上,与种马收益无关,两人因此反目成仇。”

“当弗格森和马尼埃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俱乐部另一名大股东、来自美帝的体育产业大亨格雷泽也在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格雷泽买下了曼联的100万普通股,随后取代爱尔兰的两位马场主马尼埃和麦克马纳斯,成为俱乐部最大股东。到现在曼联还在格雷泽家族手里,就是一匹种马引发的血案……”

月流苏脸色有些难看,她也举一反三了,听懂了赵昊的弦外之音。

果然,赵昊说道:“在你眼里,我是不是就等于那匹直布罗陀岩石?”

月流苏:“你不要偷换概念,我迟早要飞升,你也一样,我们都不知道以后能否活着回来。我并没有逼你去和别的女人交配,这笔交易只代表我个人。在飞升之前,我想要一个孩子,仅此而已,这有错吗?”

赵昊:“那你随便找个男的就行,犯不着找我。”

“不,别人没有你这样的基因!我要么不生,要么就生一个最优秀的宝宝!”月流苏的三观与众不同,一般人把孩子当做爱情的结晶,而她更像把孩子当成生命的延续。

赵昊:“世界这么大,拥有通灵基因的男人不止我一个,你另寻高明吧。”

“你又在待价而沽吗?”月流苏和赵昊做过一次买卖,也基本了解这货的为人,她豁出去了:“你是不是一定要洞房才肯答应我?可以,在我怀上孩子之前,我会和你睡在一起!”

赵昊笑了:“头一次遇到把孩子当交易物品的,这信息量有点大。我想你搞错了三个问题,第一,真要跟你生了娃,那也是我的孩子,不是你的私有物品;第二,我的孩子,一定不能有你这样一个妈;第三,很抱歉,我早就结婚了!”

“雪薇是吗?”月流苏嫣然一笑:“我承认,我调查过你。三号基地开启以后,打听你的消息也不难。你在冰雪堡举行过一场婚礼,当时有上百人看见了。”

说到这里,她的笑意更浓:“我想你也搞错了三个问题,第一,雪薇不在了;第二,你单身很久了;第三,你和她的婚姻,没有在民政局登记,严格来说你并没有结过婚!”

提到薇薇,赵昊严肃起来了:“你记得你小学时代教室里挂着的两个白胡子老头画像吗?”

月流苏又呆了一下,之前的直布罗陀岩石搞得她措手不及,鬼知道赵日天又要搞什么幺蛾子。她认真想了想,反问道:“你是说马克思和恩格斯?”

“宾果。”严肃起来的赵昊是很文艺的,滔滔不绝道:“我一直在朝着无产阶级的领路人看齐,恩格斯在《家庭、婚姻与私有制》中写过:结婚,那些经过国家批准并在教堂举行的仪式都是多余的,没有必要……”

说着,他拍拍屁股站了起来:“我和我老婆的关系,也不需要那一纸证书来证明。如果一定要民政局那张纸来证明自己爱过,那真的很可悲。”

中午打了一针,一觉睡到黄昏。现在脑袋还昏昏沉沉的,我得调下作息时间和码字状态,后面几天的更新可能都是在晚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