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男出女入

失去了血海的生死塔第五层,就是一大片空地。

赵昊骑着黑鳞战马,寻找着出口。

月流苏低空飞行,默不作声注视着他的背影。

一个女孩子主动求婚,居然被拒绝了,这故事很扎心。

而且她还提出了可以同房的条件,依然被拒绝,多少有点伤自尊。

寻常女子经历了这种事,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早就没脸见人了。

月流苏不太寻常,她一点都没有悲催难过的迹象。

相反,她好像还很高兴。

“普通进化者中竟然出现了这种人,有意思。”

月流苏暗叹着,那双弥漫着皎洁月光的眼睛中,偶尔闪过饶有兴致的光芒,仿佛找到了好玩的东西,又好像是某人通过了她的考验。

“天南赵家的老怪物若是得知赵家叛徒的后裔中出现了这么一个小怪物,会是什么表情呢?嘻嘻,想想就很有意思呢……唔,他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吧?那就更好玩啦,以他的性格和赵家迟早有一战,好想去看看热闹。”

月流苏思索着,美眸中闪烁着恶作剧的光芒。

“天南赵氏曾无敌,百家姓中排第一……当年以一族之力压制风月雪月四族的赵家,真有那么强吗?呵呵,祸起于萧墙之内,很快就有好戏看了哦……”

月流苏那表情变得很诡异,一点都没有女神范儿,更像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

……

……

三天之后,寻路的一男一女,看到了另外的一男一女。

前方出现两尊雕像,一尊是男子形态,八只手,四条腿,长得青面獠牙,狰狞异常。另一尊雕像是女子形态,体态婀娜,美艳绝伦。

佛经中说:阿修罗男,身形丑恶;阿修罗女,端正美貌。

第五层没有那种正反两面的镜子,每个阿修罗面前有一个小小的虚空之门。附近没有任何图文标注,让人分不清哪一个是出口,哪一个是入口。

赵昊一伸手:“交易结束了,把古城地图给我。”

月流苏:“我说过带你去找那座古城,没说过给你地图吧?”

赵昊:“有区别吗?”

月流苏:“当然有,很多财团都在高价收购神秘古城的具体位置,假如你把地图复印几百份卖出去,这样不太好吧?”

赵昊居然被说服了:“那你什么带我去?”

“等我活着回到一号基地,会遵守约定的。”月流苏说着,抛出一个问题:“还是先考虑眼前的事情吧,哪一个才是入口?”

赵昊:“男的是出口,女的是入口。”

月流苏:“何以见得?”

赵昊不假思索道:“还用问吗,徐志摩说过,女的捅进去,男的射出去。很显然,这女的才能入,男的只能出。”

“徐志摩说过这种话吗?”月流苏惊为天人地看着他。

“别啰嗦了,相信我,没错的。”赵昊胸有成竹。

月流苏震惊了,做梦也没想到出入口是这样判断出来的。

根据她调查的资料,赵昊曾就读于中大体育学院,这种体育老师教出来的学生,脑回路和一般人不太一样,月流苏确认地问了一句:“你这样判断不会失误吗?”

赵昊指了指女子雕像前的土地,道:“你刨开地上的土自己看。”

月流苏也不啰嗦,取出一杆备用的稀有长矛,在地面挖了起来。

由于长期浸泡血海的缘故,第五层的地面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猩红泥污。月流苏将阿修罗雕像面前的泥污全部清理掉,看见地面刻着几个大字。那些字赫然是华国文字,一个个苍劲有力,显示出刻字者不凡的本领。

凶险,慎入!

——苍龙字。

地面上,一共就只刻了这七个字。

“你怎么知道地面上有字?”月流苏吃了一惊,隔着厚厚的泥污察觉到地面上刻了字,除非赵昊有那种穿墙的透视眼,或者开启了类似透视功能的基因锁。

赵昊笑而不语,懒得解释。

“苍龙来这里的时候,血海并没有消失,他是怎么在血海里活下来的?”月流苏又换了一个问题,心中既好奇,又想领略一下赵昊的见识。

“当然是游过来的。”赵昊随口道:“武术界有些奇人可以在水底生活几天几夜,比如水浒传里的阮小二,就可以在水底换气,空手抓活鱼,很显然苍龙也是个软了小二的男人。”

“……你关注的点不对吧?”月流苏听得小脸都红了。

跟这脑回路异常的体育生聊天,是一件很费心也很费力的事情。她问的是苍龙如何在血海中生存,结果赵昊关注的是苍龙软了小二。

“别废话,你也看见了,苍龙同样认为女修罗这边才是入口。”赵昊说道:“你走吧,我要去第六层看看。等我出去以后,再谈去找古城的事。”

“你要去第六层?”月流苏脸色微变,语气凝重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苍龙并没有去第六层,连他都感到凶险的地方,你有几成把握活着回来?”

“去了才知道。”赵昊说了等于没说。

月流苏眼睛忽闪忽闪地望着他,心中波澜起伏。

花千古认为她去生死塔第五层太不理智,恰恰相反,正因为月流苏足够理智,才决定了要来第五层。

她相信自己调查资料后得出的总结,也相信最近相处时对赵昊的综合判断,所以才来了第五层。事实证明,她来对了,尽管没找到宝藏,却因祸得福练成了祖传功法第六重。

哪怕她第一次见面就被赵昊打飞了小罩罩,她依然相信赵昊不是那种遇到美女就凌乱的牲口。事实证明,她又猜对了,即使她主动求婚,赵昊也没兴趣。

要不要赌一次,要不要赌一次……

此时此刻,月流苏经历了激烈的天人交战。

如果生死塔真的藏着秘宝,那肯定就在第六层了。她已经来到了第五层出入口,距离宝藏只有一步之遥。可是理智告诉她,第六层凶险异常,一股危机感在她心头挥之不去。

所以她纠结了,一边是错过宝藏的不甘,另一边是致命的危险。两种情绪交织在一起,想做出决定真的很难。

月流苏从小与众不同,她一直没办法理解,为什么很多女人喜欢被男人宠、被男人爱、被男人保护。在她看来这是很荒诞的,她能够做到很多男人都做不到的事情,生命中从来就不需要男人这种生物。

直到这一刻,她有点开窍了,激发了一种少女心,弱弱地问了一句:“你能带我去第六层看看嘛?”

“不能。”赵昊很实在:“到了第六层,你的死活,与我无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